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五十七章 这是何苦呢……

    孟浩内心极为忐忑,站在那刚刚换来的宝扇上,用了全部灵力急速逃遁,他生怕自己逃的慢了会有大劫。

    “本已得罪了那宋老怪,可如今连紫运宗也得罪了……可这不能怨我啊,是他们强换。”孟浩叹了口气,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辜,毕竟当时的局面,他是不可能不换的……此刻连连叹息,跑的更快,要远远拉开与护国山脉之间的距离。

    “得找个地方藏起来,不然一旦被追上,就危险了……”孟浩皱起眉头,此刻宝扇滑行之力消散,坠落大地,孟浩立刻收起此扇,向前奔跑。

    “不知何时才可以到筑基,就可以真正的在天空飞行!”

    时间一晃就是两天,孟浩在这两天内没有任何休息,急速赶路,回想自己从大青山被上官修追开始,几乎就没太怎么休息,孟浩内心有些无奈,可如今必须要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在那护国山脉深处,那座宝山旁的平顶山上,吴丁秋正一脸笑意的拿起棋子,沉思了大约半个时辰,这才慢吞吞的放下。

    他对面的宋老怪面色铁青,死死的盯着吴丁秋,冷哼一声,快速下了一子。

    “宋老怪你修为不俗,可这心境要不得,我辈修士将定气凝神,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看你,只不过是被个小辈取走了些杂物,就如此心神不宁了?”吴丁秋捋了捋胡须,笑着开口,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换了是你,你也如此。”宋老怪没好气的开口。

    “定然不会!就算是换成吴某,只会赞赏,不会动怒,我紫运宗讲的就是修养心性,岂能因这点事情,就会动怒,宋老怪不是我说你,在这修养的功夫上,你还是要学学我们紫运宗。”吴丁秋哈哈一笑,得意的开口,看着宋老怪的样子,他再次开口。

    “这样吧,等下完这盘棋,你随我去一趟紫运宗,我做主将我宗的养气卷给你观看,让你参悟一下如何定气凝神。”吴丁秋笑容更为得意,皱纹都已开了。

    宋老怪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而是皱眉侧头看向远处,吴丁秋那里笑容更盛,也随之看去,不多时,只见丛林内两道身影快跑而来,正是千水痕与吕宋,他们二人同时拿着铁枪,此刻直奔平顶山,远处山林内能看到一些紫运宗的弟子身影正跟随。

    “拜见吴长老,弟子完成长老法旨,将这把至宝换来。”

    “弟子拜见吴长老,幸不辱命,终将此枪换来。”千水痕与吕宋二人同时踏在平顶上,齐齐开口。

    宋老怪面色阴沉,吴丁秋笑声回荡。

    “不错,你二人很好,此次老夫做主,晋升你们为内门弟子。不过你们没有为难那位小友吧?”吴丁秋笑着开口。

    “回禀吴长老,我二人只是换取,并未为难他。”千水痕连忙说道,吕宋在旁神色激动,赶紧点头。

    “宋老怪,来来来,你我一同鉴赏一下这把至宝神枪。”吴丁秋大笑,袖子一甩右手抬起时,立刻那把铁枪直奔他而来,落在了吴丁秋的手中。

    可此枪刚一入手,吴丁秋面色就一变,双眼立刻精芒一闪,仔细的看去,一旁的宋老怪本是面色阴沉,可如今仔细的看了眼那铁枪后,顿时目中露出光芒,怔了一下,很快嘴角露出笑容。

    吴丁秋面色越来越难看,那把铁枪在他目中无论怎么看,都只是凡铁而已,此刻不甘心,一把拿起向着山下某只妖兽一指,可那妖兽没有丝毫反应。

    他面色已难看到了极致,此刻缓缓抬起,冷冷的看向千水痕与吕宋。

    千水痕与吕宋正激动,可看到吴丁秋的目光,顿时身子一颤,眼中露出茫然之意。

    “这把枪,你们是用什么换来的?”吴丁秋一字一字开口问道。

    “弟子出了两千一百块灵石,七粒地灵丹、一枚宗门夺冥钉,还有……还有一粒冲台丹……”千水痕内心紧张,连忙开口。

    吴丁秋脸色已经开始阴沉了下来。

    “弟子也出了一千五百块灵石,三粒天灵丹,一把宝扇,还有一枚法丹……”吕宋话语也随之传出。

    宋老怪的笑声顿时回荡开来,那笑声中带着一股宣泄之意,仿佛要把这几日的郁闷全部在这笑声里散出一般。

    “一群废物,这把铁枪是假的!”吴丁秋本就愤怒,又听到这两个弟子居然花了这么多代价,再加上宋老怪那笑声中的刺耳,顿时怒火攻心,此刻猛地开口低吼。

    这他声音在这一刹那,如雷霆轰鸣,直接扩散开来,震的棋盘直接粉碎,震的他脚下山峰更是崩溃爆开,千水痕与吕宋二人喷出鲜血身子顿时倒卷,骇然之下脑中嗡鸣,回荡全部都是吴丁秋的那一句话。

    “假的……”二人茫然。

    吴丁秋的声音更是在这一刻,传遍八方,回荡大半个护国山脉,甚至更是扩散开来,隐隐传入东秀城内。

    一时之间,他的声音如天雷滚滚,东秀城内,没离开的孙华等人心神轰鸣,纷纷愣了一下,但很快孙华就想到了什么,神色顿时错愣。

    “枪是假的?”孙华看向身边同伴,此刻这些人似乎也都想起了什么,一个个面色立刻齐齐变化。

    “不能说的是那把铁枪吧……”

    白珍阁内,巧玲正为一位修士介绍法宝,听到外界的声音后一愣,下意识的想到了孟浩与那把铁枪,神色立刻露出古怪之意。

    丹炉上的中年男子睁开眼,目中闪过一抹嘲讽之意,没有说话,再次闭目。

    远离护国山脉的平原上,孟浩正在疾驰,此刻低头速度更快。

    护国山脉内,宋老怪笑声回荡,刺耳的声音起伏间,让吴丁秋面色极为难看,他身为紫运宗长老,竟被一个凝气修士戏弄,虽说此事与他没有直接关联,但传出去也定是丢人至极。

    此刻恨不能立刻找到孟浩,转身时看到了千水痕与吕宋二人惶恐的样子,更是厌恶,内心也暗叹一声,知道这群弟子平日里都在宗门,没有多少与外人接触的经验,如同家养的花朵,无论心机还是阅历,都明显不行。

    冷哼中他把手中铁枪向下一扔,迈步间就要展开神识寻找孟浩,可就在这时,宋老怪迈步一步阻挡在他身前,笑声得意至极。

    “吴道友莫要动怒,你紫运宗讲究的是定气凝神,修养心性,岂能因这点事情,就动了怒火,吴老弟不是我说你,在这修养的功夫上,你还是要多研究一下你们紫运宗的养气卷啊。”宋老怪哈哈大笑,可却摆出了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对方如愿离去的姿态,之前对方不让他离去,他自然此刻也不能让对方如愿。

    “你……”吴丁秋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宋老怪,可却说不出什么,内心极为憋屈。

    “棋盘被你毁了,这盘棋没下完,这样吧,你之前不是邀请老夫去你紫运宗么,我们走吧,去了你紫运宗,你我说什么也要下几个月棋。”宋老怪笑容极为得意,此刻内心郁闷的气息一扫而空,尤其是看到吴丁秋的模样,更为高兴,至于孟浩那里拿了他的宝贝,此事在宋老怪看来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让眼前这吴丁秋愤怒,这对他而言就颇为开心,一口恶气尽出。

    此刻强拉着吴丁秋,摆出绝不会让对方走开的样子,吴丁秋心里郁闷,盯着送老怪半响,长叹一声,知道今日对方定不会让自己追去,此刻一跺脚,忍下怒意,被宋老怪拉着走向天空。

    “你们还不跟上,一群没用的废物,这一次内门弟子晋升全部失败,回到宗门每个都给老夫闭关修炼!”吴丁秋转头向着大地一吼,立刻千水痕与吕宋身子颤抖,其他的弟子也都一个个面色苍白。

    “该死的孟浩,老子记住你了,你个无耻的家伙!”吕宋低头面色扭曲,咬牙切齿,脑海浮现孟浩那腼腆的样子,更是气的双眼都要喷火,他这一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无耻之人,明明卖的是假枪,可却偏偏做出那种心痛的表情,尤其是想到自己用了那么多的代价,如今更是晋升内门失败,使得吕宋如今越是回想,就越是气的几乎要喷出鲜血。

    “无耻至极,卑鄙至极,孟浩,你太卑鄙了,别让我再遇到你,否则我定将你碎尸万段!!”千水痕心痛自己的那些物品,此刻不甘心的捡起那把铁枪,几欲抓狂,想到自己失去了内门弟子的晋升,想到自己失去了那些丹药法宝,他对孟浩的恨已滔天。

    看向吕宋时,二人目光对望,竟有了同病相怜之意。

    “这把枪要放在宗门内,要时刻提醒我二人,此生定要杀这该死一万遍的孟浩!”二人目中杀机强烈,可他们试炼结束,必须要回宗门,但这恨意与杀机,却是藏在了心中一辈子都不会消散。

    此时此刻,孟浩心惊胆颤,他自己也觉得冤枉,叹息连连,可速度却更快,一连又跑出了七天,这才疲惫的找到了一处深山洞穴,盘膝坐在其内赶紧打坐吐纳。

    “这是何苦呢……”孟浩叹了口气,这段日子他跑的也很累,又担心被人追上,此刻满心疲惫。

    直至第二天清晨,他才睁开眼,再次逃遁,这一次时间过去了半个月,他不敢在人前露面,寻一些深山野领,直至他觉得应该是安全时,才以飞剑挖出了一处洞府,在其内闭关打坐。-----看到有读者询问耳根的公众威信号,询问里面每天都发些什么,在这里公布一下,搜索公众账号:耳根。

    就可以找到了,里面有谈论区,有漫画,有评论,有耳根一些囧事,还有签名实体书的相关,并非我欲封天一本,而是耳根所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