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五十九章 不见长安

    赵国,在以天河海阻断,或许曾经是一体的南赡大地上,处于其南侧,与西陆连接的南域。

    准确的说,是在南域的边缘,虽说不曾靠近海,可距离这里翻跃过不知多少大山后,还是能看到那一片磅礴的天河海。

    赵国不大,百姓不多,可都城内依旧是一派繁华似锦,尽管黄昏后城池内飘着雪花,但在这雪中家家户户的灯火,依旧可以给有家的人一股暖意。

    至于无家之人,或许走在这雪夜里,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吧。

    孟浩走在街头,天色已暗,白天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此刻也都老远看不见几人,大都是带着斗笠,低头匆匆而过。

    抬头远远看去,可以依稀看到在这赵国的都城内,有一座极为显眼的建筑,那是一座塔,可她的名字却是楼。

    唐楼。

    高耸足有百丈,尽管不如山,可挺拔在这赵国的都城内,格外的引人注意,此刻风雪模糊了她的身影,但却带不走铸造这座唐楼时,赵国国主以及文生,还有那诸多人凝聚的思绪。

    向外东土,向外大唐,遥望长安。

    这座都城,孟浩没有来过,这座唐楼,孟浩没有看过,可此刻走在街头,他看到那座塔的第一眼,他就明白,这……就是唐楼。

    他曾经的理想,自己能有一天,以文官的身份,踏上这座唐露,去遥望一眼远方的天地。

    孟浩默默的看着风雪里的唐楼,许久、许久。

    “爹娘失踪前,外面刮着紫色的风,外人传之祥瑞,说是天空上看到了神仙……”孟浩向前走去,望着唐楼,喃喃低语。

    孟浩沉默,他永远也忘记不了多年前的那一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从那一天后,他的童年没有了,他的性格不再是依赖爹娘,而是变的坚强。

    从那一天后,孟浩就有了一个梦想,他要去东土,他要去大唐!

    外人传之,他的父母已故,可孟浩知道,爹娘只是失踪,他们还在,孟浩不会忘记那天夜里,穿着一身紫色长衫的父亲,站在窗旁看着外面紫色的风,回头望向自己时目中的不忍。

    他也不会忘记夜里时,听到的母亲低声的哭泣。

    这些事,他没有和任何人说,只留在心底。

    孟浩望着越来越近的唐楼,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脑海中浮现了这么多的往事,轻叹一声,他的叹息在这风雪里,被分割的支离破碎,传不出都城,传不出赵国,更传不出南域,跨越不了天河海,传不进东土的长安。

    “或许是从小就听娘亲说起大唐,说起整个天下每一个国家的都城内,大都有一座唐楼,那里,被称为东土外,最接近长安的地方。”孟浩轻声喃喃,走近了唐楼的区域,抬头看去。

    风雪很大,阵阵风的呜咽传遍四周,卷着雪花,似不断地撞在唐楼上,在这里看去,这座楼修建的很是考究,八角形的基垫,如一座宝塔竖立在那里。

    通体的青色,如想象中的大唐,或许本该就是这个颜色。

    尽管是雪夜,可在这唐楼外依旧有赵国的士兵巡逻走过,此地……唯有功名者,唯有当权者才可祭拜天地后,方能入内。

    可这是对凡人而言,孟浩身子走过一路,没有官兵察觉,直至走入了唐楼。

    一座有些年代的楼梯,环绕唐楼内,遥遥直上顶端,四周有不少雕刻的有色彩的壁画,描述着东土,描述着大唐,描述着长安。

    “我还记得娘亲和我讲过东土大唐,那时小,不懂,可如今回忆,娘亲描述的东土,描述的长安,描述的大唐,若不是亲眼所见,或许难以如此详细。

    而非,这唐楼壁画所刻的模样。”孟浩看着看着,走上了楼梯,看了一路,直至到了唐楼的顶端,壁画结束,那里有风土人情,那里有群山环绕,那里有一个个美好的传说,让人向外,让人神往。

    在这唐楼顶,风雪在外呼啸,风声更大,雪也更浓,孟浩站在那里深吸口气,遥望远方,可看到的只有雪,看不到东土,看不到大唐,不见……长安。

    “原来,这里看不到长安。”

    孟浩轻声喃喃,默默的站在那里,许久思绪起伏,这一刻的他不是文官,没有祭拜天地,他是修士,凝气八层的修士。

    “我走的路已不同,可方向却是不变……”外面的风吹来,散开他的长发,雪来临,环绕他身边不融化,仿佛认可了孟浩的人生,如这雪一样。

    许久,孟浩闭上了眼,盘膝坐在了这座唐楼上,静静的打坐。

    深夜,风雪更大,千家万户的灯火大都熄灭,在这唐楼上看去,整个城池一片漆黑,一片安静,在这漆黑与安静里,孟浩闭着的双眼内,浮现出的是多年前,云杰县中,风雪时的温暖。

    许久,许久,一夜风雪过。

    清晨时,孟浩睁开眼,不知是他第一眼看到了初阳,还是初阳第一眼看到了他。

    整个城池随着清晨的到来,慢慢热闹了,街道上熙熙攘攘,凡尘的世界,在这个时候,慢慢铺展在了孟浩的面前。

    孟浩默默的看着,直至深夜,直至清晨,一天、两天,三天。

    七天的时间,在孟浩这默默的注视中,渐渐流逝了,孟浩眼中的光芒,也从开始的微弱,直至明亮,直至如今的平静。

    如思绪的变化,如人生的一场感悟,在第八天清晨时,孟浩看到了唐楼下,官兵齐拜,一个中年男子穿着皇袍,身后有群人簇拥,在这唐楼外祭拜天地,远处不少百姓跟随,齐齐参拜。

    孟浩起身,在他们拜下的一刻向着天空一步迈去,避开了这一拜,走出唐楼,脚下宝扇托着其身向前滑行,他知道自己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此刻正要离去,想要回头最后看一眼唐楼。

    可就在他回头的一瞬,孟浩双目蓦然一凝。

    他看到,在唐楼外那些人跪拜的一瞬,唐楼竟有柔和的光芒一闪,散出一道凡人看不间,唯有体蕴灵力之人或许才能注意到的光芒。

    这光芒直冲云霄,让云层翻滚,隐隐似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依旧是凡人看不到,可在孟浩的目中,这漩涡极为清晰,让他倒吸口气,神色震撼。

    因为他清晰的看到在那漩涡内,竟……存在了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骸骨与废墟,阴气森森,黑雾缭绕,看不清太多的细致,但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神秘与阴森弥漫开来。

    孟浩心神震动,他更是看到在那漩涡的黑雾内,似乎存在了一口巨大的棺材。更是在这时,那漩涡内孟浩看到的无尽废墟中,有一具盘膝坐在棺材旁,全身干枯的骸骨尸体,竟在这一瞬睁开了眼,灰色的瞳孔内,有七颗如星辰的光点环绕,尽管黯淡,可却使得此人的目光似穿透了这漩涡,看向了孟浩。

    在这一刹那,孟浩心神轰鸣,双眼竟无法闭合,甚至目中一片刺痛,隐隐仿佛瞳孔内也要出现那灰色双目中的七颗星辰。

    他的身体更是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些枯萎的痕迹,一丝丝黑雾赫然从孟浩全身汗毛孔内散发出来。

    孟浩骇然中身子快速倒退,与此同时,那漩涡不知为何快速被云雾吞没,孟浩四周的威压消散,一切恢复如常,仿佛之前的一幕都是错觉。

    但此刻他身体的枯萎,虽说不再继续,可那丝丝死气却是依旧还在散出,孟浩面色连续变化,低头看向大地时,唐楼光芒不再,大地那些人们的祭拜还在继续,孟浩面色阴沉,毫不迟疑的催动宝扇,化作长虹急速离去。

    直至滑行出了赵国都城,孟浩回头再次看了一眼唐楼的方向,又看了看天空,沉默中内心升起了强烈的疑惑。

    “那不可能是错觉,唐楼……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之前本以为只是凡尘之物,可如今看来绝不可能!”

    “还有那漩涡内存在的世界,到底是什么地方……一片废墟,死气弥漫,更有数之不尽的骸骨……”孟浩有些头皮发麻,想到了那废墟内睁开眼看向自己的那具尸体。

    那尸体的目光充满了冷酷,阴气森森,尤其是灰色的瞳孔内七颗如星辰般的光点,让孟浩此刻回想,依旧觉得全身冰凉,流下冷汗。

    “还有那口……棺材。”孟浩深吸口气,神色带着敬畏。

    “什么人葬在里面,又为何会出现在那漩涡的神秘之地内,为何……会与唐楼产生关联……这一切与东土大唐,是否存在了联系?”孟浩沉默,看向唐楼的目光,敬畏更多,此刻深吸口气,滑行不可长久,身子落地后迈步快速离开这里。

    他隐隐觉得,被那漩涡内的尸体看到,似乎是一件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