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耳根

第六十八 天河坊章

    经历了北海一战,尤其是孟浩在湖泊内如重生,他身上的死气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此刻走在风雪里,再没有丝毫死气传出。

    这纠缠了孟浩快一个月的黑气,终于不再环绕孟浩四周,使得孟浩在这风雪里,脚步慢慢从容起来。

    眼看风雪越来越大,似乎是这一年最大也是最后的一场雪,那雪花不愿被季节的变化远去,所以要在这一天,尽情的洒落。

    落满了孟浩的全身,直至在大青山上,在当年孟浩被带走的那处裂缝内,孟浩盘膝坐在了里面,默默的看着外界的风雪,耳边传来阵阵风声的呜咽。

    这是深夜。

    夜空被雪花分割,看不到星辰,看不到月亮,只能看到无穷的飞雪,似遮盖了整个世界。

    孟浩的面前,有一个火堆,此刻生着火,火光明暗不定,将孟浩的脸庞也映照的闪动起来,孟浩默默的盘膝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快要四年了。

    从进入靠山宗开始,直至现在,已快要到了四个年头,孟浩也从当初的少年,成为了青年,已二十岁了。

    许久,孟浩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手很干净,没有丝毫污垢,可孟浩分明看到的,是手上的血腥。

    这四年里,他杀了不止一人,从刚开始的忐忑直至如今虽说还不能算是麻木,可却已能接受,已能适应,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天地之力,在悄然无息的改变着孟浩的一切,改变他的魂,改变他的命,改变他的未来。

    “会把我最终,变成什么样子……”孟浩抬头看着洞府外的风雪,他没有答案。

    时间慢慢流逝,快要到黎明时,天地一片漆黑,只有呜咽的风常在,只有寒冷的雪飞来,孟浩面前的火堆渐渐熄灭,使得整个洞穴内,瞬间被黑暗吞噬。

    孟浩在这黑暗里,一种孤独的感觉渐渐浮现在了内心,越来越大,直至将他的身体淹没。

    “爹,娘,你们在哪里……”孟浩轻声喃喃,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很想,很想。

    “小胖子,你现在又在干什么呢?”许久,孟浩轻叹一声,脑海里渐渐浮现出小胖子磨牙时的咔咔动作。

    “许师姐,陈师兄,你们在南域……可还好……”孟浩望着洞外的黑夜,仿佛可以看到南域的世界,目中渐渐露出神往之意。

    “读百卷书,行万里路……终有一日我会离开赵国,去南域。”孟浩目中浮现坚定之意,只是想到赵国是南域边缘,想要到南域核心,距离实在太远。

    他还记得看到的整个南赡大地的地图上,赵国与南域核心之间,存在了无尽荒野,中间还隔着好几个国家。

    以孟浩的修为,时而依靠滑行之力,估计要走很久很久。

    “除非可以成为筑基修士!”孟浩目中如点燃明亮光彩,在那光彩里蕴含了多强大的渴望,蕴含了他对能长久飞行在天空的执着,更有对筑基的憧憬。

    “迈入筑基修为,才算是真正的修士,寿元可到一百五十岁。”长生这个词语,对于此刻的孟浩而言太遥远了,唯有年纪越大之人,才会越去渴望,至于孟浩,如今的他不会去在意,他在意的是如何安全的活下去。

    除非甘愿平凡,否则的话,想要精彩的人生,就必须要有能承受且活下去的资格与修为。

    孟浩深吸口气,在外界天空黎明破晓时,孟浩拿出了丁信的储物袋,打开后扫了一眼,双眼内立刻露出一抹精芒。

    “不愧是大宗门的弟子,还没到筑基修为,竟有如此财富。”孟浩在这储物袋内,看到了约莫七八千的灵石,除此之外再加上那把黑色的大弓。

    此弓被孟浩取出,拿走手中时通体冰凉,微微拉开,立刻就感受到了这四周的天地灵气,似乎有那么一些被吸收而来。

    与此同时,在这储物袋内,孟浩还看到了近百支黑色的利箭,每一支上面都刻着符号,将这些箭矢与弓箭收起,孟浩目光又扫过储物袋,里面除了灵石与这法宝外,再就是几个药瓶与一些杂物令牌之类。

    药瓶大都是空的,唯有其中一个小瓶子被密封,孟浩取出后一晃,听到瓶子里传出丹药滚动之声,内心一动,一把将封腊拍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扑面,刹那就将这整个洞穴都弥漫在了药香之中。

    这种程度的药香甚至超过了天灵丹,更是超越了孟浩如今最好的冲台丹,甚至他们之间根本就无法去比较,用萤火与皓月对比或许夸张,可相互之间给孟浩最直观的感觉,一个如同树苗,一个如同大树。

    “这是……”孟浩双目闪动,呼吸微微急促,将小瓶内的丹药倒在了手心上,那是一个拇指盖大小的丹药,通体竟是琥珀的颜色,暖黄中散出药香内,更有磅礴的灵力扩散,使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丹药的不凡之处。

    孟浩盯着此丹,猛然间一拍储物袋,立刻将在百珍阁内买来的丹名古玉拿出,这古玉裂痕更多,但孟浩没有去在意,拿起古玉按在眉心,灵气立刻滚滚而去。

    片刻后,这古玉啪的一下碎裂开来,化作飞灰消散时,孟浩睁开了眼,他的目中露出一抹强烈的激动。

    “筑基丹!这是一粒价值难以形容的筑基丹!”孟浩怦然心动,一把握住手心内的筑基丹,心脏跳动加速,好半晌才恢复过来。

    丁信死前的不甘心,倒也有不少原因是因这枚筑基丹,这是他师父亲自炼制后给他,为的就是他在外行走时,自身本就是凝气九层,一旦有些造化就可随时冲击筑基境界,故而才给他留在身上,关键时刻吞食而用。

    就算是南域大宗,筑基丹也并非很多,分散到每一个弟子身上,就更少了,这种丹药需求极大,故而就算是再多也都供不应求,毕竟能一粒筑基者还是不多,大都是需要三两粒左右,若是一些资质寻常之辈,若是有宗门长老厚爱,不惜代价之下,五六粒也有可能。

    且筑基丹的珍贵,也与三大险地有关,其中炼制此丹的两种必须药草,唯有三大险地才有生长。

    丁信有一个好师傅,使得他在紫运宗,地位有些特殊,也使得他在凝气九层,就被其师尊单独给予了筑基丹,甚至就算他没有成功,回到宗门其师定然会不惜代价,来让他成功。

    孟浩松开手掌,拿起筑基丹,仔细的观察起来,很快他就双目一凝,看到了在这筑基丹上,刻着一个古怪的印记。

    那印记如同一个缩小的鬼脸,面无表情,满是严肃,让人看去时会有种被那鬼脸凝望之感,孟浩内心一动,仔细的观察了很久,这才确定这并非是什么神奇的烙印,而是简单的刻在了丹药上,如同标志。

    拿着筑基丹,孟浩迟疑起来,许久他一咬牙,收起丹药后外界风雪已小,初阳抬头,孟浩迈步间脚下宝扇出现,托着他向外立刻迎着寒风滑行而去。

    “想要突破凝气八层,成为凝气九层,需要太多的灵石,这些灵石凭我自己的获取,短时间根本就无法完成,只有去卖一些东西,才可以快速获得。”孟浩双眼闪动,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又多出一枚玉简,放在眉心仔细的看了看。

    这玉简是风寒宗弟子之物,里面有赵国修真界几个修真者的城池坊市,孟浩在里面看到了东秀城,但此城他不愿再去,片刻后选择了距离这里有些距离,但却不属于三大宗派控制范围内,而是一个较为杂乱的修士聚集之地。

    “天河坊。”孟浩低声喃喃,抬头时双眼一闪,打定注意,滑行之速借风快速远去。

    赵国靠近遥遥天河海的方向,一片存在了禁制阵法,凡人看不到的区域内,存在了一座城池。

    这城池通体黑色,一些穿着黑衣的修士,冷冷的站在城头,目光扫过大地,看向进出的众人。

    天河坊,三百年前本没有这个地方,但在近三百年前,此地出现了一个老怪,此人结丹修为,神通法宝惊人,在这赵国内生生的创建了此城,随后便在此城内闭关,如今三百年过去,此人是生是死无人知晓,若死也就罢了,若是生还,除非是用增加寿元之丹存活,否则的话,定已结婴。

    如今把持此城的,是其后人,自号天河老祖,与赵国三大宗门互不侵犯,又因此地没有什么强行规定的秩序,也就使得这里渐渐热闹起来,三教九流大都来此。

    数日后,天河坊城门外,来了一人,此人穿着一身黑袍,头上戴着一个斗笠,面孔也被遮盖,让人看不清样子,甚至身体看起来也略微臃肿。

    这种打扮虽然奇异,可在这天河坊内却并不起眼,此地杂乱,各种身份之人都有,自然有很多事情不愿让熟悉之人知晓或者是认出,于是诸如此人般的打扮,并不少见。

    他,正是孟浩。

    孟浩已打定主意来卖法宝丹药,此事他沉吟许久,这才装扮一番后来临,缓步走进城池内,孟浩四下看去,可就在这时,他看向前方的双眼微不可查的一缩,立刻低头,作出随意的样子,走入身边一处商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