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章 天阳气

    “那这双鞋就归我了。”唐跃把鞋子递给工作人员,露出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帮我装起来,谢谢。”

    米雪一脸崇拜的问道:“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怪不得我爷爷那么欣赏你,可是你为什么要隐藏着自己呢?”

    “我家老头子说过,拳头是用来保护人的,不是拿来炫耀的。”唐跃微微一笑,十分有风度的说道。

    只不过,这样有深度的话只是他用来耍帅的,他在心里尽情的向四周呼唤,少女们,都爱上我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秦寿震惊了好一会儿,脸色才正常了点,站的却离唐跃又远了一分。

    “你看见我头上的光环了吗?”唐跃指着自己的脑袋顶,笑意盎然的说道。

    秦寿一愣,不解问道:“什么光环?”

    “主角光环啊。”唐跃很认真的解释道,“我就是传说中的主角。”

    秦寿和米雪都愣住了。

    “哈哈,你实在是太好玩了,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米雪首先反应过来,开心的大笑着,主动抓住唐跃的手说道,“咱们快点回去吧,我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

    正巧这时候,鞋子也已经包装好,交给了唐跃。

    两人跟秦寿简单的打个招呼后,就离开了商场。

    看着碎成一地的冰块,秦寿的面色阴晴不定,他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吩咐道:“你们帮我查个人。”

    把该买的东西都买到手,唐跃和米雪就被秦伯带去了他们在大学阶段的住处,把他们放下后,秦伯就开车离开了。

    “ 这地方可比军区好多了。”打量着眼前这座精美的别墅,唐跃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那必须的,外公最疼我了。”米雪得意的笑了笑,随即一脸期待的催促道,“唐跃,你快把东西都放下,再给我表演一下。”

    “表演什么?”唐跃不解道。

    “你的拳头啊,我觉得你比好多特种兵都要厉害!”米雪的爷爷是开国元勋,她的见识自然也不算少,但像唐跃这种一拳破冰的变tai级身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这人习惯低调。”唐跃羞涩的笑了笑,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继续朝别墅走去,“以后有机会再给你表演吧,先进屋,看看厨房有没有食材,我给你做饭吃。”

    “就你还低调呢?”米雪递了个鄙视的眼神,却连忙跟了上去,好奇道:“你真的会做饭吗?”

    “那是自然。”推开门,唐跃一脚迈了进去,“我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过流氓、还会暖床的极品男人,跟我生活在一起,绝对是一种享受。”

    谁知话音刚落下,视线里竟飞来一把刀子,那银白的金属光泽让唐跃心里一个激灵。

    叮!

    一脚踢开飞刀,唐跃正色的看向前方。

    看清楚站在眼前的美女时,唐跃却有些哭笑不得,还以为是小偷光顾,原来是沈冰宜,只是她的脸色看上去很生气,就好像被人轻薄了一样。

    难不成真的是被人给轻薄了吧?

    唐跃立即变得正义凛然,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冰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去给你报仇。”

    “就是你。”沈冰宜冷冷的盯着他,恨不得要把他给吃了一样。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唐跃无语。

    沈冰宜的目光移到米雪身上,然后又重新定格在唐跃身上,加重语气道:“你不要对小雪有任何的想法!”

    “姐,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他的未婚妻。”看到沈冰宜在这儿,米雪也吓了一跳,无奈解释道。

    听到未婚妻三个字,沈冰宜的脸莫名的红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冷漠,告诫道:“你最好弄清楚你的身份,你只是小雪的保镖而已,不可以和她出现其他的关系。”

    “我不只是他的保镖吧。”唐跃笑道。

    “你什么意思。”

    “我可是她名正言顺的姐夫。”唐跃对着米雪炸了眨眼,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沈冰宜狠狠剜了他一眼,重新坐下来,但有她那种强大的气场在,总觉得这客厅像是审犯人的审讯室似的。

    “姐夫,你先去做饭吧,我陪陪我姐。”米雪刻意叫了一声姐夫,就是为了与唐跃撇清关系,实际上,越是这样,越容易欲盖弥彰。

    果然,唐跃刚走进厨房的刹那,就听见沈冰宜的声音传来:“小雪,你跟他已经熟悉到什么程度了,你怎么会亲昵的喊他姐夫?”

    唐跃无奈的笑笑。

    看来自己想拿下沈冰宜,还需要费不少力气啊!

    打开冰箱,这里面的食材倒是挺丰富的,唐跃随意炒了几个菜,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你真的会做饭啊?“米雪正窝在沙发里被沈冰宜各种告诫,看到唐跃出来后,立即兴奋起来。

    沈冰宜白了唐跃一眼,随即目光也停留在他手里的餐盘上。

    不得不说,这几个菜的色和香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只是不知味道怎么样。

    把餐盘摆在餐桌上,唐跃笑道:“如假包换的大师级厨艺。”

    “切,谁信呢!”米雪努努嘴,一脸的不屑。

    话虽这么说,但一到了饭桌上,她却是风卷残云般,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吃货的样子。

    而她身边的沈冰宜就平淡多了,每次只是夹起一点点菜,还得是细嚼慢咽,生怕会卡到嗓子一样。

    两种风情,两种魅力。

    唐跃不算太饿,简单的吃了一点,就坐在对面看着两位美女用餐,沈冰宜先放下了碗筷,看到唐跃那双直勾勾的眼眸时,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做饭刷碗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就起身,指了指二楼的几个房间:“以后我也会住在这里,左边的两间卧室是我和小雪的,你住在最右边那间。“

    “至于这么提防我么?“唐跃露出一丝苦笑,他的卧室是最远的一间,孤单的坐落在一个角落里。

    “你说呢!“沈冰宜丢下一句,便离开了餐桌,走向自己的卧室。

    望着那漠然却魅力十足的背影,唐跃不自主的抽了抽鼻子,似乎在汲取她留下的香气。

    谁知唐跃正闻的起劲时,沈冰宜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道目光像是能凝聚成把刀子,戳中唐跃的眉心。

    随后“咚“的一声响,沈冰宜就关上了卧室的门。

    “看来我姐对你的印象还算可以嘛。“米雪笑嘻嘻的从旁边说道。

    “怎么说?“唐跃却有些糊涂了,这妞都对自己用上死亡眼神了,还叫印象可以?

    “我姐可是跆拳道黑带,要是别的男人,早就被她收拾成残废了。“

    唐跃笑笑,不置可否。

    “我吃饱了,你要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哦,我姐的忍耐是有极限的。”米雪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的走向卧室。

    望着一桌的狼藉,唐跃只得苦笑,自己这是干着五好丈夫的活儿,却连最基本的一点福利都享用不到啊!

    搞定了一切之后,唐跃也立即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倒不是为了看看这个新环境,而是要练功。

    这个功,不是玄幻小说里面飞天遁地的法术,而是一种练气的方式,换句话说,是唐跃用来保命的东西。

    虽然他是个神医,但不代表这个世上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唐跃告诉沈冰宜,只要他不死,一年后就能取出沈国飞心脏里的弹片,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他真的得了重病。

    按照老头子所说,当年在卧龙山下发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中了世上最邪恶最毒辣的毒——焚阳毒。

    人分男女,气分阴阳。

    如果人体内的阳气不足,会诱发各种各样的病症,若是阳气彻底没了,人也就死了。

    焚阳毒的可怕,就在于它能够吞噬阳气,直至死亡为止。

    很多医生穷极一生,也对这种毒束手无措,在历史上甚至有一段时间,这种毒引发了大面积的死亡,而那也被官方定义为了瘟疫之类,因为这种毒太可怕,一些凌驾于规则律法的上位者,开始对这种毒施行打压销毁的手段,直到今日,焚阳毒都没有在神州大地上出现过。

    倒霉的唐跃就无巧不巧的中了这种本已消失的毒。

    为了帮他控制住毒素的蔓延,老头子便收养下他,教给他一套功法,能够帮他延滞住焚阳毒的毒性。

    但也只是延滞而已。

    “老头子说,把天阳气修炼到第六层,才有可能解开焚阳毒,妹的,也就是说第六层之前,哥都得保持处男之身,就连找五姑娘帮忙都不行!“在焚阳毒的折磨下活了这么久,唐跃早就看开了,在他眼里,不能破chu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这套功法能够采天地灵气,转化成体内的阳气,但这比起常人的阳气要牛逼多了,所以叫做天阳气,之所以说它牛逼,是因为施展四象神针所需要的内气,也能由天阳气代替,至于天阳气是不是内气,这唐跃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修炼天阳气会得到一个相当好的福利,那就是男性功能异常的强大,可唐跃中了焚阳毒,第六层之前的天阳气只能遏制焚阳毒不让它发作,但焚阳毒有个隐藏属xing,那就是在射~精的时候,毒性会更增一倍,加速吞噬体内的阳气,到那时天阳气就成鸡肋了。

    想到这些,唐跃就气的冒烟,恨不得把给他施毒的人,还有造出焚阳毒的人,全都活活阉了!

    “再气也没用,还是老实练功吧,这天阳气共有十层,不知道练到顶层会是什么样子。“唐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小裤裤。

    他的天阳气只修炼到第二层,每日都要修炼一遍,修炼时犹如蒸桑拿一般,全身上下都会被汗液浸湿,久而久之,唐跃也就养成了脱衣练功的习惯。

    盘坐在床上,唐跃熟练的运行着功法,渐渐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敏感起来,就连空气的每一丝流动他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

    糟了,有人进来!

    专心练功的唐跃拥有比平时更强大的感知力,他立即察觉到,自己的卧室外面有人。

    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大,唐跃警觉的看着那扇门。

    门被推开,一张绝美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啊!“

    随后,唐跃就听见了尖叫声。

    沈冰宜手里拿个档案袋,惊恐的看着他,特别是他那只穿了一条小裤裤的xiati,还有撑起来的一把雨伞。

    修炼天阳气的同时,那里会变得坚硬巨大,这也算是这门功法唯一的副作用。

    “你在干嘛!“

    沈冰宜实在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唐跃会脱得只剩条内裤,而且那内裤里面的光景,肯定比她目前所看到的,还要猥琐一万倍!

    她纵然性格冷漠,但不代表她不食人间烟火,她清楚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脑子里会幻想出一个YY对象。

    不是米雪,就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