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十八章 斗医!

    沈冰宜对此似乎没什么兴趣,拿着之前唐跃送她的玉兔子,满眼欢喜的把玩。

    而米雪则是很配合地凑了过来:“唐跃,是什么法子啊?”

    “如果我把丰胸的方法卖出去,不就挣了大钱吗?”唐跃笑道,尽管他把林琪耍的团团转,但他还是从林琪的邀请中,得到了一丝感悟。

    这个世界上,用钱来踩人的效果,似乎比拳头要省力的多啊!

    而且很多方面都需要用钱,他作为沈冰宜这样一个将门之后的未婚夫,如果连钱这种立足社会的基本需求都没有,那用什么娶沈冰宜呢?

    所以在他气跑林琪的一刹那,也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他要挣到数也数不清的钱!

    沈冰宜哼了一声,毫不留情地泼下来一盆冷水:“这是个很幼稚的想法!”

    “冰宜,不至于这么打击人的吧。”唐跃苦笑。

    “其实我也觉得很幼稚。”米雪吐了吐舌头,嘻嘻一笑,“你是个武术高手,也是个医术高手,可是你绝对不是经商高手啊!”

    “何解?”唐跃困惑道。

    “卖掉方法的确会给你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但可怕的是,从此以后你就不能再用这种方法了。”沈冰宜随意解释道,视线依旧不离开手里的玉兔子。

    唐跃恍然大悟。

    看来自己在经商方面的确还需要雕琢啊!

    但不知道不代表不聪明,唐跃转眼一想,又提出了另一个方案:“那我把丰胸的产品卖出去呢?”

    “你可以推出产品吗?”沈冰宜眼睛一亮,立即放下了手里的玉兔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唐跃。

    这种受尽瞩目的感觉,唐跃很是受用,他得意的笑了笑,道:“那是当然,真以为我就靠一门四象神针吃饭了?”

    “那效果怎么样呢?”沈冰宜迫不及待道。

    “比不上四象神针,但也说得过去。”

    “你尽快做一份样品给我。”沈冰宜如此热忱的态度,让唐跃有些微讶,但看她的样子,便知道这其中大有搞头,唐跃爽快道,“好,明天给你。”

    紧跟着,沈冰宜就钻进了自己的卧室里,不知道在钻研些什么。

    “我姐很久没有这么有干劲了。”米雪发出一声感慨,“也许你的丰胸产品,能让我姐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呢。”

    “话说我还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呢。”唐跃道,自己对未婚妻好像不是太了解啊!

    “她的美容中心是中南市美容行业的佼佼者,最重要的是,她能有这么耀眼的成绩,跟她的背景没有半点关系,当初她闯事业的时候,根本没人知道她是外公的孙女。”说起这些,就好像那些荣耀是属于米雪的一般,她的脸上写满了骄傲。

    唐跃点点头,眼睛里却闪烁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接下来的时间,唐跃在卧室里修炼了一阵天阳气,见没有什么长进之后,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去洗澡睡觉。

    次日,尽管学校没课,唐跃想趁着这个时间去买药材,可米雪还是把唐跃硬生生拽到了学校里。

    至于理由,则是米雪又报名了一个手工社,要去参加社团活动。

    陪着米雪来到手工社的教室里,唐跃才无语的发现,这所谓的社团活动,竟然是要他们这些大一新生学习如何剪纸。

    唐跃觉得这实在枯燥无比,而且手工社里都是清一色的妹子,根本不会有人欺负米雪,他在米雪旁边坐了一会儿,便找了个理由遁走,跑到走廊里闲逛起来。

    “手工社的妹子普遍质量低了点啊。“唐跃一边感慨,一边观察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生,期待着能碰到某位校花,来一次美妙的邂逅。

    可他今天似乎是背到了极点,别说校花了,就连一个可以称得上普通的女孩都没见到。

    “众所周知,西医在国内的发展极其迅速,尤其是近些年,风头已经完全盖过了中医,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西医见效快,这是中医永远都比不上的。“

    正悠闲踱步之间,唐跃突然听见了旁边教室里传来的讲课声,只不过,每一句都像是锯木发出的声音一样,让他觉得刺耳无比。

    “鬼告诉你的,西医比中医见效快?“唐跃二话不说,一脚踹开门,讽刺道。

    整个教室的人都一脸嘲弄地看着他。

    这哪来的二货,脑子秀逗了么?

    这是人们统一的想法。

    而站在讲台的那名老师,也微微惊怔,只是当他看清楚唐跃的相貌时,眼睛里却渗透出阴沉的味道。

    “你怎么在这?“周地几乎是从牙缝里发出的声音,脸色怒红的看着唐跃。

    “原来是你啊,可就算你败在我手里,也不至于这么仇视中医吧?”唐跃也没想到,在军区大院见过的周地,竟然会是中南大学的医学系老师。

    而教室里的学生,全都由嘲弄的目光,变作了惊愕的目光。周地可是副教授级别的老师,而且听说他出身于医学世家,前途不可限量。

    就是这么一个医学界的天之骄子,曾经败给眼前这么个普通学生?

    最重要的是,周地被他说的咬牙切齿,却没有任何的反驳,看得出来,他那是默许了啊!

    众人投向唐跃惊愕的目光,顿时又变作了崇拜的目光,甚至还有一小部分人认出了唐跃,纷纷议论说他就是把政教处主任周青折磨的团团转的那个英雄,一时间,唐跃在教室里竟成了众星拱月一般的存在。

    直到一个声音的出现,这种格局才被打破:“唐跃,你少在那鬼话连篇,周老师是副教授级别的,你才一个学生,还是金融系的,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唐跃一愣,暗暗苦笑,世界到底有多小,遍地都是熟人啊!

    说这话的竟然是魏索!

    “谁规定金融系的学生不能靠医术打败副教授的老师?你明明是医学系的学生不也照样做了跳水社的社长吗?”唐跃没好气的说道。

    魏索吃了一瘪,气的捏紧拳头,对周地说道:“周老师,他昨天在我的跳水社就惹了不少乱,今天又想打扰你上课,你一定要好好惩罚他!”

    “魏索,你先坐下吧,我自有主张。”有了魏索为自己壮声势,周地也渐渐冷静下来,对唐跃说道,“我说西医比中医见效快,这是公认的事情,难道你有意见?”

    同学们仔细一想,觉得也对,投向唐跃的目光也多了不少质疑。

    竟然认为中医比西医见效快,犯这种常识xing的错误,怎么可能在医术上赢得过周地?

    “在见效快慢上,西医的速度一成不变,而中医有快有慢,尤其是一些神奇的中医医术,能够达到比西医更快的效果,所以我说中医见效更快!”唐跃理直气壮道,他倒不是非要在中医和西医孰强孰弱上较真,而是他一听到周地厌恶中医的语气,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中医是国术,连国术都不认的人,不打脸留着他干嘛?

    周地没想到唐跃这么擅长词锋,一时间说不过他,指着教室里的同学:“既然如此,你有没有胆量跟我比试一下,用我们的胜败来决定中医和西医哪一个见效更快。”

    “随便,打发打发时间也不错。”唐跃正愁没地方消遣时间,周地就送上门来要与他比试,何乐而不为呢?

    比起唐跃的无所谓,周地因为早在沈冰宜面前输给唐跃而憋了一口气,时刻都想着能在大众面前击溃唐跃,现在得此机会,则是严阵以待,眼睛里几乎都能喷出火来。

    “恰好刘晓静同学跟我说她的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就比谁能更快的治好她怎么样?”周地指向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说道。

    唐跃也顺着方向看了过去,皱眉道:“她的胃绞痛很严重,你既然知道她的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事先替她治疗呢?”

    周地被说得一愣,咬牙道:“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先告诉你,我的治疗方法是吃药,如果你也让她服用中药的话,必须找到其他病人,否则我们没办法确定是谁的方法产生的效用。”

    “没必要这么麻烦!”唐跃走向刘晓静,从容道,“你大致能够说出西药的治疗时间,既然如此,就不必给她服用西药了,只报时间就可以!”

    “难道我要看着你用见效更慢的中医为她医治?”周地把眼一瞪,说的义正言辞。

    唐跃回头撇他一眼,不屑道:“我说过,中医的见效更快!”

    “哼,那好,既然你这么有信心,我们何不下个赌注,如果你输了,就要在冰宜面前承认你败给了我周地。”说话间,周地嘴角浮起一丝邪笑,他知道,只要唐跃答应,就彻底掉进自己挖的陷阱里了!

    “那如果你输了,就在他们面前承认你是肾虚。”唐跃回击道,跟他比谁更阴,还真没人是他的对手。

    周地面色一僵,回想起在军区大院出过的糗,心里的火更是窜了一丈高,狠狠道:“我让她服用奥美拉唑,二十分钟之内,就能让她的胃绞痛得到缓解。”

    “二十分钟也值得炫耀,真服了你了。”唐跃笑道,紧跟着走到刘晓静身边,扶着她坐直身体,“保持放松,我会帮你停止疼痛。”

    “我…我可以吃…周老师的药吗?”刘晓静还是不太相信唐跃的能力,艰难的说了句,并向周地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这样一来,周地更加的得意了,仿佛已经取得了这场斗医的胜利,脸上荡漾着笑意。

    唐跃深叹口气:“看来你受西医的荼毒很深啊。”

    话音刚落,他就掀起刘晓静的上衣,右手飞快的钻了进去。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尤其是魏索的反应最大,他噌的站了起来,还险些碰到身前的桌子,怒骂道:“你他妈不想活了,连我女朋友都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