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二十七章 生米煮成熟饭!

    “唐跃,你总算来电话了,我爸已经催了我好几次,你真的能说服他吗?”沈纯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着急。

    “放心吧,万事俱备,我这就去接你。”唐跃自信满满。

    “那好吧,我在XX商城,给你挑选了一套衣服,你来换上吧。”

    唐跃一愣,不由会心一笑,反倒是自己大意了,这可是见老丈人,穿身运动服算怎么回事?

    放下电话,唐跃想了想,又给山羊打了过去。

    “晚上在摇滚等我。”唐跃只是简单地交代一句,他相信,凭山羊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能够听得出他这些话的用意。

    在唐跃到达摇滚之前,他不允许山羊有任何的动作。

    几分钟后,唐跃便驱车来到了沈纯所说的商场,让他意外的是,沈纯为他挑选的衣服,竟然价值五位数之多!

    一时间,唐跃有些感动,他调侃道:“装一次男朋友,就能得到这么好的衣服,要不你包养我吧。”

    “瞎说什么呢。”沈纯双手背在后面,落落大方地看着他,“快穿上吧,我也去把衣服换上。”

    “好吧。”

    从试衣间出来,唐跃不觉有些愣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穿西服,笔挺的身材把西服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乍一看去,还以为是电视里走出的男模特呢。

    “嗯,不错,还挺帅的。”随着声音,沈纯出现在了镜子里,她正眯着眼睛,微笑地打量着自己。

    唐跃转过头,直直地看着沈纯,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尽管沈纯已经很美,但换了一身行头,顿时惊艳起来。

    站在面前的沈纯,穿着一件纯白色蕾丝镶边短裙,朴素的风格把她烘托得像个仙女,尤其是胸前的一片皎白,令人想入非非,却又生不出任何的歪念头,只是,脖子上光秃秃的,似乎缺了点什么。

    “我本来戴了项链,但跟这条裙子不太搭,就只好这样了。”似乎是猜出了唐跃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沈纯不好意思道。

    自己钱包里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唐跃的这身衣服上。

    “看来我们挺有默契的。”唐跃变戏法般的拿出自己挑选的项链,那是条淡蓝色钻石吊坠,散发着高贵的光芒,与沈纯的气质简直是天衣无缝。

    沈纯讶异地看着项链:“这是你买的?”

    “是啊,送你的。”唐跃亲自为她戴上,越看越是满意,“嗯,看上去很不错。”

    “这…”沈纯想要拒绝,但一想有了这件项链,就更加容易向父亲证明唐跃对她的好,便暂时收下,准备此事了结后,再把项链归还唐跃。

    出了商场,沈纯有些尴尬地看着唐跃那辆奥拓,好悬就说出点伤人自尊的话,只是这一路上,她都在考虑要怎么解释这辆充满吊丝气质的车子。

    沈纯父亲的公司,就在中南市华裕区的边缘上,唐跃刚把车子停好,就看见一个面色粉白、西装革履的男人迎过来,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见沈纯下了车,立即笑开了花。

    “小纯,你总算来了。”

    “赵斌,你怎么在这?我父亲叫你来的吗?”沈纯紧张地看着他。

    赵斌硬是把花塞到了她手中,笑道:“是啊,伯父电话告诉我,说要我陪他见个人,还说这人一直都在骚扰你,是真的吗?”

    没等沈纯解释,唐跃就把花接了过来,一脸玩味:“真是巧了,伯父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胡说,我可是小纯的未婚夫!”赵斌下意识辩解了句,随即才发现眼前突然冒出来个小帅哥,不由愣了,“你是谁?”

    “小纯交代过,一般人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很抱歉。”唐跃报以一个友好的微笑,却是把玫瑰一把丢掉,握住沈纯的小手,“小纯,你对玫瑰花香过敏,刚刚没有闻到吧?”

    赵斌满眼惊愕,他追求沈纯很久,从来没听说过在沈纯身边有这么号人物,虽然说这小子穿的名牌西装,可是手表腰带都是极普通的货色,明显是个穷鬼,说不定那西装也是地摊淘来的A货。

    “小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玫瑰香味过敏的,以后我绝不会再送你玫瑰花了。”眼看唐跃和沈纯的手牵在一起,赵斌连忙插嘴说道。

    “那谢谢你了。”沈纯随口答道,心里却是惊讶唐跃的表现,这赵斌一直都仗着家里有钱,在外横行霸道,谁知道在唐跃面前,三两句话就被唐跃死死压制住,看来唐跃也许真能说服父亲呢!

    当他们走进公司时,唐跃才发现,这里空有一处大楼,在里面工作的却没几个人,零零星星遇见了几个工作人员,竟然还是办理离职的。

    “小纯,只要咱们结了婚,我就会让我父亲为这里注资,不出半年,沈氏公司就会重新崛起的!”赵斌拍着胸脯,得意洋洋的说道,不忘打量几眼唐跃,看到唐跃只是沉默的走着,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怎么样,真到拼钱的时候,就不吭声了吧!

    来到了沈纯父亲的办公室,赵斌第一个进去,随后沈纯才带着唐跃走了进去。

    比起沈冰宜的办公室,这里要显得简朴多了,不过唐跃也看得出来,这里曾经肯定是十分奢华的办公室,因为刚一进来,他就闻到了淡淡的红木味道。

    “爸,我带他过来了。“在父亲面前,沈纯显得小心翼翼的,被唐跃握着的小手,也轻轻抽了出去。

    沈纯的父亲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精神状态还可以,只是头发掉了不少,脑门已经秃了一半,剩下可怜的几撮头发。

    注意到唐跃正盯着自己的脑门看,沈纯的父亲紧皱住眉头,冷声道:“哦,小子,纠缠我女儿之前,你有没有打听过我沈国锋的名号?”

    沈纯心里不由一紧,父亲虽然生意失败,但人脉还是有的,尤其跟警局一些领导的关系颇深,只要他一个电话,就能让唐跃吃不少苦头,定罪是不可能,但拘禁个十天八天是轻轻松松。

    想到这里,沈纯就有些动摇,想要让唐跃放弃算了。

    “伯父,我追求沈纯,是因为看上了她的善良,并不是看上了您的成就,何况您现在也没什么成就了,不是吗?”唐跃笑道。

    沈国锋面色变得很难看:“你小子胆量很大,你觉得威胁我,就能让我把小纯嫁给你吗?”

    沈纯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连忙打圆场道:“爸,他不是那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呢,他根本就不把伯父当回事,小纯,你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赵斌心里简直要爽翻了,本来还担心沈纯跟这小子真的有什么感情基础,没想到这小子倒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这一下沈国锋说什么都看不上这小子了。

    沈纯急的手心冒汗,却是一点法子都想不出来,谁知道,唐跃突然把她的手牵住了,深情地看了她一眼:“对伯父的尊敬,是用来放在心上的,而不是挂在嘴边,另外呢,我要娶小纯的理由,当然不是威胁伯父您,而是我们两个,已经私定终生,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生米煮成熟饭。”

    这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顿时静寂的仿佛落根针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