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三十五章 华裕区的势力整合!

    韩晓茹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自己刚刚认识唐跃的时候,这货就调戏了自己好几次,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同性恋呢?

    可沈纯怎么会认为他是同性恋呢?

    韩晓茹越想越是奇怪,干脆问道:“你知道沈纯的电话吗?”

    “嗯?你怎么会想起要她的电话呢?”唐跃不解道,心里却是嘀咕起来,真是该死,自己跟沈纯都是扮过夫妻的关系了,竟然连她的电话都不知道。

    “我觉得她是个挺好的女孩,想要跟她做个朋友。”韩晓茹笑道,这妞编起谎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嗯,那我回去了就帮你要一下她的电话。”

    “好的,你抓紧回去上课吧,午休时间快要结束了。”韩晓茹一看时间,竟然耗了一个多小时,顿时又苦恼起来,自己这一中午都在干嘛,什么收获都没有,还被唐跃占了个便宜。

    唐跃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她:“晓茹,以后我可以继续来你这里吃午饭吗?”

    “当然不行!”韩晓茹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韩晓茹可不想让刚才的事情再有机会发生。

    没有办法,唐跃只能先离开了她的值班室,心里却是美滋滋的,从晓茹刚才的举动来看,她应该是看上自己了,否则的话,那么单纯且保守的妹子,怎么会鼓起勇气诱惑自己呢?

    “唐跃。”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唐跃不由停下了脚步。

    东方圣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走到唐跃面前,呵呵笑道:“小子,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该怎么谢我?”

    “这是…玉蜂露的生产批号,东方教授,我真是爱死你了!”唐跃激动地无以复加,若不是顾虑东方圣的身体,说不定都要抱着他转两圈了。

    东方圣玩笑道:“臭小子,你爱我做什么,想让我晚节不保吗?”

    “呃。”唐跃挠挠头,突然说道,“那要不我把剩下两种适合水炼之法的药方给您。”

    “你小子…”听到水炼两个字,东方圣兴奋地眼角都有些跳动,但相比激动,他更大的是惊讶,“一个玉蜂露的药方,就能创造不可估量的价值,你真的愿意告诉我其他的药方?”

    在中医的历史上,出现过很多传奇的药方,但大多数都已经失传,哪怕还存在于世,也不知掌握在哪个山角旮旯里的老中医手里。

    根本原因并非是中医式微,而是这些中医自己的藏私闭锁,才会导致那些神奇药方无法造福于人。

    东方圣对这种现状很痛心,却也没有拯救的办法,因为就算是其他的中医想讨要他的绝技,他也不可能送出去。

    这就好比于你有了一套武林秘籍,难道说别人跟你要,你就会给吗?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一个药方而已。”唐跃无所谓道。

    “小子,你越来越让我惊讶了。”东方圣并没有跟他要那两个药方,而是拿出一张请柬,“过段日子,在中南市医院,有一个中医研讨会,你跟着我去吧。”

    “我又不是在职医生,去干嘛啊?”

    “可你的医术,绝对是国内的顶尖水准,我说让你去,你就去!”东方圣一挥手,强行的做了决定。

    唐跃也拗他不过,只好把这事答应下来,然后拿着生产批号,回教室上课去了。

    课才上到一半,唐跃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是条短信,发件人是山羊。

    唐跃的眉头微微皱起,随即点开了短信。

    “跃哥,在云哥的产业交接上出了点问题,我只拿到了两个酒吧,还有一个KTV,剩下的产业,都被高科区的凶虎拿走了。”

    “凶虎是谁?”唐跃编辑好短信,发送回去。

    很快,他又收到了山羊的短信:“凶虎是高科区的老大,跟云哥的关系很好,他要接手云哥的大部分产业,我没办法拒绝,否则的话,就暴露了我是杀害云哥的凶手。”

    “我知道了,那你把凶虎收走的那些产业都给我发过来。”

    等唐跃看完后,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山羊即便是拼了命,也要把云哥铲除!

    因为云哥坐拥的产业实在是太大了!

    云哥生前,几乎掌握了整个中南市华裕区的娱乐产业。

    如果把这些产业都吞下来的话,估计自己一夜之间,就能翻身成为绝顶高富帅!

    “跃哥,我们就这么忍气吞声下去?”突然,山羊又来了一条短信。

    唐跃嘴角勾勒出一个邪邪的笑容。

    山羊这样说,是在向自己求助,希望自己能帮山羊把凶虎干掉!

    “抱歉,我不涉足你们这些个社团的事情,如果想把那些产业拿回来,你就壮大自己。”唐跃这样回复。

    过了很久,山羊才重新把短信发送回来:“我明白了。”

    对于唐跃来说,这些产业的诱惑力巨大,但他知道,混这条路,终究会越陷越深,想要再跳出来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在这条路的外围帮助山羊,那样的话,他既能享受到好处,也不会走上这条路。

    下午只有短短的两节课,等到放学后,唐跃叫住了米雪:“小雪,我要去买韩记香肠,你去吗?”

    “不去!”米雪瞪了唐跃一眼,随即整理好书本,给秦伯打了个电话,“秦伯,你来接我吧,嗯,唐跃有点事要办。”

    接着,米雪就丢下唐跃一个人离开了教室。

    唐跃有些哭笑不得:“这妮子,该不是还在吃晓茹的醋吧?”

    可惜,没有人能给他释疑解惑。

    由于杨程浩带着小丽去兜风了,逃了下午的课,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唐跃只好打车去了韩记香肠。

    当出租车停在目的地的时候,却是大大出乎了唐跃的意料。

    他原以为能够令沈冰宜深爱的韩记香肠,会在怎样繁华的一个地段,谁知道,竟然是隐藏在一个菜市场之中。

    而且这菜市场看上去也非常的破败,随地都是烂菜根或是鸡蛋壳。

    唐跃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有人吗?”韩记香肠的门面比一片狼藉的菜市场也好不到哪去,但答应了沈冰宜,唐跃还是不想违约的。

    “嗯。”半晌后,才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又等了大概五分钟,有个中年人出现在唐跃的视线里,这人看上去邋邋遢遢的,微低着头,而且扑面而来的,还有一股浓烈的酒气。

    是个酒鬼。

    唐跃抽了抽鼻子,怪不得韩记香肠的生意一般,就算这香肠再出名,有这么一个老板,也不可能发财啊!

    “大叔,我买香肠。”尽管如此,唐跃还是恭敬地说了句。

    “今天不卖。”中年人随意的挥挥手,不耐烦道。

    唐跃没有问为什么,而是一脸凝重地盯着中年人:“大叔,你能抬起头吗?”

    “干嘛?”

    随着中年人抬起头,唐跃也看清了他的样貌。

    这竟然就是唐跃在韩晓茹那里看到的照片里的中年人!

    加上这店的名字叫做韩记。

    唐跃顿时猜出这中年人跟韩晓茹的关系,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好几次韩晓茹都不想让自己送她回家。

    “大叔,我是晓茹老师的学生,能破例卖给我两根香肠吗?”

    “又是一个冒充学生来泡我家晓茹的吧,你给我滚,滚!”谁知道,这大叔竟然火冒三丈,还拿起切香肠的菜刀,作势就要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