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三十九章 发烧

    尽管比赛中出了事故,但仍旧不能遏止一个传奇流传出去,这个传奇的主角,是唐跃还有他那辆神级奥拓,

    只几分钟之内,中南市赛车论坛上就已经挂满了关于那辆神级奥拓的帖子。

    “跃哥,你要红了!”杨程浩放下手机,一脸激动地说道。

    “红个屁啊,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你在这下车吧,我得抓紧回去。”唐跃没好气道,随即把车停下。

    “跃哥,我下车倒是没问题,只是你能借我一百吗,我得打车回去啊。”杨程浩苦着脸说道。

    “擦,赏你了。”唐跃抽出五百块,尽管比赛还没结束,但唐跃的胜利是众所周知,除去亲了王子一口,唐跃还获得了五万块的奖金,要不是还要拿着这笔钱帮韩晓茹找门店,他倒是不介意分给杨程浩一半。

    “跃哥,你真是我亲哥!”手拿着五张大钞,杨程浩屁颠屁颠地下了车。

    “德行!”

    唐跃笑骂一句,随即发动车子,消失在夜幕之中。

    回到家之后,沈冰宜和米雪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唐跃把韩记香肠放在了茶几上,却是一言不发,就走回了卧室。

    “姐,唐跃怎么有些奇怪?”米雪好奇道。

    “不知道。”沈冰宜拿起一根香肠,若有所思。

    唐跃并不是不想跟两个姐妹花聊天,只是他觉得体内那股寒意在越发加重,他担心焚阳毒也会趁此机会毒发,只好钻进卧室,调理自己的身体。

    将天阳气从头至尾修炼了一阵,那种蒸桑拿般的感觉却消失不见,相反,那股寒意像是种进了他的身体,令他觉得阴寒不已。

    “靠,不会这个时候毒发吧!”在唐跃的记忆力,自从天阳气突破到第二层的那天起,焚阳毒就很少毒发了,没想到今天晚上,竟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唐跃把所有的被褥都卷在自己的身上,用来抵抗寒冷,只是那冰冷是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无论他把自己武装的多厚,都没有半点的作用。

    “唐跃。”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好奇地转过头去,沈纯正站在对面的阳台上,对他用力地招着手。

    而沈纯的背后则是一片黑暗。

    “怎么了?”拖着厚厚的被子,唐跃挪到了窗边。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你能过来陪陪我么?”沈纯的声音显得很可怜,“我有点怕。”

    唐跃想了想,问道:“你那还有多余的被子吗?”

    “…有。”

    “你让一下,我这就过去。”唐跃二话不说,打开窗户就要跳过去,只是刚一腾空,他就感觉到刺骨的一阵疼痛,再也使不出力气,竟从半空中直直地掉了下去。

    砰!

    唐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靠,这下丢人丢到家了。”唐跃痛苦地哀嚎一声,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不一会儿,沈纯跑了出来,骇然地看着唐跃:“你发烧了?这可是二楼啊!说跳就跳。”

    一边说着,一边还把手放在了唐跃的额头上。

    谁知,唐跃的额头真的是无比滚烫。

    “糟了,你真的发烧了!”沈纯惊讶地缩回了手,搀扶着唐跃走进了别墅。

    接着,沈纯把所有的被褥都找了出来,全都盖在了唐跃的身上,还给他找了点退烧药,只是唐跃说什么都不肯吃下去。

    开玩笑,唐跃是焚阳毒发,那些快速退烧的西药能管用就真是见鬼了!

    “唐跃,你不肯吃药的话,就没办法退烧了!”沈纯有些生气地说道。

    “如果你想帮我退烧,就钻被子里,抱我一会儿。”体内的冰冷越发刺骨,唐跃说话都开始有气无力起来。

    沈纯有些犹豫,但转眼一想,反正唐跃也是同性恋,抱抱什么的也没事,便脱了外套,钻进了被子。

    自古以来,拥抱取暖都是各种狗血桥段的最爱,唐跃一直对这样的剧情嗤之以鼻,但直到今天才发现,在极度寒冷的时候,另一个人的身体,真的能给人带来意想不到的温暖。

    尤其还是一个妹子的身体。

    “你感觉好些了没有?”尽管在心中告诉自己唐跃是自己的姐妹,但沈纯对唐跃总有种异样的感觉,两人这样抱着,沈纯的脸上早已浮现了几朵云霞。

    “嗯,好多了。”唐跃答道,随即又向沈纯的怀里钻了进去。

    他只是本能的向着最温暖的地方钻了过去。

    “你…你那么冷吗?”

    回答沈纯的,却是一阵瑟瑟发抖。

    这是沈纯第一次看到唐跃的脆弱。

    “你的手好凉,要不…你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吧。”沈纯咬咬牙,把上衣的扣子解开几个,然后拿着唐跃的手,伸了进去。

    嘶!

    沈纯和唐跃几乎是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沈纯是感到后背传来一阵冰凉,而唐跃则是被那润滑细致的肌肤给刺激到了。

    只不过,沈纯是个女孩,而女孩属阴,不一会儿,唐跃的双手就再感觉不到半点热度了。

    出于本能,唐跃又把手移向了别的地方。

    又是短暂的群暖。

    然后,转移双手。

    就这么周而复始,唐跃那冰冷的身体,竟奇迹般的暖和起来,刺骨的折磨也慢慢消弭,不知不觉间,唐跃闭上了眼睛。

    “总算是好点了么?”沈纯红着脸,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唐跃的双手已经游移到了沈纯的小腹上,再向上一点的话,就能够触碰到沈纯的胸了。

    “又凉了。”唐跃咕哝一声,随即把双手向上移了几寸,“好柔软。”

    唐跃的双手,已经覆盖在那两座圣洁的山峰上,只是,中间还留有一层薄薄的布料。

    “那里不能碰的。”像是被电了一下,沈纯连忙说道,只是她发出的声音,如同动情的少女嘤咛。

    唐跃哪管得了这些,他只想找到最温暖的地方,又被沈纯那酥酥柔柔的声音一刺激,两只手像是抹了油一般,从罩罩的下边钻了进去,终于握住了那胀实高耸的圣峰。

    像是握住了两个小火炉,唐跃心满意足的嗯了一声,随即任意的揉捏起来。

    不一会儿,那似绽非绽的两粒葡萄,也微微的挺立起来,摩挲着唐跃的手心,仿佛散发出更多的热量。

    “不要…你…”沈纯连手都没有被男人碰过,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才象征性的拒绝两声,身体就瘫软下来,任由唐跃的双手在她身上肆虐。

    随着动作的越发娴熟,唐跃那被寒意冻住的意识也重新恢复了清醒,他突然感觉到天阳气又从体内迸发了出来,而且还呈现喷薄之势。

    这时候练功,肯定能够将焚阳毒带来的冰冷驱走!

    唐跃默默运起天阳气,两只手也渐渐停止了动作,但这不代表他就停止了对沈纯的刺激。

    随着天阳气的运转,唐跃的两只手也变得灼热,刹那间,沈纯觉得自己的两腿间,仿佛流出了丝丝液体,把大腿内侧弄得濡湿不堪。

    “抱我。”

    沈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竟意乱情迷地抱住了唐跃,一只手解开他的衣扣,另一只手却是探索进了唐跃的裤子里。

    “好大。”沈纯忍不住惊呼一句。

    “啊咧?沈纯,你在做什么?”唐跃终于驱散了体内的严寒,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沈纯脱得差不多,只剩下一条平角裤象征性地穿在身上。

    而沈纯的手,正抓着自己的小伙伴,生涩地揉捏着。

    这什么情况?

    唐跃回忆起,自己好像是焚阳毒发,导致发了高烧,可沈纯这是咋回事?

    我发烧,你发s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