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四十二章 贱人!

    “八千块的月租,这可给我们省下了不少钱。”出了店面,韩晓茹有些激动地说道。

    “我立了这么大的功,你是不是该奖励我点啥?”唐跃循循善诱道。

    “那就…请你吃饭好了。”韩晓茹的心情大好,从包里抽出五张百元大钞,“咱们去吃大餐。”

    “晓茹你还是给我做饭吃吧,饭后还可以跟我谈谈心什么的。”唐跃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那笑容里似乎隐藏了什么。

    韩晓茹顿时想起,上次带着唐跃去自己的值班室,结果被他看到了裙下的春光,顿时之间,韩晓茹的俏脸就浮上了一层红霞。

    就在唐跃准备再挑逗两句的时候,韩晓茹的电话突然响了,她一看手机屏幕,就露出了轻松地笑容:“我爸的电话,先把店面的好消息告诉他。”

    只是,电话刚刚接通,韩晓茹的脸色就变了。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很大,连唐跃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晓茹啊,你今天晚上在学校住吧,爸爸跟二哥有点事要谈。”

    “晓茹妹子,别听你爸的,二哥还等着请你吃饭呢。”一个陌生且阴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二哥。

    韩晓茹显得十分紧张,声音都颤抖起来:“你…你不要对我爸怎么样!”

    “晓茹妹子你快点回来,我当然不会对涛叔怎样的。”二哥大笑起来,笑容极其的猖狂。

    “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韩晓茹苦笑着说道:“唐跃,中午没办法请你吃饭了,下次吧。”

    “二哥是谁?”唐跃问道。

    “是…是我爸的债主。”

    唐跃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说道:“我跟你一起回去,估计这个二哥是来者不善。”

    “可是你还有课。”

    “晓茹你就是我的班主任,帮我准个假不就得了?”唐跃眨了眨眼睛,牵起韩晓茹的手就跑向了停车场。

    十分钟后,唐跃和韩晓茹就来到了韩记香肠店外。

    除了一副愁眉苦脸的韩涛,屋子里还有五六个人,每一个都穿的十分另类,跟网络上那些个乡村非主流是一个打扮。

    在人们的认知中,都把这种打扮叫做混混,而且还是低级的混混。

    在众多的混混之中,又有一个老大模样的家伙,他穿的要稍微正常一些,不过脖子上挂着一条明晃晃的金链子,显得嚣张无比。

    “你就是二哥?”唐跃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不客气道。

    “你小子谁啊!”二哥身边一个马仔说道。

    韩晓茹连忙跑了进来,把唐跃护在身后:“他…他是我弟弟,你们有什么冲我来。”

    由于紧张,韩晓茹的呼吸很急促,挺翘的胸口一颤一颤,比二哥那条金链子还要晃眼。

    二哥嘿嘿一笑,说道:“晓茹妹子的弟弟,就是我金二的弟弟,你们都给我客气点!”

    “听见没,对你爹客气点。”唐跃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一次,不仅是那个马仔,金二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那双倒三角眼,更流露出一股阴冷的光芒。

    这家伙的眼神,比山羊还要狠!

    “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金二的目光冰冷的定格在唐跃身上,这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尖锐难听,却给人一种渗入骨髓里的凉意。

    韩晓茹和一旁的韩涛都紧张的出了一身冷汗。

    “那倒没有,我就是好奇,涛叔明明还清了债款,你们怎么还在这为难他呢?”唐跃没有任何的紧张,相反还轻松地有些过分。

    这样的轻松,对金二来说,就是一种不屑。

    “他还清了吗?”金二阴笑道,“涛叔,你自己说你有没有还清我的债款?”

    “二哥,你之前没告诉我,还有利息这个东西啊。”韩涛赔着笑脸说道。

    “擦,你少装傻,借钱生利,这么简单的事情你就不知道吗?”金二眼睛一瞪,屋子里的气氛立即又降了几分。

    “可是利息也太多了,您应该早…早讲清楚的啊。”

    金二不屑的一笑:“早讲清楚,你也还不上,不是吗?”

    “涛叔,利息是多少?”唐跃打断他们的对话。

    “三百万。”说到这个数字的时候,韩涛都快哭出来了,“我只借了两百万,还五百万已经很困难了,谁知道二哥说又多了三百万。”

    “我听明白了,本来这笔钱已经还清,结果二哥又加了三百万的利息,二哥,你这算讹人吗?”唐跃笑意盈盈地问道。

    金二立即雷霆大怒,狠狠道:“哪来的野小子,敢说我金二讹人,你出门打听打听,我金二是什么人!”

    “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在我心目中简直比倚天剑还要锋利。”唐跃笑道。

    “哼,知道就好。”金二怒意暂消,却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拿我跟倚天剑比?”

    “你不是剑人吗?不拿你比剑,比什么?”唐跃说的一本正经。

    但谁都能听得出来,唐跃是在骂金二是个jian人!

    “擦,你想死吗!”金二怒极,手探入怀中,掏出一把弹簧刀,周围的马仔们也都是一一效仿,刷刷几声,弹出刀锋的声音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二哥,咱有话好商量,这三百万我还还不成吗?”韩涛几乎快跪下了,弓着腰挡在金二前面,双手却颤栗着想要扶住金二抓着弹簧刀的手。

    “从老子面前滚开!”金二用力一推,就把韩涛推得向后倒去。

    韩涛虽然没被刀锋划伤,但以他的身子骨,结结实实的摔伤一下,也足够他受的。

    但就在他摔倒前,却是被唐跃稳稳的扶住了。

    “把他的舌头割下来!”金二大吼一声,他的马仔们全都挥舞着弹簧刀,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唐跃冷笑一声,把韩涛和韩晓茹推到一旁,闪过刺来的弹簧刀,顺势踹出一脚,正踢中那人的膝盖,那人惨叫一声,立即跪在地上。

    其他的几人都是一愣,但一想到自己人多势众,也都不怕了,手上的刀挥舞更甚。

    只是,他们用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伤到唐跃一分一毫。

    唐跃的动作异常迅速,总能在此种自己的一刹那,诡异的躲开刀锋,然后一脚踢去,便能放倒一个。

    眨眼间,这些马仔们就跪在地上,想站都站不起来。

    “果然是jian人,还没过年,就磕上头了。”唐跃不屑道。

    金二知道碰到了高手,也不管这些小弟的死活,转身就跑。

    正巧有个马仔倒地之前,把弹簧刀掉在了唐跃的脚边,唐跃轻轻一勾,那弹簧刀如同一道闪电便窜了出去。

    几乎是擦着金二的头发掠过的,铿锵一声,刺入了墙壁之中。

    正想逃命的金二顿时僵住,如雕塑般杵在那里,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打湿。

    当他看到唐跃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讪笑了一下,谄媚道:“我想这是个误会。”

    “是误会么?”唐跃淡淡道,手却是摸向了腰间。

    金二还以为他是要拿凶器,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声音颤抖:“是误会,是误会。”

    “我不这么认为。”唐跃突然伸手捏住了金二的脸,使得他嘴巴张开,嘿嘿一笑,“我好像记得,刚才你要把我的舌头割下来!”

    “您…您听错了…我哪敢…”还没说完,金二就看见唐跃抬起了手,泪水唰的就下来了,嚎啕大哭道,“您要什么我都给,放了我这一次吧!”

    “我说我要你的舌头,你给么?”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