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四十三章 哥带你砸场子去!

    金二刚想求饶,突然从唐跃的指缝间,看到了一根银针。

    银针算不上是凶器,但那得看在谁的手里,唐跃能用它救人,自然也能用它来伤人。

    “唐跃,你真的要他的舌头啊?”韩晓茹表情怪异地问道,苍白的小脸还没恢复血色,似乎是不敢看割舌头这样血腥的一幕,眼神总是飘飘忽忽的。

    “我要他的舌头又没用。”唐跃笑着安慰道。

    金二和韩晓茹同时松了口气。

    “但他也得付出点代价!”

    听到这句话,金二脸上刚刚浮现的松懈顿时垮了,他本能想要挣脱,然而唐跃的那只手如同一把钳子,让他再也动弹不得。

    细若游丝的银针,慢悠悠地刺在了金二的舌头上。

    奇怪的是,金二不觉得疼,反倒是麻嗖嗖的。

    “滚吧!”

    有些厌恶的丢掉这根银针,唐跃终于松开了手。

    金二失魂落魄的后退几步,确定唐跃不再对付自己,这才敢张口说话,只是他惊惧的发现,他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整条舌头都蔓延着强烈的麻痹感!

    “老大,你这是咋了?”几个马仔也都搀扶着站起来,看到金二这幅样子,不解问道。

    “我封住了他舌头上的穴道,所以他不能再放屁了。”唐跃随意道。

    谁知道,金二竟然跪了下来,两眼泪花,眼看又要哭出来。

    “别求我,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是你自找的,快滚!”唐跃沉声说道。

    金二再也不敢留在这,在马仔的搀扶之下,一溜烟的跑了。

    这一出变故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唐跃结束这一切的时候,才过了没有十分钟,他不客气地坐下来:“涛叔,烤着香肠没,我饿了。”

    韩涛眼神怪异的看着唐跃:“我给你拿。”

    “唐跃,下次不许再跟这些人打架了,这种事情应该交给警察处理。”韩晓茹也坐下来,却是正色地劝道。

    “嗯,今天这不是非常时刻嘛。”唐跃嘿嘿一笑,似乎又恢复了那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只是,吃过了香肠,从韩记香肠出来的时候,唐跃却第一时间给山羊打了个电话过去。

    “山羊,你知道金二吗?”

    山羊愣了一下,旋即说道:“知道。”

    “他有什么背景?”唐跃并非怕金二,他只是要知道,接下来金二还有没有再找韩涛麻烦的可能。

    假如金二只是个放贷的混混,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他是凶虎的人。”山羊很是凝重地说道,“跃哥,你怎么知道他的,难道他找你的麻烦了?”

    “算是找我的麻烦吧。”唐跃说道,“现在云哥死了,在华裕区放私人贷款的人,大概就只剩金二一个了吧?”

    “是的。”山羊的心里突然有些莫名的紧张。

    “他的老窝在哪?”唐跃开始变得面无表情,完全不像在韩晓茹面前那样的随和,“三十分钟后,你在他的老窝附近等我,我要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单凭唐跃的本事,完全可以除掉金二,但他这样做,会把凶虎的注意力吸引到韩晓茹和韩涛的身上,所以他把这事交给了山羊,让凶虎认为,这是山羊发起势力抢夺战的讯号!

    山羊怎么听不明白唐跃的打算,但他却没有拒绝的胆子,甚至连劝都不敢,只得说道:“知道了。”

    唐跃挂断电话之后,却是又接到了杨程浩打来的电话:“跃哥,你逃课都不跟兄弟说一声?在哪玩呢,我去找你?”

    “你也逃了?”唐跃打趣道。

    “不逃课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嘛。”杨程浩发sao至极地说道。

    “那…你来找我吧。”唐跃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收下了杨程浩这个小弟,也是时候教他点东西了,便说道,“哥带你砸场子去!”

    “听着就刺激,跃哥你等着,我这就去。”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杨程浩就赶到了唐跃的面前,只是唐跃看着他手里的那根凳子腿,忍不住笑了出来:“还带着家伙呢?”

    “跃哥你不是说砸场子吗?”杨程浩嘿嘿一笑,拿着凳子腿挥舞了两下,“我还帮你备了一根。”

    唐跃接过凳子腿,也懒得计较这东西是多么的不上档次,别在腰里,哈哈笑道:“走着!”

    等他们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山羊已经等候多时,唐跃带着杨程浩下了车,对山羊问道:“确定金二在里面吗?”

    “嗯,听说金二受了伤,正在里面发脾气呢。”山羊看了一眼杨程浩,继续说道,“跃哥,是你做的吗?”

    “我把他弄成哑巴了。”唐跃看似随意道。

    杨程浩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小心地问道:“跃哥,你是不是太狠了?”

    “耗子,进去之前,我得问你一句,一会儿我们进去,不止是砸东西,没准还要伤人,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唐跃收起了玩笑,而是一脸凝重地看着杨程浩,“如果你要退出的话,现在就可以退出,我不会说什么。”

    杨程浩也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做太多的思考,也同样认真地说道:“跃哥,你忘了你告诉我的话吗,等我有足够的本事,就不会再有人说我是吹牛了,如果我今天退出了,明天他们肯定又要说我吹牛的!”

    “行,有种。”就连山羊这样见过些风浪的大混混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哈哈,是我兄弟,当然我们这次进去就是跑个龙套,主要人物还是咱们山羊哥。”唐跃介绍道,“这是摇滚的老板,山羊。”

    “山羊哥好。”杨程浩连忙恭敬地说道,他能看的出来,唐跃是想让他跟着山羊长长见识,也长长本事。

    山羊简单的点了点头:“一会儿打起来,只管砸,但也别冲太猛,你还嫩,有的是时间锻炼。”

    “我明白。”杨程浩握紧了凳子腿,由于太过兴奋,手背上的血管都鼓起来。

    “进去!”山羊喝了一声,随后带着一批兄弟冲了进去,唐跃和杨程浩两个人也混在其中。

    唐跃之所以跟着山羊参与社团间的斗争,主要原因就是想看看,云哥的人,山羊究竟吞下了多少!

    如果山羊毫不费力就能吃下金二的话,那就说明,唐跃的这个合作对象找对了!

    反之,唐跃也能够把凶虎的注意力转移到山羊的身上,不管胜利与否,唐跃都能够得到好处。

    当他们闯进屋子的时候,金二的小弟们正围坐在一起,不知在商量着什么,而金二坐在最中间,面前放着一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现在的金二已经成了哑巴,只能用写字的方式来跟别人沟通。

    “呦呵,金二哥,开会那。”山羊手里掂量着一柄西瓜刀,正随意地把玩着。

    “山羊,你他妈敢来着捣乱,不想活了吧!”金二旁边站起来一个马仔,冷声骂道。

    金二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山羊会突然跑来跟他干仗,按理说,山羊会忌惮高科区的凶虎,而不敢对他金二有任何的作为啊!

    难道说,山羊有了更加强大的靠山?

    然而,不容金二把这一切都想明白,山羊就吼了一句:“弄死他们!”

    金二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身陷在了刀锋棍影之中。

    唐跃跟杨程浩也夹在其中,拿着两根凳子腿,见人就抡,见东西就砸!

    半小时后。

    山羊带着他们冲了出来。

    “奶奶的,真爽!”杨程浩尽管挨了几棍,却不觉得疼,还置身在那种兴奋之中。

    唐跃笑了笑,把凳子腿扔到一旁:“你小子还挺狠的,就是身体一般,得多练练才行。”

    “我知道。”杨程浩嘿嘿笑道。

    随后,唐跃转向了山羊,眼神骤然变得冰冷下来:“得手没?”

    山羊知道他问的是有没有要了金二的命,点头道:“嗯,神不知鬼不觉。”

    就在刚才的一阵乱斗中,山羊趁着别人不注意,溜到了金二的背后,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所以他们才从里面退了出来,不再恋战。

    这样的好处是可以不留下任何的证据,尽管金二那边有可能寻仇,但他们并没有办法通知警方。

    在神州之内,他们没办法像古惑仔电影上演的一样,从街东头砍到西头,他们想要除掉一个人,只能用各种隐蔽的手段,一旦留下蛛丝马迹,警方便会介入进来,到那时,别说势力抢夺,估计连自由都没了。

    唐跃耸耸肩,揽住杨程浩的肩膀:“那没我俩的事了,回学校上课咯。”

    看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山羊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跃哥,你当学生当得那么舒坦,我却要承受凶虎的怒火,唉,看来华裕区要变天了。”

    “跃哥,刚才砸东西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山羊哥杀人了。”走了一阵,杨程浩突然说道。

    唐跃一愣,但也没有掩饰,而是赞道:“行啊你,那么乱的情况下,还注意到山羊的动作了。”

    之前,唐跃一直都漫不经心的在里面打着酱油,反倒没有注意到山羊的一举一动。

    “嘿嘿,我就是不经意看到的。”杨程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突然有些惊恐,“山羊哥不会进局子吧?”

    “放心,就算金二的人也看到了山羊干了这些,也没有证据。”唐跃解释道,却又有些好奇地盯着杨程浩,“我反倒好奇,你只是个大学生,怎么会对这些事情一点都不惧怕?”

    “这个…这个…我以后再跟你解释行吗?”杨程浩却是扭捏起来,仿佛是有什么秘密一样。

    “行,我等着你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唐跃爽快说道,心里却明白,自己这个小弟,收的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