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五十三章 我养你!

    唐跃情不自禁地幻想起王子牛仔裤之中的美妙光景。

    “死色狼,想什么呢!”王子注意到唐跃正盯着自己的双腿之间看的不亦乐乎,小脸通红,低声骂了一句。

    “你把死字去掉!”唐跃一本正经说道。

    “”王子满头黑线,她这才明白,自己跟这个脸皮厚到一定境界的家伙根本就没办法沟通。

    唐跃有些尴尬,干笑道:“其实我是走小清新路线的。”

    这种话当然被王子瞬间无视掉。

    “你先出去一下,我要换换衣服。”王子觉得两腿之间好像粘粘的,顿时生出一股羞耻感。

    可等唐跃离开后,王子又觉得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

    “小伙子,不简单那,第一次见小姐带男人来这。”

    唐跃刚点上一根烟,廖叔的声音就传进耳朵。

    “廖叔,你一定要这么神出鬼没吗?”唐跃苦笑,这老头深不可测,自己竟然感觉不到他的靠近,说话间,也递了一根烟过去。

    “好久不抽烟了,甚是想念啊。”廖叔享受地吸了一口,感慨道。

    唐跃笑笑,望着廖叔手指上厚厚的茧子,不置可否。

    “对了,你跟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廖叔突然问道。

    咳!

    唐跃直接被烟给呛了一口,随即整理了一下发型,自信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废话,你们的动静那么大,真当我这老头子是聋子?”廖叔翻了个白眼道。

    敢情这老头以为自己跟王子在屋子里干那事呢?

    唐跃坏笑了起来。

    “小样,露馅了吧,还骗我说是医生。”廖叔得瑟的笑道。

    “这个倒没骗你,我专业泡妞,兼职医生。”唐跃亮了亮那根银针,“要不要给你扎扎?”

    廖叔讶异地看了唐跃一眼,好奇道:“你给我的惊喜真是越来越多了,那你给我看看,我有什么病?”

    说着,廖叔就掀起袖子,把手腕晾在唐跃面前。

    “中医讲望闻问切,实在瞧不出病因,才会用把脉的方式。”唐跃笑道,“从面色上看,你的身体应该很差,像是受过重伤,不过有什么东西把你的命续上了,是内气么?”

    “你知道内气?”廖叔眼中的惊愕越来越重。

    “算知道吧。”唐跃没透露自己的天阳气可以等同于内气对这个秘密,而是含混的应付过去。

    廖叔冷静下来,叹息一声道:“真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你说的不错,若非我的体内有一股强横的内气为我续命,早在五年前,我就一命呜呼了。”

    “这股内气的主人,是王子家的人吧。”唐跃继续说道。

    廖叔点点头:“所以我在中南市定居下来,保护小姐的安全。”

    唐跃早从老头子那听过内气,而拥有内气的人都被称为武者,但老头子却不给他解释武者这个神秘的世界。

    对唐跃来说,武者两个字带着强大的诱惑力。

    只是,正想询问廖叔一些有关于武者的事情,王子却走了出来,一边擦拭湿漉的头发,一边问道:“你们聊什么呢?”

    “正讨论咱俩去哪度蜜月呢。”唐跃随口说道。

    王子直接把浴巾丢了过来,骂道:“小心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味道真香。”唐跃把浴巾放在面前闻了一下,暧昧一笑说道。

    “你真恶心!”王子又气又恨,对廖叔说道,“廖叔,狠狠修理他一顿!”

    “小两口的事情,我这老头子就别cha手了吧。”廖叔却是吞吐一口烟圈,干笑着离开了。

    王子傻眼了。

    唐跃笑的前仰后合:“看来我这根烟没白递啊,还真是吃人家嘴软,用人家手短。”

    “别以为这样,你就能为所欲为了!”王子冷冷地说道,却是徒有气势,在唐跃看来,这就像是小媳妇生闷气一样的可爱。

    正挑逗王子逗的开心,唐跃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米雪的电话。

    唐跃心里一跳,连忙接通电话:“小雪,出什么事了?”

    “唐跃,你还不回来啊,我都要饿死了!”米雪可怜巴巴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让人心疼不已。

    唐跃刚想回答,却听见王子不怀好意道:“呦,唐小帅哥艳福不浅啊,这么多妹子给你打电话。”

    “你跟谁在一起!”米雪立即高了一个声调。

    唐跃的脊背徒然滑过一滴冷汗。

    王子娇笑着说道:“小妹妹,唐小帅哥在我这,你就放心吧。”

    “唐跃,你开免提。”米雪冷声说道,大有开启骂战模式的势头。

    唐跃哭笑不得,只好按下了免提。

    “我怎么能放心呢,听说现在的小姐大多数都有病的。”米雪嘿嘿一笑,声音里尽是挑衅。

    “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王子咆哮道。

    唐跃汗颜,论嘴皮子上的功夫,自己都不是米雪的对手啊。

    唐跃正要说话圆场,米雪的第二轮攻势却到来了:“你不是小姐?那你肯定是拉皮条的妈妈桑了。”

    “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王子气的七窍生烟,停顿了片刻,突然狡黠一笑,“你自己绑不住唐跃的胃,怪不得他来我这找乐子,女孩啊,不会做饭怎么行?”

    “你”米雪竟然语塞了。

    “今晚唐跃要在姐姐这吃晚饭,得晚些回去哦。”王子趁机又补了一刀。

    米雪被bi急了,大声道:“唐跃,你要是敢不回家,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你把唐跃让给姐姐啦,真是谢谢。”王子又是一刀。

    米雪气的哇哇乱叫,不成语句。

    唐跃彻底无语了。

    原来王子是慢热型的,战斗力如此的强悍!

    “小雪不闹了,晚上你想吃什么呢?”唐跃苦笑道,假如自己再不开口,估计米雪就带着军区的人杀过来了。

    啪!

    回应唐跃的是一阵忙音。

    米雪把电话挂断了。

    王子笑的花枝乱颤,那叫一个荡漾。

    唐跃叹口气,估计这下回去要费不少气力哄米雪开心了。

    “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王子一脸傲娇道。

    “嘿嘿,知道了。”唐跃色迷迷的一笑,三两步走到了王子的身前,突然抱住了她,用胸膛顶住王子胸前的两只兔子,好不舒坦。

    “你干嘛!”王子如触电般,用力推向唐跃。

    唐跃向后一仰,搂住王子的小蛮腰,顺势躺在了地上,笑道:“旁边就是卧室,你这么着急要逆推我啊?”

    “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这次换做王子哇哇乱叫了。

    “你不是说我来这找乐子的么?我就找一个给你看看!”唐跃满脸邪气,瞬间就把王子吓得脸色苍白,慌乱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只要你答应让我为你除去胸口的伤疤,我就放了你。”唐跃阴测测道,但他却是为了王子好,有了那道疤,王子一辈子都会很自卑。

    跟沈冰宜接触的久了,唐跃明白了一件事,女人对胸的重视,要远远大于其他部位。

    王子迟疑了一会儿,只好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这才乖。”唐跃拍了一下王子那弹性十足的翘臀,终于把手放开。

    从冰凉的地面上站起来之后,唐跃笑道:“我身上没有带着药,明天我再来找你。”

    “你最好永远都别来找我!”王子恶狠狠道。

    “我怎么舍得呢?”

    唐跃笑了笑,出了别墅。

    回到家,唐跃刚停好车,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糊味。

    “这丫头在干嘛!”唐跃汗颜不已,连忙冲进厨房。

    看到米雪的样子时,唐跃爆笑。

    米雪的脸蛋黑一块白一块,活像是个逃难的。

    “小雪,你要不要这么较真,真以为我不回来给你做饭?”唐跃憋住笑,轻轻说道。

    “哼,我考虑过了,电话里那个小姐说的也没错,我必须要绑住你的胃。”米雪满是认真地盯着唐跃,“从此以后,我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