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五十六章 分分钟就收拾你!

    米雪似乎看出了唐跃的鬼主意,突然就绽放出可爱的笑容,甜甜道:“嗯,你一定要加油。”

    瞬间,秦寿就把那种寒意丢到九霄云外,一脸幸福感地说道:“没问题!”

    就在这时,一位选手的演唱正好结束,秦寿立即走上舞台,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接下来这首歌,我要献给我心中的女神,米雪。”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米雪。

    米雪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秦寿的胆子够大的。”唐跃抽抽鼻子,“不知道小雪的男神是我么?”

    “胡说什么你!”米雪用手肘顶了唐跃一下,又好奇问道,“你的女神是谁啊?”

    “当然是苍老师。”唐跃想也不想说道。

    米雪顿时不搭理他了。

    此时,音乐响起,是欢快的舞曲风格,秦寿也随着音乐慢慢扭动起身姿,动作潇洒飘逸,真有那么一两分明星的味道,这倒是让唐跃小小吃惊了一把。

    只是下一刻,秦寿的脸上却浮现出怪异的神情。

    秦寿的舞步刹那停下,努力弓着腰,两只手紧紧捂着裤裆处。

    所有人都沸腾了,伸长脖子想要看秦寿到底是出了什么情况。

    “对不起,我有些不方便。”秦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仓皇的说了句,随即就跑下台了。

    “这哥们真牛,唱个歌还尿裤子了。”

    “他是不是有病啊?”

    “我把视频录下来了,你们谁看?”

    大厅里顿时议论纷纷。

    米雪也愣了一会儿,很快就捂嘴笑了起来:“又是对付周青那招?”

    “是那一招的升级版。”唐跃笑着解释,“我把银针刺入了他的肾经,只要银针不拔出来,肾气就很容易散掉,像刚才的舞蹈,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动了大量肾气的溃散,所以就泄了。”

    “我敢打赌,你绝对是这世界上最不要脸的人。”米雪咯咯笑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正说着,唐跃的手机突然欢快地响了起来。

    “唐跃,你逃课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着米雪一起逃课?”韩晓茹的声音很严肃,似乎有点生气。

    逃课?

    “下午有课?”唐跃不解道,他明明记得,米雪说下午没课的。

    “当然有课,半小时内,你跟米雪再不回来,小心我收拾你。”韩晓茹狠狠道。

    唐跃嘿嘿一笑:“那好,我去你办公室,你收拾我吧。”

    “你!”韩晓茹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会儿,说了句快点回来上课,就把电话挂了。

    “小雪,你是不是记错课程表了,晓茹怎么说下午有课呢?”唐跃收起笑容,学起韩晓茹的语气问道。

    米雪一愣,拿出手机看了看,一拍脑门:“天啊,我以为今天是星期四。”

    “一天天光顾的想我了,连日期都记错了?”唐跃忍不住调侃。

    “想你个大头鬼,咱们快回去吧,我可不想逃课!”纵然米雪很活泼,但她是个实打实的好学生。

    唐跃倒没有意见,反正他对唱歌也没太大的兴趣。

    回到教室后,唐跃却罕见地没有睡觉,而是好奇地打量着耗子,平时他们两人都是坐在一起睡觉打屁,可这一次,耗子却没有坐他们经常坐的那个位子,而是坐的远远的,更奇葩的是,竟然把上衣的帽子也戴上了,低垂着头,像是睡着了。

    唐跃正思考耗子这是撞了哪门子邪,老师突然发话了:“杨程浩同学,你在这睡觉混日子我不管,但你戴上帽子是什么意思,嫌我的课太烦是吗?”

    “不,不是的。”耗子唯唯诺诺道,却没有抬起头。

    唐跃觉得这事越来越奇怪了。

    “你把头给我抬起来!”老师也发怒不已,大声喝道。

    耗子一个激灵,沉默了片刻,只好慢慢抬起了头。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唐跃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眼睛里,有一种危险的光芒正在蔓延。

    耗子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左眼高高肿起,明显是被人打了,而且下手很重。

    “哼,原来是打架了。”老师不屑地笑笑,“不自量力的家伙,学人家打什么架,真以为你是混混?”

    老师的讥笑让耗子很不舒服,他手握着拳头,竟愤愤说了句:“我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混混!”

    同学们都用恐惧和意外的目光打量耗子,谁也没想到,耗子竟然想做一个混混。

    老师也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不学无术的家伙,出去站着去!”

    耗子也没心上课了,低着头走出了教室,随后唐跃就站起来,笑道:“老师,我带他去医务室,他说的话你别在意。”

    “去去去!”老师不耐烦地摆摆手。

    耗子站在教室外,觉得心里有一股气发泄不出,竟抱起楼道里的垃圾桶,硬生生拖了十几米远,又放下来,这才觉得舒服多了。

    “挨打了?”唐跃眼睛一亮,走过去笑眯眯地说道。

    耗子点了点头。

    “想不想打回去?”唐跃继续道。

    耗子猛地抬起头,眼睛里闪烁着一抹厉色:“当然,我恨不得把陈辉那小子弄死!”

    “往死里弄当然不行,不过这仇,还是要报的。”唐跃听说过陈辉这个名字,散打社的社长,在学校里是个真正的风云人物。

    中南大学里有不少自诩老大的学生,但大多数都是靠着家境条件,只有陈辉是一步一步打出来的地位。

    反过来说,陈辉也一定听过自己,他拿耗子出气,很大程度上也算是向自己挑衅。

    而且,米雪说秦寿也是散打社的成员。

    将这些思路串联起来想,唐跃顿时明白了什么。

    只不过耗子的话却出乎他的意外:“跃哥,你能训练我么?”

    “知道散打社不靠谱了?”唐跃笑道。

    耗子点头道:“嗯,陈辉就是个人渣,除非认他当老大才肯教散打,我不认,他就让我当陪练,SB,我的老大是跃哥,他算老几?”

    这话说的唐跃有些小感动,忍不住道:“那你的意思是,我把你锻炼出来,你自己去报仇?”

    “就这意思。”

    “训练你是肯定的,但今天这仇也得报!”唐跃拍了拍耗子的肩膀,“放心,我不出手,照样让你把陈辉踩脚底下。”

    耗子惊讶不已,随即咧嘴一笑:“我看行!”

    两人一路来到散打社的时候,这里正进行着紧张而密集的训练,每个人都异常认真,倒真像那么回事。

    唐跃和耗子两人孤零零地站在训练馆,显得格外另类,不一会儿就有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随即,训练馆里的气氛变得僵硬起来。

    有一些老学员虎视眈眈地盯着唐跃,把手捏的咔咔作响,一副欠他钱的姿态。

    “听说,你们的社长,叫陈呸?”唐跃泰然自若地看着他们,轻声道。

    “我呸,我叫陈辉,你他妈找死呢?”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随即这些学员都给陈辉让开道。

    唐跃嘻嘻一笑:“你都说你呸了,不还是叫陈呸?”

    “草,你哪来的!不想活了!”自从陈辉做了散打社社长,还没被人这么当面挑衅过,简直要气炸了肺。

    突然,陈辉看见了鼻青脸肿的耗子,冷笑道:“是杨程浩找来的帮手啊,那你就是唐跃?”

    “叫跃哥。”唐跃笑嘻嘻道。

    唐跃的态度让所有人都愣住了,有几个好事的,直接骂了句SB。

    陈辉倒是不生气了,哈哈大笑:“呦,挺有种啊,你倒是说说,凭什么让我叫你哥?”

    “我长得比你帅,你当然要叫我哥。”唐跃淡淡说了一句。

    陈辉的眼睛突然眯起来,像一把狭长的刀子,不屑地冷笑道:“就你这小身板,也敢说比我帅?”

    “身板小不是问题,能打就行了。”唐跃收敛起笑脸。

    “听你这意思,是要来这找麻烦的。”陈辉冷冷地盯着唐跃,“来吧,不把你打出翔,我就叫陈呸。”

    唐跃摇摇头,推了耗子一把:“你还不够格跟我打,你就跟我徒弟打吧。”

    “他?”

    “我?”

    陈辉和耗子两人都愣住了。

    下一刻,整个训练馆里都响起了大笑声。

    耗子苦着一张脸:“跃哥,你别开我玩笑了。”

    “想成为最厉害的混混,就把这步迈出去。”唐跃在耗子腰眼上按了一下,轻声道,“就教你一招,抱住他的腰,然后用你所有力气,把他抱起来,接下来的事情,你就向后躺就可以了。”

    耗子一点自信都没有:“这样行么?”

    “你觉得不行,那咱们就回去吧。”唐跃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只是耗子能从唐跃的态度中看出对他的失望。

    “不,我要报仇!”耗子用力地点头道。

    “这才是我认识的耗子。”唐跃笑了笑,接着对陈辉说道,“你用不用再多准备一下?”

    “准备?老子让他两只手,都完爆他!”陈辉不屑道。

    耗子虽然一身的伤,但有唐跃的指点,他也觉得自信满满,哼了一声道:“真以为我就是陪练的水平?告诉你,我分分钟就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