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五十九章 要我做闲云野鹤?

    唐跃大笑了几声,也没有继续挑逗王子,而是把玉蜂露留给了她,随后就要离开。

    “生气了,你心眼真小。”王子撅着嘴,小声嘟囔道。

    “那也不如你前面两颗豆豆小。”唐跃气哼哼道,眼前又浮现起那挺翘玉兔上的两颗豆豆,唐跃敢打赌,那绝对是他见到过最小的豆豆。

    王子彻底崩溃,狠狠把唐跃推出去,砰地一声,把门重重关上。

    耸耸肩膀,唐跃笑着离开。

    门外听不到一点声息,又过了五分钟,王子松了一大口气,只是脸上的红润还没有消退下去。

    “唐跃,你到底上天派来救我的,还是来欺负我的!”王子捏着粉拳,恶狠狠地说了句。

    回到学校的时候,正赶上下课铃响起,唐跃准备带米雪去超市采购食材,好好得饱餐一顿。

    谁知道,半路上唐跃接了个电话。

    是山羊打来的:“跃哥,高科区的凶虎来了,指名要请你吃顿饭。”

    凶虎?

    唐跃知道,凶虎这是无事儿不登三宝殿,找事儿的事儿。

    毕竟自己跟山羊把他的手下金二给弄死了!

    “什么地方?”

    唐跃说这话,意思就是答应出席了,山羊顿时松了口气:“天上人间。”

    “行,知道了。”唐跃刚挂下电话,米雪就气呼呼道,“又要撇下我泡妞去?”

    “怎么会,有你在身边,还有谁值得我泡呢?”唐跃嘿嘿一笑,“朋友请吃饭。”

    米雪撅起小嘴,不依不饶:“那我也去。”

    “那可不行,那些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万一看上你怎么办,我可是打算金屋藏娇的。”唐跃挪揄道。

    米雪听得小脸一红:“你要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就死定了!”

    “这应该是你姐的台词吧!”唐跃大笑起来,这妞太有意思了。

    “我我替我姐看着你不行啊!”米雪鼓着小脸,真是要多萌有多萌。

    接下来,米雪就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把米雪送回家,唐跃又叫了一份外卖,这才安心离去。

    刚来了天上人家酒店,就看见山羊带着一人迎了上来。

    那人相貌蛮横,满脸胡茬,但眼睛却异常深邃,像是藏了无数的阴谋。

    “兄弟,你让我好等啊。”那人见了唐跃,立马抱住了他的肩膀,亲的像是多年的知己好友。

    唐跃笑了笑,说道:“我刚放学,跟你们没法比的。”

    这人大概就是凶虎,一看就是老江湖,跟他一比,云哥和山羊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哈哈,兄弟你还真是学习社团两不误,走,里面请。”凶虎大笑了一阵,揽着唐跃就走了进去。

    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只有唐跃能感觉到凶虎的手上用了多大的力气。

    唐跃也不反抗,就这么任凭他对自己的胳膊肆虐,权当是按摩了。

    凶虎脸上闪过一丝讶异,旋即对唐跃的态度更亲了一分。

    天上人间里面异常奢华,唐跃这还是第一次来,也不掩饰自己那一副土包子做派,左看看右瞧瞧,周围还跟着一群大佬,真是要多另类有多另类。

    “这酒店我经营的还不错吧。”

    这天上人间是云哥留下来的产业,却被凶虎夺了去,凶虎说这话顿时把山羊恶心的不轻。

    唐跃笑着点点头,说道:“一看就是赚大钱的。”

    “哈哈,维持生计罢了。”凶虎开怀大笑,对着服务员一挥手,“上菜,上酒。”

    眨眼的功夫,满满一桌丰盛佳肴就上齐了。

    亲自为唐跃斟满一杯酒,凶虎端着酒杯,站起来道:“今天是我第一天跟跃哥喝酒,这杯我敬你。”

    “我就一学生,华裕区是山羊哥罩的,你该先敬山羊哥才对。”唐跃笑眯眯地说道。

    凶虎一愣,旋即皮笑肉不笑道:“也对,山羊哥,我敬你。”

    从唐跃来到这儿以后,山羊就像个陪酒的小弟,这会儿唐跃帮他把威势立起来,瞬间就压了凶虎一头。

    山羊笑着与凶虎碰杯,一饮而尽。

    “跃哥,这一次你应该让我好好敬你一杯了吧。”凶虎又重新满上一杯酒,笑容满面道。

    唐跃没有拒绝:“你干了,我随意。”

    “哈哈,跃哥真是太对我胃口了!”凶虎哈哈大笑,喝的滴酒不剩。

    说是随意,不过唐跃还是一杯见底。

    “跃哥年纪不大,酒量却很大啊。”凶虎笑着称赞道。

    说着,凶虎又举起一杯酒:“来,我再敬你一杯。”

    “虎哥来华裕区,就为了灌我?”唐跃喝完这杯,一副好笑的样子。

    凶虎大笑,拍了拍手,立即走进来一名美女,手里还拿着一个木箱子,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我听说华裕区出现了一个少年英雄,就连山羊哥都对这少年尊敬有加,这才想过来看看,今天一看,果然是个人物。”凶虎把木箱子打开,“听说跃哥喜欢玩玉,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木箱子里放着一尊玉质的仙鹤,踩在云朵上面,灵动十足,栩栩如生。

    唐跃一愣,自己什么时候喜欢玩玉了?

    突然,他想起来,自己曾经从中南大学的校长那里要来了一只玉兔子,看来这凶虎已经做了充足的调查。

    “虎哥送只鹤,是要我做闲云野鹤?”唐跃高深莫测地笑着,“要我少管你们之间的闲事?”

    本来山羊只以为凶虎是想拉拢唐跃,听唐跃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这凶虎是高科区的老大,又掌握了云哥的大半产业,才不会想拉拢唐跃,凶虎只想让唐跃收敛一些,不再插足他与山羊之间的争斗而已。

    真是个老狐狸!

    凶虎虚伪地笑起来,握着山羊的手:“我跟山羊哥情同手足,能有什么闲事?”

    “既然没闲事,那我更不能收这东西了。”唐跃没好气地说道,“拿人手软,我要收了它,以后虎哥在我上课的时间找我喝酒,我不去也得去了,我可不想逃课。”

    山羊听得汗颜,心里暗说,黑云哥,杀金二,你哪次不是逃课出来的?

    不过山羊的心里却有些小感动,唐跃拒绝了凶虎,也就说明,唐跃还是跟山羊一条船上的人。

    凶虎吃了个闭门羹,脸色变得很难看,冷声道:“先不说这些,咱们吃菜。”

    饭桌上的尴尬,一直持续到唐跃离开。

    不过,这就是唐跃想要的效果。

    “山羊哥,坐我的车?”出了饭店,唐跃意味深长地看了山羊一眼。

    山羊连忙钻进那辆小奥拓里,当他看到转速表的时候,震惊不已:“跃哥,你就是前段时间在地狱桥赢了王子的人?”

    “那么帅的人,不是我还能是谁?”唐跃翻个白眼道。

    “嘿嘿,我一猜就是跃哥。”山羊jian笑起来,自从跟唐跃熟络起来之后,山羊把唐跃的jian笑也学了三分。

    唐跃没有跟他展示百分百功力的jian笑,而是正色道:“觉得凶虎这人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