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十章 就一个人!

    “老奸巨猾,很危险!”山羊认真地思索一阵,才继续说道,“跃哥,今晚您是不是太不给凶虎面子?”

    “想问我为什么?”唐跃笑道。

    山羊点点头。

    尽管唐跃在天上人间的一言一行,让山羊很是暗爽,可他出了酒店就有些后怕,凶虎的势力远不是山羊能够比拟的。

    唐跃随口问道:“你觉得金二死后,凶虎会对付你,还是对付我?”

    “对付我。”山羊回答的很详细,“尽管他调查了跃哥你,但肯定是越查越懵,想不通为什么我会投靠毫无背景的你,所以他不敢轻易触碰你的底线。”

    唐跃笑笑,称赞道:“做了老大就是不一样,看问题很清晰嘛。”

    “嘿嘿,都是跃哥你教得好。”山羊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草,什么时候跟耗子学上溜须拍马了。”唐跃骂道,“对付你的话,你有信心吃下他吗?”

    山羊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苦笑道:“别说吃下他,我能活下来就不赖了。”

    “那剩下的还用我解释么?”唐跃说着,把车开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跃哥你难道是把凶虎的目标转移到你的身上?”山羊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不禁出了一丝冷汗。

    如果真的是这样,现在就很有可能从不知道的某个地方,冒出来一群杀手,想要杀掉唐跃!

    “怕了?”感觉到山羊的呼吸声逐渐混乱,唐跃嘲笑道。

    “有一点。”山羊没有隐瞒自己心中的紧张,“跃哥,我没有叫兄弟们准备,万一凶虎派人过来,我”

    山羊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嘎吱一声,唐跃突然踩了刹车。

    在前面不远处,站着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尽管他没有拿什么凶器,可浑身上下却仿佛萦绕着一层危险的气息。

    “来得挺快。”唐跃淡淡笑道。

    山羊心里徒然一紧,连忙说道:“跃哥,我们开车撞过去吧。”

    “敢一个人来,就不会怕这些。”唐跃轻声道,随即跳下了车。

    这男人天生就长了一副混社团的模样,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总让人忍不住去猜测他曾经历过怎样的战斗。

    “凶虎很信任你啊。”唐跃懒洋洋地问道。

    刀疤狰狞的一声冷笑:“你也很信任你自己,就带了一个山羊过来。”

    “他充其就是个陪聊,不是你的对手。”

    “你是说,你是我的对手了?”说着,刀疤脚下一蹬,急速冲刺了过来。

    唐跃眼睛一眯,高手!

    尽管跟廖叔没办法相比,但这个刀疤也绝对是个高手!

    拳头一攥,唐跃也冲了上去。

    毫无道理的碰撞。

    两人就是简单地对了一下拳头。

    可山羊却听见了骨裂的声音,饶是他杀过人,也不禁闭了一下眼睛。

    “你是谁!”刀疤扶着自己的右手手腕,脸上的冰冷再也不见,只剩下了浓浓的惊恐。

    唐跃嘿嘿一笑:“是你爹!”

    随即,唐跃身子一闪,比刚才的速度更快,他已经彻底动了杀气,如果不把刀疤的命留在这,便无法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刀疤再没有跟唐跃抗衡的信心,转身就跑,但他没跑出几步,就感觉喉咙被一股强力钳制住,下一刻,刀疤便再也无法动弹。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懂?”唐跃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一尊杀神。

    刀疤战战兢兢道:“这样你就放了我么?”

    “你只需要回答我就好!”唐跃指尖又增加了力道。

    “是是是!”刀疤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违抗,连忙点头。

    唐跃冷笑一声,问道:“就你一人来?”

    “就我一人!”

    “你是凶虎的人,还是他雇来的杀手?”

    “是杀手。”刀疤连忙跟凶虎撇清关系,甚至还说道,“我可以帮您杀了凶虎,保证万无一失!”

    “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不需要说其他的废话!”唐跃没好气道,“你是武者么?”

    唐跃一直很像了解武者这种神秘的人群,可每次他向廖叔问起时,廖叔总会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当唐跃看到刀疤那还算不错的身手时,就想到了这个话题。

    “什么是武者?”

    刀疤的反应,让唐跃很失望。

    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武者的身手了么?

    “你没机会知道了。”唐跃留下一句话,随即拧断了刀疤的脖子。

    等唐跃回到车里的时候,发现山羊正恐惧地看着自己,不由一笑:“吓着了?”

    “跃哥,你也太厉害了!”山羊一直都知道唐跃能打,但还不知道他竟然这么能打!

    一拳震断对方的手骨。

    关键对方还是个杀手!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唐跃随口说道,“刀疤的尸体,交给你处理了。”

    “嗯,放心,保证滴水不漏。”山羊连忙说道,这就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等山羊交代完之后,唐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说道:“还有件事,你手底下有没有能打的?”

    “有,但跟跃哥没法比。”山羊讪讪一笑。

    “不用跟我比,我要他们帮我训练一个人。”唐跃的眼前,仿佛又浮现起耗子抱起陈辉的一幕。

    山羊问道:“耗子?”

    “你很聪明,不要怕伤着他,尽情的练就行。”说罢,把耗子的电话给了山羊,唐跃踩动油门,迅速地消失在这条小巷子里。

    半小时后,凶虎接到了一个电话。

    “虎哥,刀疤联系不上了。”

    “什么意思?”凶虎眼神森然道。

    “我们猜测,刀疤可能是死了。”

    凶虎一愣,大发雷霆:“你不是跟我说,这杀手有接近武者的水平吗!”

    “真是真的,可是他真的联系不到了,而且唐跃还活着。”

    “滚!”凶虎怒吼一声,把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

    回到别墅,唐跃整个人都傻了。

    别墅的门锁竟然被换了。

    在大门上还贴了一张纸条:今晚罚你在外面过夜,米雪留。

    唐跃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米雪的声音:“里面木有人,不要再敲了。”

    靠,你唬谁呢!

    唐跃已经无力吐槽。

    正准备回车里凑合一晚上,唐跃突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沈纯手里提着一包东西,刚好经过唐跃的别墅。

    “唐跃,你站在家门外做什么呢?”沈纯的小脸红扑扑的,还有一丝丝细密的汗,诱人极了。

    “忘带钥匙。”唐跃嘿嘿一笑,“几天不见,你变得更漂亮了。”

    “油嘴滑舌。”沈纯羞涩的笑了笑,“去我家吧,我给你做饭吃。”

    “我看行。”唐跃咧嘴一笑,屁颠屁颠地跟上了沈纯。

    比起上一次来,沈纯的家里要整洁温馨了许多,多了很多家的味道。

    唐跃帮沈纯把那些食材都打理好之后,看着系好围裙的沈纯,一个劲的发笑:“还挺像贤妻良母的。”

    “我又没孩子,怎么会像良母。”沈纯低下头轻声道。

    唐跃神秘的笑笑:“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啊?”沈纯惊讶地抬起头,旋即又把头低下,声音更是细了几分,“我们是不是发展的有点快?”

    “我是说,送你只小狗养养。”唐跃大声笑了起来。

    没事逗逗纯妹子,真是其乐无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