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十三章 何苦互相伤害!

    尽管东方圣丢出个如此诱人的条件,但仍旧没有撼动唐跃的心。

    最终,唐跃只是答应了东方圣,会帮他医治一些比较棘手的病人,本来唐跃还打算商量一下提成的,但被东方圣残忍地轰出来了。

    “真是个抠门的老家伙。”唐跃埋怨了一句,随后钻进了车里。

    还没启动车子,手机突然响了,唐跃打开一看,是米雪发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米雪和沈冰宜两人并排站着,一个笑容如花,一个冷艳清高,才看了一眼,唐跃就可耻的硬了。

    照片下面还有米雪编辑好的一条短信:你的未婚妻在我手上,速速拿你的贞操来换!

    唐跃哈哈大笑,立即回了一条:我不相信那是冰宜,有种你把冰宜的裸照发来,她左胸上有一颗小痣。

    这颗小痣,是唐跃为沈冰宜医治大小胸的时候不小心发现的。

    过了大概一分钟,米雪的短信就回过来了。

    “唐跃,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沈冰宜的口吻。

    脑海顿时浮现起沈冰宜的死亡眼神,唐跃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把手机丢到一边,唐跃专心开车。

    只是很快,手机就响了起来,而且还是电话铃声。

    唐跃装作没听见。

    一直到第五个电话打来的时候,唐跃再也听不下去了,只好拿起手机,却发现是王子打来的电话。

    “靠,你作死啊,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刚一接通,王子的咆哮声顿时传了过来。

    “有事?”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唐跃满脸黑线,自己又没惹这妞,怎么她也吃了枪药一样的火爆?

    “打的真不是时候,老子这一炮正打的起劲呢,差点没给你整阳痿!”唐跃佯装生气道。

    “本小姐才不信,肯定是你对着岛国动作片用手撸呢!”自从认识了苍老师和加藤鹰,王子在这方面的知识长进了不少。

    唐跃嘿嘿一笑:“说对一半,我是对着你的照片撸的。”

    王子顿时崩溃了。

    “真没事?那我挂了,别耽误我**。”

    “我哥要请你吃饭!”

    唐跃毫不犹豫地拒绝:“没空,那家伙之前还看不上我呢,现在又要请我吃饭,准没好事儿!”

    “他说想跟准妹夫重新认识一下。”王子的声音突然小了一分。

    唐跃哪里听不出王子的羞涩,嘿嘿一笑:“准妹夫?这么说你哥答应咱俩同居的事了?”

    “呸,谁要跟你同居,就在天上人间摆的酒席,你爱来不来!”

    嘟的一声,王子就挂断了电话。

    唐跃摸摸鼻子,天上人间?还真是会挑地方!

    猛地转动方向盘,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唐跃驱车驶向了天上人间。

    比起上次来这,天上人间门口的车要少的多了。

    大概是山羊趁着凶虎不敢轻举妄动的这段时间,大肆抢夺天上人间的生意吧?

    唐跃在心里给山羊比了个赞,随后走了进去。

    刚进了大厅,就看见沙发上的王子,唐跃笑着调侃道:“你家迫不及待要把你嫁给我了?”

    “猪才想嫁给你呢!”王子怒骂道。

    “猪,你好。”唐跃笑的更加没心没肺。

    王子彻底被他的无耻打败了,叹了口气道:“我哥这次来,是来跟你提条件的。”

    “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他要你把玉蜂露的配方出让给他。”

    唐跃两只眼睛立即瞪的老大:“草,他怎么不要整个冰宜集团?”

    “如果你能给,他也不会拒绝。”

    “”

    王子有些郁闷地低下头:“其实我就知道,用你做挡箭牌,撑不了多久的。”

    “如果你不嫁我,你家要你嫁给谁?”

    “京城李家。”

    “李家而已,我还以为爱新觉罗家呢。”唐跃不屑地笑笑。

    王子鄙视了唐跃一眼之后说道:“李家随便一个人物,就至少拥有一家冰宜集团这样的公司。”

    这次轮到唐跃崩溃了。

    “草,照你这么说,我不就没戏了?”

    正说着,唐跃突然听见王子哥哥的声音:“别这么说,只要你把玉蜂露出让给我,我们还是会把王子嫁给你的。”

    听了这话,王子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润,微微地低下了头。

    下一刻王子却说道:“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我哥太过分了。”

    这一切唐跃都看在眼里,他当然不会把王子一个人留在这,而是微笑地看着王子哥哥:“吊丝何苦为难吊丝呢?”

    扑哧。

    饶是王子心情不好,也禁不住小声笑了出来。

    王子哥哥脸色瞬间就绿了:“你骂谁是吊丝?”

    “谁接话就骂谁呗。”唐跃翻了个白眼说道。

    “哼哼,我原本还想好好跟你做一笔交易,现在看来是没可能了!”王子哥哥冷笑一声,拍了拍手,顿时从四面八方走出来几个大汉,“不教训教训你,实在是丢我王义的人。”

    王子有些生气地说道:“哥,你怎么能这样!”

    “我怎么样,不用你来管!”王义瞪了王子一眼,嗤声道,“先收拾他,我再说你的事情!”

    “经理,他们在这闹事,难道你不管么?”毕竟是凶虎的地盘,唐跃不想出手,他要在凶虎的心里留下最神秘的印象。

    那大堂经理正在对账,头抬也不抬道:“王义大少是这的常客了,你说他闹事,谁信呢?”

    “怂包,你以为他们会帮你么!”王义猖狂大笑,拍了拍就近一个大汉的腹肌,“他一拳头,能把你的头打爆!”

    唐跃懒得理他,而是继续对大堂经理说道:“如果是凶虎的话,你说他会信么?”

    “虎哥的名字也是你”大堂经理也来了脾气,抄起账本就要打唐跃,只是下一刻,他险些没有吓尿,“跃哥,怎么是您?”

    “这么有磁性的声音,不是我还能是谁!”唐跃没好气道,“这家伙跟我装逼,你说怎么办?”

    大堂经理二话不说,直接打了一个电话。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大厅里又出现了十几个大汉,个个都魁梧不凡,为首的一个大汉,肌肉都赶得上史泰龙了。

    唐跃拍了拍这个大汉的腹肌:“王义,你说他一拳头,能把你的蛋打爆吗?”

    王义早就被眼前的情形吓懵了,听了这句话,莫名感觉到一阵蛋疼,苦笑道:“咱们都是斯文人,何必要打打杀杀的呢?”

    “那玉蜂露的事情?”唐跃意味深长道。

    “玉蜂露是什么,我可没有听说过。”王义连忙说道,“跃哥,我还有事,先走了。”

    “把钱结了,正好我还没吃饭呢。”唐跃呵呵一笑。

    王义陪笑点头,只是那笑容,充其量就是脸皮的抽搐而已。

    付了钱之后,王义快步走出大厅,但在经过王子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她一眼。

    “都散了都散了!”唐跃大声吆喝起来,一点做老大的气势都没有。

    当然,唐跃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老大。

    走到目瞪口呆的王子身边,唐跃挪揄道:“是不是被我逼人的帅气给惊艳到了?”

    “你不帅气,你就是个逼人!”王子鄙夷地笑了笑,“你到底有什么背景,那个大堂经理怎么这么怕你?”

    “他们老大是我兄弟。”唐跃轻描淡写道。

    王子“切”了一声,说道:“谁信,就你这熊样,怎么也不是混社团的!”

    “不管混什么,我又把你救了,这才是正经事。”唐跃坏笑起来,“说吧,打算怎么感谢我?”

    王子莞尔一笑:“这不是请你吃饭了嘛。”

    “你妹,这顿饭是你哥掏的钱。”

    “我哥的钱就是我家的钱,我家的钱就是我的钱。”

    “靠,这会儿跟你哥又亲近上了?”唐跃一脸郁闷。

    王子学着唐跃之前的语气,轻佻地说了句:“吊丝何苦为难吊丝呢,你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