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十六章 扫地出门!

    唐跃眼睛大亮,忍不住说了句:“乳此甚好啊!”

    这其中的暧昧与情se,米雪又怎么听不出来,顿时之间,米雪的脸蛋浮上了一层火烧云。

    “唐跃,你有没有缩胸的药膏啊?”米雪突然问道。

    缩胸?

    唐跃皱住眉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小雪,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你的胸很完美,不需要做任何的变化。”

    36D绝对是宅男心中最美妙的数字,唐跃认为,这种审美感至少要主宰几百年。

    “很沉的。”米雪低下头,细声细气地说道。

    唐跃笑了,伸手托住了米雪胸前两座圣峰:“我倒是有方法,能够令它们更加挺翘一点,那样也许能减轻你的负担。”

    “什么方法?”米雪连忙抬头,却没有注意唐跃的手指在胸前慢慢划着圈。

    “就是我的手指。”唐跃说的大义凛然,“我每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为你按摩,一个月后,就会有效果的。”

    米雪的小脸顿时红了,瞪了唐跃一眼,说道:“你调戏我?哼,信不信我把我姐叫过来!”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你理你。”唐跃邪恶地笑了,用了这句经典台词。

    “姐!唐跃欺负我!”米雪很配合地大叫起来,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笑意。

    尽管唐跃有些色色的,但米雪已经习惯并且喜欢上了与他说笑打闹。

    就在唐跃准备像个猛兽一样扑过去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沈冰宜的声音:“唐跃,你在干嘛!”

    开,开什么玩笑?

    曹操也没有你这么快的好不?

    米雪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凌乱的衣服整理好,面色惨白地道:“要死了,我姐真的回来了!”

    “一定要淡定,咱们又不是偷情…不过真挺像偷情的。”唐跃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看了自己下面还昂首挺胸的小伙伴,怒骂道,“反应迟钝啊你,生怕冰宜看不见你是吧?”

    扑哧一声,米雪被他给逗笑了。

    胡乱地穿上裤子,唐跃走出卧室,正好沈冰宜也已经赶到了二楼,正怒气冲冲地瞪着他。

    “你跟米雪在干嘛!”沈冰宜寒声问道。

    唐跃很无辜地看着她:“没,我真没干。”

    “……”沈冰宜的脸色瞬间黑了。

    “姐,你回来了啊?”这时候,米雪也从唐跃的卧室里走了出来,尽管面带笑容,但沈冰宜何等的观察力,一眼就看出了米雪神色之间的慌张。

    眉头紧紧的蹙起,那一束凌厉的目光,就如同刀锋一样的锐利。

    米雪赶紧低下了头,小声道:“我困了,先睡觉去了。”

    说完,米雪就溜回了自己的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冰宜,公司不用忙了啊?”独自面对沈冰宜,唐跃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干脆把话题扯开。

    “你有没有把小雪怎么样?”

    唐跃无辜的说道:“当然没有,凭你对我的了解,我是那样的人吗?”

    “是。”

    “…”

    气氛变得有些干,唐跃的注意力也不全在解释这件事上面。

    他的瞳孔微微缩起,紧盯着走廊里打开的窗户。

    窗外是浓浓的夜色,漆黑一片,但唐跃能感觉到,在那夜色之中,有一双凌厉的眼睛,正盯着这个方向。

    是偷窥狂,还是某种威胁?

    发现唐跃有些走神,沈冰宜瞪了他一眼,突然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爱,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唐跃本能地说道,却发现沈冰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谁要问你爱谁!我是要问你,小雪身边有多少危险因素?”

    唐跃一愣,心里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敢情沈冰宜更关心米雪的安全问题,至于她的贞操,并不是那么重要。

    等等,自己又没有夺走米雪的贞操,干嘛要这么紧张。

    自信的笑笑,唐跃一脸的得瑟范儿:“有我在小雪身边,谁能威胁到她呢?”

    “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沈冰宜点了点头,淡淡道。

    “呃…这气氛怎么这么像审犯人?”唐跃苦笑着摸摸鼻子,刚刚转身,又听见沈冰宜淡漠的声音,“我的意思是,你搬出这栋别墅,另找别处。”

    “啥?”

    这一下,唐跃彻底愣住了。

    但沈冰宜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唐跃这才明白,自己是真的被扫地出门了。

    还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啊。

    苦涩的笑容,突然就浮现在唐跃的嘴角。

    沈冰宜的心莫名漏了一拍,她突然有些小小的后悔,自己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我这算是净身出户吗?”唐跃突然没心没肺地笑道。

    “你仍然享受玉蜂露的分红,怎么能说是净身出户。”或许是心里那点小后悔,沈冰宜也配合地开了句玩笑。

    但下一刻,她就反应过来了:“我跟你又没结婚,哪来的净身出户!”

    唐跃哈哈大笑,打了个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

    他并非是不想解释,而是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从卧室的窗户飞身而下,唐跃绕着别墅迅速寻找起来,却没有发现那名偷窥者的身影。

    “跑了?”唐跃微皱眉头。

    突然,他看到米雪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窗帘拂动间,似乎有一个身影站在米雪的床边。

    唐跃立即冲了过去。

    床边,一个小个子男人正盯着米雪恬静的睡容,口中念念有词:“这么水灵的姑娘,竟然有人开价做掉,真是可惜了,不如让我尝尝鲜再下手。”

    “做个杀手还这么多废话,你真是入错行了!”唐跃的声音出现在空气中。

    小个子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一柄闪烁着阴冷光芒的匕首出现在手中:“你是谁!”

    “要我是你的话,早就提枪上阵了!”唐跃懒洋洋地说道,目光转移到米雪的身上。

    呼吸均匀,面色红润。

    看上去并没有受伤或者中毒的迹象。

    唐跃微微松了口气。

    “原来,你也是色道中人啊?”小个子愣了一会儿,收起匕首,一脸猥琐的笑道。

    色道?

    听到这个名词,唐跃差点没有喷出来。

    “让你见笑了,我也是好这一口。”唐跃硬憋着笑,装出一副猥琐的样子。

    小个子嘿嘿笑道:“这又没什么好丢人的,只是不知道兄弟怎么称呼啊?”

    “你先来的,你先说。”

    “好。”唐跃将这幅色相表演的入木三分,瞬间就得到了小个子的信任,“我的真名估计你不知道,兄弟们都叫我东yin,听说过吗?”

    唐跃几乎是脱口而出:“东yin西贱南偷北色?”

    “兄弟好眼力!”小个子伸出大拇指,由衷赞道,“可惜我那三个兄弟在执行别的任务,是来不了了。”

    要不是有心耍耍这个小个子,唐跃真想一个白眼翻过去。

    这四大yin虫的名号,根本就是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好不好,你要不要抄的这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