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十八章 除非是你给我暖床!

    打开米雪的电脑,唐跃进入了东yin口中的杀手之乡论坛。

    琳琅满目的任务列在眼前,让人目不暇接。

    在普通悬赏任务那一栏里,唐跃找到了击杀米雪这个任务,然后他试图去高级悬赏任务里看一看,可惜东yin的账号没有这么高的权限。

    “看你这垃圾账号,只能浏览最低级的任务。”唐跃没好气地退出了论坛。

    东yin低着头,只有任他讥讽的份。

    “怎么成为这论坛的用户?”唐跃突然问道。

    “你得先拿到武者的等级证明。”东yin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烫金纸片,“就是这种东西。”

    “去哪弄?”

    “建议你去米国,因为华夏的武者鉴定机构控制在军方手里,从他们手里拿到了证明,几乎只能参军了。”东yin苦笑道。

    唐跃和米雪却是相视一笑。

    军方?

    米雪可是一朵军花,还有比她更熟悉军方的吗?

    “行了,你可以滚了。”唐跃指了指窗户,示意东yin离开,“不过你要帮我件事,调查那名雇主的身份。”

    “兄弟,你真的放我一马?”东yin一脸不信,在他看来,唐跃的做法没有任何逻辑,他怎么相信自己会安心的调查雇主身份呢?

    唐跃一握拳头:“怎么着,挨揍还上瘾了?”

    “呃,没有,这就滚。”东yin贱笑了好几声,这才退到了窗户边,一跃而下,消失在夜色中。

    见东yin真的走了,米雪这才拍了拍胸脯,轻声道:“刚才吓死我了,还好你赢了,要不然我就完了。”

    “敢情刚才你是装的,这演技,都可以拿奥斯卡影后了!”唐跃一愣,随后挪揄道。

    “那是。”米雪骄傲的笑了,随后又认真的看着唐跃,“你真的打算弄一张武者的等级证明?这不是你性格啊。”

    唐跃禁不住笑了:“那你说依我的性格,应该怎么做?”

    “装成不知道武者是神马的样子,继续扮猪吃老虎啊。”米雪眨巴着好看的眸子说道。

    这倒是把唐跃给震惊到了,说道:“小雪,你真是我脑袋里的精虫,这么懂我。”

    “你说的太恶心了!那叫肚子里的蛔虫,呸呸呸,这也很恶心!”米雪那巴掌大的小脸皱在一起,那叫一个可爱娇媚。

    唐跃哈哈大笑。

    米雪突然认真的看着唐跃:“你真的要在这个论坛上注册讯息?”

    “当然了,不然要怎么打入敌人内部。”唐跃眨眨眼睛,笑道,“找到杀手背后的雇主,才能从根源上解决你身边的安全隐患。”

    米雪嗯了一声,低着头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行了,你快点睡吧。”唐跃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就准备离开。

    “要不你陪我睡吧?”米雪突然抬起头,神色间有些绯红,“我有点害怕。”

    唐跃顿时汗颜,随后露出个轻松的笑容:“我的听力很好,只要有点动静,我就第一时间赶过来。”

    “那…好吧。”

    刚刚打开米雪的房门,一张冷艳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唐跃愣住了。

    半天,才苦笑说道:“冰宜,把你也吵醒了。”

    “唐跃,你太过分了!”沈冰宜的眼睛里尽是怒火,“最后一晚,你还跑来欺负小雪。”

    “呃,如果我说刚刚有名杀手,你信吗?”唐跃哭笑不得道。

    早知如此,干嘛要放了东yin呢?

    沈冰宜不为所动,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姐,什么最后一晚啊,唐跃要走?”米雪突然问道。

    “迟早也是要告诉你的,我让唐跃明早搬出别墅。”

    米雪顿时就急了,从被窝里跳了出来,只穿了件黑纱睡衣的身体也露在空气中,只听她说道:“姐,你怎么能赶他走呢,他又没有做什么错事。”

    “小雪,有很多事你不懂。”沈冰宜也没想到米雪的反应这么激烈,连忙劝道。

    “我怎么不懂啊。”米雪撅起小嘴,伸手指着还没来得及关上的窗户,“刚才真的有杀手进来,要不是唐跃救我,姐你就见不到我了。”

    沈冰宜皱着眉头,左右衡量米雪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米雪目光迥然,没有半点紧张。

    难道小雪说的是真的?

    “那名杀手呢,怎么处理的?”为了米雪的安全着想,沈冰宜还是选择了相信,看向唐跃问道。

    “放了。”唐跃耸耸肩膀,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沈冰宜的怒火却是更盛:“这么危险的人物,你怎么可以放掉他!而且,你觉得他会乖乖听你的吩咐,去帮你调查雇主的身份吗?”

    “我这么帅,他没理由不帮我吧?”唐跃自信地拨了拨头发,笑道。

    “你!”沈冰宜简直有了杀了他的冲动。

    “呃,开个玩笑嘛。”见这妞真的动怒,唐跃连忙解释道,“我在打他的时候指缝里夹了根银针,三天之内,他会疼痛难忍,到时候他只能来找我医治,难道我还怕他不听我的吗?”

    这一招,唐跃对山羊也用过,只不过东yin是武者,唐跃的夏炎纯阳针没办法即可见效,需要等三日的时间。

    米雪立即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唐跃:“你竟然用暗器。”

    “这又不是比武,没规定不让用啊。”唐跃无辜的看了米雪一眼,却隐约看见半透明的睡衣里那诱人心魄的胴体,鼻子一热,血液流了下来。

    米雪吓得尖叫:“唐跃,你…你受伤了!”

    刚经历过一场打斗,米雪自然不会把流鼻血联想到她自己的身上。

    “还说我呢,你不也用暗器吗?快钻被窝里去,穿这么少想勾引我犯罪啊!”唐跃一边止血,一边挥着手说道。

    米雪顿时面红耳赤,拿被子紧紧捂住了身体。

    唐跃也纳闷了,自己难不成是跟米雪犯冲,三次流鼻血都是因为她!

    “唐跃,你跟我出来!”撂下一句,沈冰宜便走出了卧室。

    “得,又要受她审判了。”唐跃苦笑,也只得跟了上去。

    沈冰宜抿着嘴,保持着这个动作很长时间,才说出第一句话:“我可以让你继续住在别墅。”

    早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唐跃反倒是矫情起来:“先前我在网上看了一句话,觉得挺喜欢,是这么说的,你之前叫我滚,我滚了,现在又叫我回来,对不起,我滚远了。”

    说出这么文艺的一句话,唐跃觉得自己简直是帅呆了。

    沈冰宜目露寒光。

    你知不知道还有另外一句话,叫贱人就是矫情!

    但沈冰宜也知道,对唐跃这种身手强悍的怪胎玩强硬,根本就是自讨苦吃。

    “你要什么条件?”沈冰宜冷冷地说道。

    “唔,除非是你给我暖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