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六十九章 我鞭长莫及!

    沈冰宜沉默了很久。

    就在唐跃准备用开玩笑三个字圆过去的时候,沈冰宜突然说话了:“行!”

    唐跃连忙在胳膊上掐了一把,奇怪道:“没做梦啊,你怎么就答应了?”

    沈冰宜懒得跟他插科打诨,用谈判的语气说道:“我答应你这个条件,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说看。”能让这位绝世大美女给自己暖床,唐跃自然是义不容辞的点头,“是亲我一口,还是抱我一下?”

    “你一定要这么无耻吗?”沈冰宜简直被他打败了,没好气道,“我要你答应我,不许跟小雪发生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

    “你自己心里明白!”沈冰宜用出死亡眼神。

    唐跃讪讪笑了起来:“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推倒小姨子向来不是我的风格。”

    “她推倒你也不行!”

    “冰宜,你看你也明白,一直都是小雪觊觎我的美貌,你干嘛总怪罪到我的头上?”唐跃说的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米雪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米雪的声音:“谁觊觎你的美貌,你个大混蛋!”

    “糟了,被这妞听见了,以后她会不会为了面子,不推倒本小爷了吧?”

    唐跃嘴里嘟囔着,心里各种YY。

    扑哧。

    沈冰宜是又气恼又好笑,对唐跃这个活宝是彻底的没招了。

    “以后,你给我注意点!”收起笑容,沈冰宜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要不然,我让你做不成小雪的姐夫!”

    唐跃一愣,顿时嬉皮笑脸道:“得嘞,媳妇!”

    “别乱说话!”

    “话说,你是不是该给我暖床去了?”

    沈冰宜哼了一声,走进唐跃的卧室,却是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啊咧,这是闹哪样啊?”唐跃一脸诧异道。

    “你不是要我给你暖床,等我把被子捂热了,就完成任务了。”沈冰宜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妞反应也太快了!

    唐跃的脸上堆满苦笑:“冰宜,你怎么这么实在,我说的暖床是两个人的活动,你这是一个人的活动啊。”

    “谁叫你不说清楚。”

    几分钟后,沈冰宜打开门走了出来,脸上还挂着明显的笑意:“给你把被子捂热了,去睡觉吧。”

    “大夏天的,我要热乎乎的被子有毛用?”唐跃很想翻个白眼,可惜他不敢。

    好容易让沈冰宜对他有了点笑容,他哪会再去招惹这尊女神?

    当然,就算沈冰宜真的给唐跃“暖床”,受焚阳毒的摧残,唐跃也不能有啥作为。

    又跟沈冰宜闲聊了几句,唐跃这才回了卧室。

    钻进那一床夏凉被的时候,唐跃眼睛顿时一亮,他没想到沈冰宜还真的给自己暖床了。

    这被子里,充满了淡淡的香味。

    几分钟的功夫,唐跃就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踏实。

    次日清晨,唐跃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小子,明天就是中医研讨会了,今儿下午咱们就动身出发了。”手机里传来了东方圣的声音,听上去心情很是不错。

    唐跃蔫蔫地说道:“下午我有约会啊。”

    “约会还能比中医研讨会重要吗!”东方圣的口吻立即严肃起来。

    “哈哈,教授别生气,我逗你呢。”联想到东方圣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唐跃不禁打了个哈哈,“那下午我去接你。”

    “就这么办,我在学校等你。”

    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多钟,唐跃睡意全无,干脆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

    正玩的高兴,突然打进来一通电话,直接让唐跃控制的人物进入死亡,只不过唐跃却没有半点生气,反而是眉开眼笑的。

    他接通电话,笑道:“想我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了一个字:“嗯!”

    “想我哪了?”唐跃几乎能猜到电话那头沈纯的娇羞模样,眼睛里充满了笑意,“是想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味道?”

    这一次,沈纯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无论是回答哪个,她都觉得这有点猥琐。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嘛,我同事都在旁边呢。”几分钟后,沈纯才不好意思地告诫了一声。

    “没问题,我正经起来,连我自己都怕呢。”唐跃挪逾道。

    噗嗤。

    沈纯顿时乐了,说道:“就你?我才不信呢!”

    “嘿嘿,对了沈纯,你把手机调成扬声器模式。”唐跃突然说道。

    “啊,你要干嘛?”话是这样说,但沈纯还是乖乖地照做了。

    下一刻,唐跃便清了清嗓子,说道:“沈纯的同事们你们好,我是她未过门的老公,虽然她还没娶我,不过我认为我也可以行使老公的一些权利,我必须要跟你们声明一下,你们绝对不能欺负沈纯,否则我会生气的!”

    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一阵嬉笑声:“你生气了会怎么样啊?”

    “我生气了就哭给你们看呗,还能怎么样?”唐跃很光棍的说道。

    这一下没人搭话了,因为大家都笑成了一团。

    沈纯连忙关闭了扬声器,郁闷的语气说道:“唐跃,你太讨厌了!”

    虽是埋怨,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唐跃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我一直在想哪种表白方式浪漫一点,刚刚才想到了这个,有被电到吗?”

    “才没有!”沈纯哼了一声,突然又追问道,“你还准备了其他的表白方式吗?”

    “当然,我绞尽胃酸,想那些表白方式都想的瘦了。”唐跃佯装很委屈地说道。

    “你个吃货!”沈纯笑道,“那你说说,你一开始打算怎么表白啊?”

    “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读诗了,我给你朗读一下。”唐跃自以为很文艺的说道,“最遥远的距离”

    还没读完,就被沈纯打断:“这是泰戈尔的,不过都被用俗了。”

    唐跃神秘地笑了笑:“我的可不俗,你接着听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在天上,而我在地下,我鞭长莫及。”

    一瞬间,这诗句的韵味便被唐跃糟蹋的三观尽碎。

    沈纯愣了一下,随即啊了一声,说道:“你讨厌!”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唐跃顿时露出苦笑,自言自语:“还没把你吟湿,咋给挂了?”

    接着一阵坏笑,唐跃翻身下床,开始了这一天的生活。

    跟米雪不同,沈纯带给唐跃的快乐就如同是沈纯的名字一样,是最单纯最普通的,这种快乐一直持续了一天,都没有停止。

    枯燥乏味的大学课程结束,唐跃陪着米雪在校门外等候秦伯。

    “死唐跃,你去参加中医研讨会为什么就不能带上我?”自从唐跃说了参加研讨会的事情,米雪就这个话题,叨叨了一整天,“是不是我姐不让你住在别墅里,所以你才找这个理由蒙我呢?”

    “你要不要这么有想象力啊?”唐跃解释了不下百遍,嘴皮子都快磨破了,“我那么帅,你姐舍不得我的,我真的是去开会,这几天你就待在军区吧,那里最安全了。”

    米雪撅起嘴巴,不满道:“哼,你这是消极怠工,我要告诉姥爷,让他取消你跟姐姐的婚约。”

    “然后你好见缝插针,高攀上我这棵大树?”唐跃的眼睛里透着坏笑。

    “高攀你妹!”米雪气的张牙舞爪,立即扑到了唐跃的身上,跟他闹在一起。

    嘎吱一声。

    一辆路虎停在边上,秦伯把车窗降下来,眼神讶异的看着亲密接触着的唐跃和米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