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七十章 你就要中风了你造吗?

    “咳咳!”

    由于米雪跟唐跃闹起来百无禁忌,秦伯终于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两声。

    米雪吓了一大跳,立即像做错事的孩子,后退了一步,好跟唐跃保持距离。

    “唐跃,恭喜你啊,这么年轻就能参加全市的中医研讨会。”秦伯这才走下车来,好似什么都没看到,满脸笑容的说道。

    唐跃却是一副郁闷的样子:“我对这种会议没啥兴趣,还不如跟小雪在家嗯啊你踩我干嘛啊小雪!”

    “我踩你一脚,你嗯嗯啊啊个屁啊!”米雪说话时,小脸红扑扑的,气愤的不行。

    你这么猖狂,就不怕秦伯看出来我跟你有一腿啊?

    啊呸,我才不会跟你有一腿呢!

    唐跃当然不知道米雪这小脑袋瓜里在想这种事情,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我怎么表达我很痛,你也要管吗?”

    “哼,我才不要管你,我又不是你的谁谁谁!”米雪大声说道,眼神却是闪闪烁烁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这一切秦伯都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拿出了一张卡片,递到唐跃面前:“这是你托我办的东西,给你弄好了。”

    “哈,多谢了。”唐跃看了一眼,眼睛顿时一亮。

    唐跃,黄级武者,中南市军区。

    这是上午唐跃才托付秦伯办的武者鉴证,谁知下午就办好了!

    有了它,唐跃就走出了调查杀手之乡的第一步。

    之所以办理成黄级武者,而不是他对应的玄级,主要是因为唐跃不想太过高调,那会招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正如米雪说的那样,唐跃喜欢扮猪吃虎,不止因为这样容易吃掉猛虎,更是因为这样能分散其他猛虎的注意力。

    “唐跃,你肯主动调查威胁到雪小姐的源头,沈将军很高兴,但也不希望你顾此失彼,而忽略了保护雪小姐的安全。”秦伯突然收起笑容,正色地说了句。

    唐跃点点头,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一天,小雪就能多欣赏一天我的容颜。”

    “靠,我受不了你了,秦伯,快带我走吧。”米雪露出嫌恶的表情,拉着秦伯就钻进了车里。

    只不过,到了车里之后,秦伯却是问道:“雪小姐,你跟唐跃他”

    “我们什么都没有!”

    米雪的反应很快,只不过,这个反应很慌张,给出的回答在秦伯那也是另一种翻译。

    此地无银三百两。

    秦伯笑了笑,没有说话,发动车子离开了。

    把武者鉴证收好,唐跃就去找东方圣了。

    比起唐跃对中医研讨会的无所谓,东方圣显然是另一番态度,唐跃到这儿的时候,东方圣刚刚准备好。

    他穿了一身月牙白的唐装,看上去鹤发童颜,很有精神。

    “穿这么帅,你去约会啊教授?”唐跃忍不住打趣道。

    “说什么呢你!”东方圣一瞪眼,下一刻却是露出了笑容,“这么大的盛会,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出席呢?”

    随即,他就发现唐跃同学不过就穿了一身短袖短裤,至于脚上,一双凉拖。

    再吊丝不过的打扮。

    “你是这次研讨会的主角,怎么能穿这些东西呢!”东方圣气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呃,我怎么就是主角了?”唐跃一脸的惊恐,“教授,你该不会让那些老中医研究我吧?”

    东方圣给他气乐了,翻了一个白眼道:“你又不是小白鼠,研究你干嘛,但这是一次中医盛会,你要穿的体面一点,这是对其他医生的尊重。”

    “尊在于心。”唐跃说的理直气壮,“他们觉得我不够尊重,就是他们太小人了!”

    “那你穿这一身去参加婚礼试试,看你的新娘子会不会逃婚?”东方圣一番话说的唐跃立即愣住了。

    这老头,貌似战斗力比以前强悍了啊!

    “你那套歪理邪说对我没用,走,我带你买西装礼服去!”

    唐跃拗不过他,只得开着车先去了一趟商场,在所有营业员怪异的注视下,让东方圣这一个老者给他挑了一身礼服。

    “嗯,这才像样嘛。”

    “教授,你这是以貌取人,难道我穿凉拖就没有魅力了?”唐跃腹诽了一句,随即端详着试衣镜,“不过,这样是挺帅的,先说好啊,你掏钱!”

    “”

    把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好之后,唐跃才驱车去了中医研讨会的地址,中南市市郊的一处大型会所。

    对于一场医学盛会开在会所里面,唐跃表示很费解,这不是公司年会的配置么?

    那在研讨会上,会不会有一群患者出来,对着这群医生唱《感恩的心》?

    想到这幅画面,唐跃就一身的鸡皮疙瘩。

    刚刚下车,立即就有几个男士迎接上来。

    “有失远迎。”开口的是个模样俊俏的男士,神色间带着一股傲气,“原来是市医院的东方教授,您一路上辛苦了。”

    “辛苦的是你们啊,组织这一场盛会,要花费不少吧。”东方圣客气的回应道。

    紧跟着。东方圣便对唐跃介绍道:“这是研讨会的协办方——妙手堂的王玄,他可是饱负盛名啊,不但接手了妙手堂,还是神州中医会最年轻的会员。”

    王玄笑了笑,心里对唐跃却是充满好奇,他还以为这少年不过是东方圣的跟班,没想到东方圣特意跟这少年介绍自己,这分明是要推介这少年的意思啊!

    这些道理,唐跃这个人精又何尝不懂,主动伸出手道:“你好,唐跃。”

    不重不淡,点到为止。

    神州上还在流传的中医几大流派,唐跃听老头子说过一些,对这个妙手堂是半点印象没有,自然提不起什么兴趣。

    但这对于王玄来说,却无异于是轻视!

    “原来你就是市医院突然冒出来的小神医啊,不过我记得,你好像还只是一名中南大学的学生吧!”语气里充满了不屑,王玄一说完,身后几个人都发出了轻微的笑声,“东方教授,你带他来是有点浪费这个名额了。”

    东方圣皱了皱眉,但没有帮唐跃说话,他是要看看,唐跃打算怎么处理这种挑衅一般的问候。

    因为这场中医研讨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就是一场业内的斗医大会,唐跃迟早是要与别人进行这种强强对话的。

    “没错,我也以为这是学生之间的会议,没想到跟我一起参加的是你这种成名医生。”唐跃礼貌的说道,但言语间却有着浓浓的讥讽之意。

    你这么有名,却跟我一个学生同等地位,不知是我太牛逼,还是你下限太低呢?

    王玄的眉头,立即就锁紧了!

    跟随在他身后的几个医生,顿时都急了,议论纷纷道:“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能跟王教授一起参加研讨会,是你的荣幸,明白吗!”

    “啊,你是教授?”唐跃故作惊讶道。

    王玄骄傲的挺了挺胸。

    “我以为教授都是这样的。”唐跃指了指东方圣,随后又把目光聚拢在王玄的身上,“敢情还有你这样的,对了,你的教是哪个教?”

    王玄愣了一下。

    随后,他才反应过来,唐跃是在说他是一名叫兽,胸无点墨却四处乱叫的那种叫兽。

    愤怒的瞪大眼睛,王玄指着唐跃的鼻子,骂道:“你这个没有教养的家伙,竟敢质疑我的职称!我倒是要看看,你凭什么参加这么高水平的中医研讨会,就凭你在学校里学的那点中医理论基础?”

    王玄口中的中医理论基础,是大学中医系的主要课程。

    “抱歉,你说的我没学过,我是金融系的。”唐跃耸耸肩,理所当然道。

    王玄怔住了。

    接着爆发一阵大笑。

    “难道你来这给我们讲经济?”王玄的眼泪都快笑出来了,两只手搭在唐跃的肩膀上,“你是不是讲经济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肯定是来逗比的。”

    唐跃抓住他的手腕,轻轻放了下去:“是啊,我来逗你的。”

    王玄顿时就不笑了,眼神异常的阴冷。

    他说唐跃是来逗比的,那依唐跃的意思,自己不就是那个比?

    “有种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揍你!”王玄怒视着唐跃说道。

    “揍我之前,先顾好自己的肾吧!”唐跃看似随意道,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震惊,“寸脉过寸,是为阳虚,你啊,就要中风了你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