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七十一章 回天门!

    第七十一章回天门!

    一句话,立即就气的王玄七窍生烟,再也按捺不住,张牙舞爪地冲了上来。

    唐跃随意地挪了一步,只听扑通一声,王玄摔了个狗啃泥。

    “脚下无根,说明肾气不足。”唐跃懒洋洋地说道,“这些道理你应该明白的吧?”

    这些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割在王玄的脸上,火辣辣的生疼。

    王玄承认自己有些肾阳虚,但这跟中风有什么关系!

    “你竟敢咒我!”王玄的眼睛直欲喷火,深吸了几口气,阴冷的目光看向东方圣,“东方教授,这是你带来的人,他满嘴放炮,你怎么处置!”

    东方圣露出苦笑,唐跃有多大本事他是知道的,可王玄也是中医界的后起之秀,得罪了总归不好,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圆场。

    突然,唐跃开口说道:“教授,你不用为难,我本来就是来打酱油的,大不了这酱油我不打了!”

    唐跃明白东方圣的苦处,懒得跟王玄继续计较,而且他对这个中医研讨会的兴趣也彻底降到了冰点。

    “这是你说走就能走的地方吗!”王玄却是一脸得理不饶人的样子,恶狠狠道,“研讨会上,会有各个中医切磋技艺,我本不想欺负你,但现在看来,是该教教你规矩了!”

    “斗医?”唐跃一愣,研讨会的这个举措倒是让他眼前一亮。

    如果研讨会上出现与东方圣这样的中医教授,那他们应该是有些本事的吧?

    跟这些人比试一下医术,或许能提升自己对四象神针的感悟呢。

    “没错,你敢不敢跟我比一场?”,王玄还以为唐跃是被自己激到了,顿时心里一喜。

    唐跃看了眼东方圣,笑道:“我参与斗医的话,你会为难吗?”

    “当然不会,你以斗医的方式出现,那是再好不过!”东方圣笑了,心里已经开始幻想那些老学究到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王玄冷笑几声:“行,有种,我在研讨会等着你!”

    说罢,王玄就转身离开了。

    东方圣却是好奇地凑到唐跃身边:“小子,你说的王玄病情都是真的?”

    “嗯。”

    “你说他寸脉过寸,可你什么时候切的脉呢?”这个问题,是东方圣最想不通的地方。

    唐跃一脸嘚瑟范儿:“我会告诉你,我已经达到了用思想切脉的境界吗?”

    “…”东方圣狠狠给个白眼,“把我当小孩糊弄呢!快说!”

    “我不是把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拿下去了吗,我就在那时候切到的脉象。”唐跃嘿嘿一笑,说道。

    东方圣却是愣住了。

    瞬间切脉?

    切脉是门极细腻的功夫,就算是摸了几十年脉象的老中医,也做不到瞬间切脉!

    “这么快就能洞悉脉象?”

    “还好吧,老头子比我还要快一点。”就像是在说一件寻常不过的事情,唐跃一脸的淡然。

    东方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只觉得认识唐跃之后,自己对中医的了解已经彻底颠覆。

    就好像学生上了大学,却听到老师说高中学到的知识都是错的一样!

    “估计这次你真会成为他们的研究对象。”东方圣玩笑道,下一刻却是皱住眉头,“不过…中风跟肾阳虚有关系吗?”

    “嘿嘿,这二者的关系就像同性恋一样,明明你觉得不可能,但还是会有一对对的好基友存在。”

    东方圣顿时无语。

    认识唐跃之后,他的三观也开始混乱了。

    随后走来了几名服务人员,带着唐跃和东方圣两人登记好房间,小憩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告知他们研讨会开始了。

    “唐跃,参加研讨会的都是些德高望重的名医大家,王玄年轻气盛,你跟他有些过节倒没什么,等到了研讨会上,你可必须要有规矩点。”走到研讨会的会场之外,东方圣突然停下来,一本正经地告诫道。

    唐跃点点头:“放心吧,我不是火枪,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东方圣白他一眼,那意思是说,你给我找的麻烦还少么?

    会场规模很大,几十个水晶吊灯把会场点缀的星光熠熠,唐跃一走进来,差点以为是不小心走进了哪个演唱会的会场。

    “哎呀,东方教授,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正打量会场的时候,唐跃的注意力突然被这个声音打断。

    说话的人是个中年人,穿着白色长袍,颇有些古人的风范。

    东方圣呵呵一笑,握住了中年人的手:“小楚,好久不见,老许这段日子怎么样?”

    “家师身体很好,谢谢教授的挂念。”小楚很真诚的笑了,随后目光落在了唐跃的身上,好奇道,“这位就是教授提过的唐跃?”

    “嗯,是我。”唐跃能感觉到这个中年人的善意,也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听教授说你很年轻,我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小楚微微惊讶,随后自我介绍道,“楚修,师从回天门,不知道唐兄弟是哪门哪派?”

    唐跃一愣,他听老头子说过,在神州之内,有很多古中医流派都流传了下来,其中就有这个回天门。

    只不过,唐跃对回天门的了解并不多,只是老头子的寥寥数语而已。

    “不怕楚大哥笑话,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哪门哪派。”唐跃说的很不好意思,“我也向老头子问过四象神针的出处,可惜的是,老头子对此缄口不言,加上我对门派传承也没兴趣,所以我还是更喜欢跟着他讨论岛国动作片的事情。”

    东方圣立即成了个大黑脸,皱眉道:“唐跃,三句不离这种事是吧?”

    “呃,一时没忍住。”唐跃汗颜道。

    楚修却是哈哈大笑,拍着唐跃的肩膀赞不绝口:“这才是真性情,不像其他人,一副伪君子做派。”

    说完,楚修突然压低声音:“我还真是羡慕你,老师从来都不让我看,不过你就不怕…那方面会虚吗?”

    “我是以欣赏美的艺术来看,从没有邪恶的念头,怎么会虚呢?”唐跃说的一本正经。

    楚修与他交替个眼神,嘿嘿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小楚,你可不许跟着他学坏!”东方圣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聊点正经的话题。”

    楚修恍然大悟,连忙换了一脸求学的表情:“听教授说你懂得已经失传的四象神针,一会儿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

    “楚哥,你是说斗医的时候咱们比试一局?”

    “嗯!”

    唐跃跟楚修一见如故,也很想跟他好好比试一场,见一见回天门的绝技。

    只是,唐跃却苦笑道:“之前有个肾虚男向我发出挑战,我一不小心就接受了。”

    楚修愣住了:“肾虚男是谁啊?”

    正准备回答,在会场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紧跟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过去。

    人群中央躺着一名年轻人,肢体僵硬,眼歪嘴斜,口水留了一地。

    当他看到唐跃的时候,惊恐的眼睛里骤然多了一股愤怒。

    “王玄,你怎么会…”楚修一脸愕然,刚想给王玄切脉,却听见有人说道,“这小子说玄哥会中风,结果玄哥真中风了,也太邪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