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七十四章 还能治不孕?

    第七十四章套套还能治不孕?

    在开始切脉之前,先由这对夫妇口述病情。

    让这些医生意外的是,原以为是怎样刁钻的不治之症,那位妇人给出的回答,却是不孕症。

    立即之间,就有医生表示不满。

    “这个考题也太没劲了,怀不上就去做试管婴儿啊,多么简单的事情。”类似这样的声音层出不穷。

    那妇人有些难堪地低下头,声音细的像是蚊子:“我们并不富裕,试管婴儿对我们来说…是个很沉重的负担。”

    “开始治疗吧。”陈辉光也皱住眉头,提高声音说道。

    这一下,没有医生再敢表达不满了,规规矩矩地进入治疗。

    时间一分一秒地游走过去,还没有切脉的医生,也只剩下了楚修、周天和唐跃三个人。

    “我很好奇一件事情。”刚刚结束切脉的王玄突然说道,“听说周家有一门诊脉绝技,叫做悬丝诊脉,不知道楚修和唐跃你们会不会呢?”

    这种诊脉的手段极其奇妙,在西游记中也有过记载,是以金丝线系在脉搏之上,另外一头则由医生掌握,利用金丝线的细微跳动,来诊治患者的病情。

    只是后来有太多行脚医生利用这门手段行骗,慢慢的,悬丝诊脉也成为了令人诟病的骗术。

    但这就如同卜算之术一样,有真有假。

    周家掌握的悬丝诊脉,让这个颇有玄幻色彩的诊脉手段成为了现实!

    只不过,这仅仅是用来考验一名中医的诊脉手法,并没有其他玄妙的地方。

    楚修笑了笑,说道:“我也曾经试过这种手法,当然是不如周兄用的出神入化,不过王玄既然提出来了,我可以跟周兄切磋一下,唐跃,你觉得呢?”

    “嗯,我也觉得王玄总算说了句人话。”唐跃的视线转移到那对夫妇身上,“想必他们也等的急了,悬丝诊脉能省点时间。”

    这话把王玄说的怒不可遏,敢骂我没说过人话,我让你从今往后在中医界再也说不上话!

    周天的眼中则是闪过一丝异样,随即恢复了正常:“你们不要觉得我是在欺负你们就好。”

    紧跟着,周天让人拿来三根金丝线,将其一同系在妇人的脉搏上,说道:“楚修,唐跃,咱们一起来吧。”

    顺序是先诊断妻子,再诊断丈夫。

    三人一同切脉,这样的比试立即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陈辉光眼睛一亮,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三个年轻人,都很不错啊。”

    “是啊,周天出身名门,医术自然不必多说,楚修也传承了回天门的绝技,至于唐跃,大概是今年最出人意料的一匹黑马了。”陈辉光身旁,坐着一名年纪稍小一些的老者,他叫做杨心,是负责决定神州中医会的入会名额的人。

    不管最终的比试结果如何,他已经决定,要把唐跃纳入神州中医会。

    三根金丝线分别握在唐跃、周天、楚修的手中,三人同时切脉,无异又增加了难度。

    任何一个人出现了细微的震动,都会影响其余两人诊脉的准确度。

    只要三人成功诊断出不孕症的病因,就已经确定这门考题的胜者,定是三人中的一个!

    “我结束了。”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所有人还紧张兮兮的看着三个人,唐跃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如果是用普通的手法诊脉,这种速度算是中规中矩,但这是悬丝诊脉,五分钟的时间绝对称得上逆天!

    就连手法纯熟的周天,都还没有结束诊脉。

    “杨老,你怎么看?”陈辉光呵呵一笑,向着旁边问道。

    杨心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赞赏之色,评论道:“听东方说,唐跃在切脉的功夫上炉火纯青,甚至都能做到瞬间切脉,三人之中,他的切脉功夫自然是排在首位,只不过我总觉得,这是不是太冲动一点,毕竟这是斗医,还是稳扎稳打一点好。”

    “功夫在那,自信一点又有何妨呢?”陈辉光反问道。

    “陈老说的是。”杨心附和的笑了,心想陈辉光对唐跃还真是看好,随即继续说道,“我倒是更看好周天,作为悬丝诊脉的行家,在唐跃领先一步之后,还是泰然自若,节奏丝毫不乱,这才是大家风范。”

    陈辉光却又是否认了他的说法:“周天这人颇有城府,倒不如回天门的楚修,敦厚朴实,是个好中医的苗子。”

    两人这边谈论的热火朝天,另一方面,周天和楚修也接连结束了诊脉。

    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开出了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方子。

    陈辉光拿过话筒,说道:“第一轮的考题,到此结束,我按照诊脉的顺序,将大家的药方念出来,由在座的教授进行统一评断。”

    大部分的药方都是大同小异,利用中药材调理这对夫妇的身体,而见效的时间,也需要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

    越是念到后面,陈辉光的声音就越是低沉。

    这些药方不仅昂贵,而且见效都太过缓慢。

    念到楚修和周天的药方时,陈辉光的神色太变得好看了一些,尤其是周天的药方,让他颇为惊喜,读完之后还赞了一句:“周天的方子价格适中,见效时间也控制在一月左右的时间,是目前最为合适的药方!”

    言下之意,只要唐跃的药方不是太过优秀,这轮考题的胜者就是周天了!

    “现在,我来公布唐跃给出的药方。”

    下一刻,陈辉光打开唐跃的药方,表情却是瞬间愣住。

    苦笑,尴尬,意外,困惑…各种怪异的表情都浮现在陈辉光的脸上。

    “陈老,怎么了?”杨心好奇地问了一句。

    陈辉光无奈的笑了笑,随后说道:“唐跃的方子,还真是与众不同。”

    “到底是什么啊?你就不要卖关子了。”一直观察比试的东方圣,也忍不住问道。

    “好了,我就不吊大家胃口了。”陈辉光把方子的内容读了出来,“唐跃给的方子,是让这对夫妇使用半个月时间的安全套。”

    这一次,连哗然的声音都没有了,大家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这种东西,还能治不孕症?

    那对夫妇的脸色也是颇为难看,暗暗咒骂唐跃,你这不是存心捣乱吗,都那么努力了还怀不上,用了套套,更不可能怀上啊!

    “唐跃,我想大家需要你一个解释。”陈辉光放下药方,把话语权给了唐跃。

    王玄却是抢先讥讽了一句:“这还有什么解释,他肯定是开不出药方,才故意取笑大家的,这是对患者的极大不尊重!”

    “除了我家旺财,还没人敢这么对我叫唤呢。”唐跃不客气地说了句。

    “你!”王玄气的脸色通红,人群里则是一片笑声。

    旺财是哪种动物的名字,不用想也知道!

    “唐跃,王玄,你们不许胡闹。”陈辉光举起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笑声立即就消失了。

    “那我说说我为什么开这个方子。”唐跃的态度变得认真起来,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这对夫妇患有的不孕症,叫做免疫性不孕症,是他们身体里产生了抗体,才导致无法受孕,使用套套一段时间,这种抗体便会消失,成功受孕的几率也就大大提高。”

    这是最简单的方式,也是最安全的方式。

    啪啪——

    一个孤独的掌声响起。

    陈辉光笑容满面,自顾自地鼓着掌。

    下一刻,大部分中医也都是心悦诚服,用力地鼓起掌。

    “原来是个只会耍小聪明的家伙。”雷鸣般的掌声之中,周天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不屑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