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圣手狂枭 肉丸

第八十章 千年修得贱同步!

    第八十章千年修得贱同步!

    东yin的出现,让王玄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惊恐地说道:“你们要做什么!”

    “跃哥,这怂货也配做你的对手?”东yin一脸不屑地看了王玄一眼,随后目光却是落在了沈纯的身上,眼睛顿时一亮,“这妹子…跃哥你真牛逼啊!”

    唐跃笑了笑:“能找到这儿,你的本事也不小嘛,对了,这是沈纯。”

    东yin能找到这里,便说明他体内的阳气已经开始混乱了!

    “嘿嘿,嫂子好。”东yin很是恭敬地对沈纯说道。

    “呃…我跟唐跃是在交往。”沈纯羞答答道,“可我们还不是结婚的关系。”

    “那我叫您纯姐。”东yin对唐跃更加佩服了,他看得出来,沈纯说到交往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沈纯愣了一下,却是说道:“我哪有那么大,你还是叫我嫂子吧。”

    “对,就叫嫂子!”唐跃哈哈大笑。

    跟沈纯一起被骗来的空姐全都惊愕地看着唐跃:“你就是沈纯的那个小男朋友?”

    “你们又没见过,怎么知道我的大小?”唐跃看了一眼下身,有些郁闷地说道。

    一群紧张兮兮的空姐,顿时轻笑了起来。

    “你们都给我严肃点!我才是这儿的主人!”已经完全被冷落的王玄终于是忍不住了,狠狠拍了拍桌子,大骂道,“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收拾你们!”

    唐跃无奈地看着王玄:“明明都把你忘了,你非要秀一下存在感,看来不收拾你是不行了。”

    “嘴硬!”王玄冷笑起来,尽管他对唐跃总有种说不出的畏惧,但他已经把狠话放出来了,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你现在除了嘴硬还有什么?”

    “还有东yin,他的铁布衫可比我的嘴要硬多了。”

    “跃哥,我练的是金钟罩。”东yin小声地提醒。

    “不一样吗?”

    东yin腰板一挺,得意道:“金钟罩听上去更上档次。”

    “再有档次也是挨打的功夫。”唐跃汗颜道。

    正说着,房间突然闯进来十多个人,都是王玄的跟班,恶狠狠地盯着唐跃。

    “唐跃,这下你插翅难逃了,哈哈!”王玄自认为很厉害的笑了起来,狠狠一挥手,“给我好好伺候他!”

    可下一刻,王玄就傻眼了。

    这么多人的拳头都落在东yin的身上,但东yin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神情自若地站在那儿,脸上一点拳印都没有。

    这些人都累的筋疲力尽,有几个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看到他们这幅样子,东yin呵呵一笑:“我说,你们打够了,也该换我打一下了吧!”

    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东yin打倒在地。

    这…这怎么可能?

    故事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啊!

    王玄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摇摇欲坠,他从小就听老师讲一根筷子被折断,一把筷子抱成团,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团结就是力量,他最欣赏的一句话就是双拳难敌四手!

    他几乎是认定了唐跃是会海扁一顿,然后向自己举手投降!

    可是,这么一群人怎么就输了呢?

    “跃哥,这家伙怎么办?”东yin扫了一眼王玄,鄙夷道,“他好像被吓傻了!”

    王玄猛的惊醒,连忙道:“我才不会被你们吓到的!”

    “呦呵,还挺有骨气。”东yin突然笑了,眼睛里充满了森然,“跃哥,我这儿有个宝贝,送给他怎么样?”

    “什么宝贝?”唐跃见东yin掏出来一个小瓶子,顿时好奇问道。

    “这是我兄弟西色的得意作品,叫万欲水。”东yin嘿嘿笑道,“说起这东西的效用…”

    话还没说完,唐跃就惊喜不已地说道:“原来万欲水是你兄弟做出来的,真是有才!”

    这所谓的万欲水,事实上就是一种烈性chun药,比起市面上卖的那些个听话水之类的东西,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唐跃之前听老头子说起过,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那是什么东西!”王玄觉得唐跃和东yin两个人的笑容实在是太诡异了,顿时生出一股恐惧之感。

    东yin冷冷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下一刻,东yin已经冲向了王玄,把他的嘴巴掰开,直接将万欲水倒了进去。

    “唐跃,那是什么东西啊?”沈纯一脸好奇道。

    “果汁。”唐跃笑道。

    “呃…真的吗,我也有点渴了,还有吗?”

    沈纯的话让唐跃汗颜不已,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候,王玄突然狠狠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只留下一条内内,而他的脸上,更是浮上了一层红晕,像是在密会情郎的少女一样。

    只是,王玄这幅样子,跟少女这个比喻离得实在是太遥远了一些。

    王玄双腿细而无力,却又是大腹便便,腰上一圈赘肉坠了下来,像是铺在大腿上一样。

    对一名中医来说,这种身材绝对是莫大的讽刺!

    “唉,要是你不拿我当对手,或者我会帮你根治肾虚。”唐跃嫌恶地盯着王玄,“很可惜,你触怒了我唯一的逆鳞。”

    说完,唐跃很有深意地看了东yin一眼。

    “跃哥,你的逆鳞是什么啊?”东yin心领神会,立即问道。

    唐跃把沈纯抱进自己的怀抱,声音掷地有声:“就是我的女人!”

    顿时之间,沈纯的那些姐妹都发出艳羡的声音,沈纯则是俏脸绯红,说不出的娇艳动人。

    趁着沈纯没注意,唐跃对着东yin比了一个赞,像是在说:“兄弟,还是你懂我。”

    “啊!好恶心!”突然,一名空姐大声地尖叫起来。

    唐跃和东yin都把目光转移过去,只见王玄已经扑到了他那名心腹的身上,忘情地吻着他的身体。

    那名心腹恰好醒了过来,看到王玄这张嘴脸,险些吐出一口老血:“玄哥,你这是在干嘛?”

    “你对我忠心耿耿,我也该奖励奖励你了,放心,从今往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王玄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春意荡漾地说道。

    那心腹先是一愣,随后看到唐跃几个人,像是猜到了什么,竟是低下了头,轻声说道:“玄哥,你要轻一点。”

    唐跃和东yin顿时大跌眼镜。

    “我擦,这才是真爱啊!”望着视死如归的那名心腹,唐跃忍不住说道。

    东yin突然也十分感慨,叹息道:“跃哥,如果是你中了毒,我也会奉献我的一切,帮你解毒的!”

    “滚!”唐跃骂道,突然看着东yin,“你见过耗子了?”

    “谁是耗子?”

    “好吧。”唐跃哭笑不得地说道,“耗子是我兄弟,估计能跟你打成一片,因为你俩都是一样的贱!”

    东yin一愣,说道:“那我还真得见见他,俗话说的好嘛,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贱同步啊!”

    就在毒药酒吧之中,正砰砰练习八极拳的耗子突然打了个大喷嚏,拳路也停了下来,只见他抽了抽鼻涕,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跃哥想我这朵嫩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