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317章 是真的假的?

    “怎么样,想继续下去,还是乖乖的配合我,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呢?”林逸淡淡的问道。

    “我回答!我回答!先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啊……太痛苦了!”中心的人痛苦的吼叫着。

    “好吧,不过你要不配合,那我只能给你来点儿更狠的了!”林逸说着,右手再次一扬,几枚银针射出,大丰哥就恢复了正常。

    “呼……”大丰哥长出了一口气,刚才林逸的手段差点儿没让他死了,这时候感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轻松,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一抹额头,已经是一头的汗水了!

    之前简直犹如地狱般恐怖煎熬,让他心惊胆战,心里也恨极了林逸,他看到林逸给他解开穴道之后,并没有阻止他擦汗,顿时心生一计来!

    他想趁着林逸松懈的时候,自杀!这个大胆的想法一出,大丰哥马上就付诸了行动,他猛然从身上抽出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枪来,冲着自己的太阳穴就是一枪!

    “砰!”

    熟悉的枪响声没有传来,那“砰”的一声巨响,却是林逸一脚踩在了大丰哥的右手上,大丰哥的右手掌连同手上的那只手枪都被林逸给踩了个稀巴烂!

    “看来你是没有爽够啊?怎么样?再来一次?”林逸冷冷的看着大丰哥,抬起脚来,问道。

    大丰哥看着变成了一摊骨肉相连的手掌,有些欲哭无泪,心里上的痛苦远比手上的痛苦要强烈,他是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理论上来说,他拔枪设计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林逸还是能先行一步的踩碎他的手掌,这让大丰哥顿时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输了,彻底的输了!

    大丰哥叹了口气,眼前的人,不是他能够对抗和耍心眼的,如果不想受罪,那唯有配合林逸,不然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很可能会重演!

    “你想知道什么?我配合你!”大丰哥说道:“不过,你得到你想知道的东西之后,请你把我干掉。”

    “哦?”林逸微微一愣,这大丰哥还真是有意思,别人都是配合了之后想要活命,他却是配合之后想要死,还真是神奇。

    “我说了这些,红色海螺也不会放过我的,所以你直接干掉我好了。”大丰哥看到林逸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些什么,于是解释道。

    “你在红色海螺帮派,是负责什么的?红色海螺在清润市的总部一共有多少人,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个**者?”林逸一口气的问道。

    “我在红色海螺负责什么,你也看到了,就是这个酒吧,我在这里坐镇,负责接待一些来这里拿货的客商,其实我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毒枭。”大丰哥实话实说的说道:“至于红色海螺有多少人,这个不好估计了,有核心成员和外围成员,你看到了,槌子就是外围成员,这个数据我没统计过!至于其他**,虽然我在红色海螺也算是比较核心的人物,但是有多少**者,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林逸皱了皱眉,眼睛直视着大丰哥问道:“如果你说别的,我倒是相信,但是你说不知道有多少**者,你相信么?你自己就是**者,而且是实力不低的**者,你平时会不和帮派里的其他**者切磋?”

    “好吧,其实,我们红色海螺清润市分部的三当家,也是一个**者!”大丰哥无奈的说道:“这些,我透露出来,肯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不过我既然左右都是死,那告诉你也就告诉你了。”

    “什么实力?”林逸微微一惊,没想到红色海螺的三当家居然也是**者,这个他之前还真不知道。

    “地阶后期巅峰实力!”大丰哥说道:“如果你想找他麻烦,我劝你还是算了,你虽然比我实力高,但是估计也就是地阶初期或者地阶中期,不会太高的,你不是三当家的对手。”

    “三当家居然是地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林逸皱了皱眉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三当家的实力会这么高!看来,这红色海螺一直在隐藏啊,没有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来!

    不过想想,红色海螺和火狼帮一脉相承,有地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坐镇那也是情理之中。

    “其他人呢?”林逸问道。

    “还有两个和我一样是玄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一个地阶初期的高手,三当家的**是天阶高手,不过不在这里。”大丰哥既然已经选择了说出来,那自然不会再保留了,一口气说道。

    “很好,带我去你们红色海螺的总部吧,就说我是来做生意的客商,不过不要妄想耍什么花招,不然我会让你和刚才一样爽个够的!”林逸说道。

    “不,你还是杀了我吧,我去了之后,万一死不了,就麻烦了……”大丰哥摇了摇头,却是拒绝了林逸的提议:“你答应过我,我说了这些会给我一个痛快!”

    林逸皱了皱眉:“你和我一起去,未必会死,难道你就对那个三当家那么有信心,认为我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他是地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你除非是天阶高手,不然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大丰哥摇了摇头,一副很是坚决的样子。

    “那不是更好?把我杀了,你说你是被胁迫的,还不是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林逸有些奇怪的看着大丰哥:“大不了也是一死,还能比之前更痛苦?”

    “更痛苦……痛苦不痛苦的我倒是不知道,不过背叛红色海螺的人下场都很凄惨,他们都被拉去和俘虏一起炼制毒品了……”大丰哥摇了摇头:“我见过那些叛徒和俘虏,过的简直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俘虏?你说什么?你们红色海螺,让俘虏去炼制毒品了?”林逸心中猛然一跳,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双目一瞪看向了大丰哥道:“真的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