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366章 找上门去

    尤其是和仓库的气闷相比,这里的中央空调令人置身其中舒适无比,而身穿红色制服的服务员热情周到,殷勤地接待每一位来客。

    身穿绿色制服的荷官,来回在赌场里面游走,好不热闹!

    这里的规模让林逸有些惊讶,因为以前执行任务的缘故,林逸也去过不少的赌场,但是这里的赌场规模,绝对不小!虽然比不上澳门和拉斯维加斯那种赌城,但是在地下赌场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三位尊贵的客人,请在这边兑换筹码。”黑色西装男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林逸等人可以在吧台兑换筹码。

    “好的。”林逸点了点头,道:“谢谢。”

    “祝三位玩儿的愉快,满载而归。”黑西装男子微微一笑,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当然,他那句“满载而归”不过是场面话而已,真正在赌场里面赢钱的人很少,几乎没有。

    “少换一些,玩玩儿就可以了。”林逸对陈雨舒嘱咐道。

    “喔,那就换十万好了。”陈雨舒想了想说道。

    林逸点了点头,十万虽然不少,但是对于楚梦瑶两人来说,真不算什么,楚鹏展每个月给两人的零花钱就不止这些了。

    陈雨舒去吧台兑换了筹码,捧着一大堆面值一千的筹码回来了,有些兴奋:“瑶瑶姐,箭牌哥,你们想玩儿什么?”

    “我不玩儿。”林逸知道十赌九骗,对赌博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你玩儿吧,我看着就好了,我不会。”楚梦瑶没接触过这些东西,她来这里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

    “好吧。”陈雨舒也没有客气,环视了一圈一层大厅里面的那些娱乐设施,说道:“咱们去玩儿老虎机吧,这个简单,而且好玩儿!”

    老虎机全名叫做吃角子老虎机。是一种可以经常在赌场见到的赌博机器,甚至有专玩角子机的娱乐场所,十分的普遍,可以说几乎每个赌场都有这种机器。

    玩法也很简单,就是将角子(筹码)投入机器,接著会随机出现不同图案,如停定时如出现符合相同或特定相同图案连线者,即依其赔率胜出。

    这种机器。也叫“水果机”或者“777”,因为玩儿法简单,所以深受赌徒们的青睐,陈雨舒其他的赌博机器也不太会玩儿,自然第一个锁定了这种赌博机。

    “那就去看看。”林逸和楚梦瑶跟着陈雨舒来到了一面墙全是角子老虎机的区域,这里的游客虽然多,人气也火爆,但是机器很多,还是有空位的。陈雨舒随便的找了一台机器就操作了起来。

    这东西上手比较快,新手也能玩儿,陈雨舒摆弄了一会儿。输了几千块钱的筹码之后,就学会操作了,当然,你也可以申请荷官的新手援助,但是陈雨舒喜欢自己研究。

    楚梦瑶只是看个新鲜,林逸则是无所事事的四处打量着赌场里面的设施,不得不说,这里的规模很到位,一点儿也不像那种简陋的地下山寨赌场。从保安数量、服务生的服务水准和荷官的正规程度可以看出,这赌场里面的从业人员绝对去正规的赌场培训过!

    能够开这么一家赌场,老板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恐怕是东海市的某一位社会大哥,只是林逸也没有踢场子找麻烦的意思。赌博这东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不出千不强迫,林逸也不想当蜘蛛侠。

    陈雨舒玩儿了一会儿,有输有赢。不过这时候,陈雨舒的聪明头脑和“发现舒”的能耐就突显了出来,陈雨舒开始研究起老虎机的规律来,其实只要是电脑控制的赌博机器,总是会有一定的规律,只不过这个规律普通人不可能发现……赵光印走进了这个破落的老式居民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或许要不是父亲的意思,他一辈子都不会来到这种地方,不过他有的只是厌恶,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陈曦母女,在他眼中形同陌路,死活更是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隐藏赵家是个极端重男轻女的家族,这也是赵奇兵一个私生子能够上位,而陈曦却是只能沦落为送礼用的炉鼎的原因。

    “当当当……”赵光印敲响了这扇有些破败的防盗门,楼道里面那种腐朽的味道更是让他心中充满了厌恶,什么狗屁地方?

    “谁呀?”陈母有些奇怪的问道,今天是周日,陈曦跟着祝爷爷拾荒捡垃圾去了,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人上门才对。

    “是我……”赵光印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身份,只能强压住内心的厌恶,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苦笑了一下说道:“小曦的父亲……”

    “什么……”陈母的表情一滞,正要开门的手,立刻停住了,有些发愣,颤颤巍巍的低头看向了猫眼,通过猫眼看到了一个让她心酸、牵挂却又带着些许恨意的脸庞……

    果然是他!陈母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知道,他强暴了自己,事后随便给了自己几千块钱,就打发了自己,随后,自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所以陈母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人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是好事,还是坏事?陈母虽然善良,但是再次看到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家门口的男人的时候,陈母激动过后,有的只有警惕!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而且时隔多年,又是什么原因来到这里?关键是,他如何叫出小曦的名字?要知道,自己产下小曦的时候,这个人并不知晓!

    “你……要做什么?我不认识你……”陈母下意识的说道。

    “开下门吧,我找你来,是说说小曦的事情!”赵光印心道,臭娘们,你还装上了?还不认识我?要不是为了家族大计,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

    “小曦……她怎么了?”陈母一惊,听说是陈曦的事情,也顾不得再怀疑赵光印的目的,“哐当”一声,将铁门打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