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541章 玄尘老祖的怒火

    “既然这样,那你先隐忍一些时候吧,看看有没有拉拢或者干掉他的机会。”林逸沉吟了一下说道。

    “老大,我没法拉拢啊,人家本来就是总部的军师,下来本来就屈才了,居高临下趾高气扬,完全没有把我当成大当家,大事都是他拍板……”大丰哥很苦逼的说道:“而且他是天阶高手,我怎么干掉他?一般人都干不掉他啊……”

    “……”林逸愕然,没想到这军师居然这么牛逼,是天阶高手,这倒是出乎了林逸的意料了,想了想,林逸道:“那行,你先隐忍着,保存实力吧,别让他干掉就行了,我再想办法。”

    “好的,老大,我会小心的。”大丰哥连忙说道。

    林逸挂断了电话,摇了摇头,看起来,事情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顺利,大丰哥并没有掌握红色海螺国内的势力,相反似乎还不如以前做酒吧分部的老板潇洒,现在名义上是大当家,但是实际权力都被军师架空了!

    不过也难怪,这军师是总部派下来的,而且人家在总部就是军师级别的人物,又是天阶高手,哪里会鸟大丰哥一个地阶初期高手?

    看来,寻找穿山甲的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了,实在不行,林逸只能找机会把那个军师给干掉了!不知道他是天阶什么实力呢?不过不管什么实力,只要是天阶,那肯定不会太弱了,如果是天阶的话,除非林逸是偷袭,或者使用真气炸弹,硬碰硬的话,林逸倒是没有太大的把握取胜。

    所以林逸也不是特别着急,穿山甲是一定要找的,但是也必须谋而后动,如果鲁莽的行动,那就是傻子了,就算应子鱼知道真相也会埋怨林逸冒险的。

    林逸煎好药后,王心妍也正好洗完了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少女体香和沐浴露的香味儿,林逸忍不住用力吸了吸,这种味道林逸是怎么都吸不够的,每次吸入体内,都会觉得精神大振,要不是林逸知道这种味道有助于修炼,甚至都要以为这是毒品了……

    王心妍正在擦拭头发上的水滴,忽然发现林逸站在她的身旁,嗅着她身体的味道顿时吓了一大跳:“呀,你在干嘛……”

    “呃……我给你端药……”林逸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要修炼,一会儿进了房间再说吧,在这里不好……”王心妍压低了声音,眼神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看电视的楚梦瑶和陈雨舒。

    “呵呵,好。”林逸将手中的药碗递给了王心妍。

    王心妍喝过了药后,就有点儿困了,林逸的药物其实也有催眠的作用,所以王心妍嗜睡,林逸并没有太当回事儿,等王心妍进屋睡觉了,林逸和楚梦瑶、陈雨舒打了个招呼也进屋了。

    本来林逸想研究研究那个玄铁精钢棍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修炼要紧,林逸暂时没到天阶,研究兵器也没用,这玄铁精钢棍就算能破除修炼者的真气护体,但是也只是对低阶修炼者有效果,对付右盘虎和赵奇兵这种没有太多实战经验的还行,真要是对付那些老油子修炼者,人家看到你这东西能破真气护体,不会想办法躲开或者抢夺啊?

    所以这东西对林逸来说暂时用途不大,天阶以下的修炼者林逸压根就用不上东西,天阶以上的修炼者林逸拿这东西去和人家打斗纯粹是找抽呢,人家一个灌注真气的兵器就能将林逸给打飞了,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林逸上了床去,轻轻的抱住了王心妍,运转起了轩辕驭龙诀第二层,痛苦并快乐的准备度过新的一晚……

    痛苦是因为怀中的美少女能抱不能碰,快乐是实力进展迅速啊……

    那个地方,玄尘老祖看着病床上的塔甘龙,心中愤怒无比,即使是玄真老祖出关,也束手无策,塔甘龙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说是命悬一线都不为过,他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如此狠毒,将他重要的计划中的棋子变成了这般模样!

    即使除了塔甘龙这个明子外,那个地方还准备了暗子,毕竟这个几乎已经筹划了几十年,绝对不允许失败,但是饶是如此,明子废了,也对计划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虽然有暗子,但是暗子有很大的缺陷,先不说在体质上面,就是在与其他传承者的配合上面,就存在很大的互动缺陷,所以玄尘老祖才会如此的恼火!

    “二哥,塔甘龙这边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玄尘老祖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没有办法了……”玄真老祖摇了摇头:“至少暂时没有办法,我也在查询一些古籍,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有希望的。”

    “唉!”玄尘老祖叹了口气:“那个日子越来越近了,如果在此之前塔甘龙还不能苏醒,那就只能让暗子上了……”

    “三弟你也不用太过介怀,我会努力的。”玄真老祖说道:“要是大哥……”

    玄尘老祖的脸色顿时一变,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行了,三弟,我没有怪你,当年的意外只是个意外,你也不用自责,大哥虽然这些年没有和我们联系,但是他也没有忘记师父当年留下来的祖训,也在为了我们师门重回那个层面做准备。”玄真老祖说道:“大哥也在努力的寻找木系传承者……”

    “我没事儿……”玄尘老祖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没关系,实在不行,那就用暗子吧……希望这一次,暗子不要让我们失望!”

    “暗子还是可以的,应该不会让我们失望。”玄真老祖说道。

    两个人正说着话,门外有弟子喊道:“师父,师伯,弟子有要事禀报!”

    “小一啊,进来吧。”玄真老祖听到外面的声音,开声说道。

    “是,师伯!”走进来的,正是玄尘老祖的大徒弟。

    “小一,你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吗?我让你调查的,关于张乃炮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玄尘老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