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449章 最后决赛

    即便海无量也不敢做得这么明目张胆,他可是口口声声要保持公平公正的,何况南洲镖局盛会也不纯粹是他的一言堂,还有另外四个评审裁判呢,尤其其中还坐着齐明远,到时候必然会站出来反对。

    “这个倒是可能有点小麻烦,不过问题不大,据我所知,齐天镖局高层之中,只有齐文翰和凌一是金丹期高手,其他都不是,所以一旦你们发起挑战,迎战的不是齐文翰,就是凌一。”海无量笑了笑。

    在凌一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这两天他可没少做齐天镖局的功课,对于齐天镖局上下,可谓了如指掌。

    “就只有这两个啊,那就好办了!齐文翰是主持镖局事务的少东家,不可能亲自上,那剩下来的就只有凌一了!”龙奎霸顿时又高兴了起来,同时不由暗暗惭愧,自己身为齐天镖局这么多年的老对手,了解得却还不如海无量深,对方不愧是南洲镖局霸主。

    “哼哼,就算齐文翰亲自上场也没关系,大不了先把他打趴了,把凌一给逼出来!”巫暴良一脸的睥睨霸道。

    齐文翰之流,根本就没被他放在眼里,就连面对面打残老孔的凌一,他也从来没真正放在心上,本来只是替程畦田报仇,不过今天对方得罪了自己,那就更加非杀不可了。

    想到明天的情形,程浩楠三人不禁相视大笑,就如打了大胜仗一般,得意非凡。

    程浩楠是为了报仇。巫暴良是为了出气,而龙奎霸,则是为了龙舟镖局的崛起,只要照着既定剧本走下去,他们三人的企图,达成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甚至更多!

    “嗯,我能够帮到你们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你们可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海无量面带微笑的嘱咐道。

    “海总镖头尽管放心,只要照计划进行,凌一必死,齐天镖局得意不了多久了!”龙奎霸三人齐声点头,随即告辞道:“天色已晚。我们三人这就告辞了。海总镖头就等着明天看好戏吧。”

    “好,慢走不送。”海无量笑吟吟的将三人送出大门,看着三人得意而去的背影,嘴角忽然弯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一群土包子。”

    诚然,镖局掌舵人挑战这条特殊规则,是在他见到程浩楠三人之后,临时起意才想起来的,而且乍看起来这条特殊规则。除了能够针对齐天镖局和凌一之外,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龙舟镖局。

    因为,巫暴良这种表实力只有金丹期,里实力却可以对阵元婴中期的高手,其他镖局很难找出第二个来,在受限于金丹期高手才能参赛的比赛中,这家伙无疑是个无解的大杀器,其他镖局很难与之抗衡。

    在这种情况下。龙舟镖局自然是能够笑到最后,到时候不仅能够将齐天镖局踩在脚下。甚至借势一步登天,连带着将四海镖局这些传统豪门一起比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海无量是何等人物?这可是一手将四海镖局,一路经营成南洲镖局霸主的存在,岂会真的傻到替他人做嫁衣?尤其还是三个素不相识,而且明显心术不正的家伙?

    无论是程浩楠、巫暴良,还是龙奎霸,都不能算作蠢人,只不过这三人和海无量放在一起,还真就只能是被卖了还在帮人数钱的主,彼此的权谋,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之所以提出这条特殊规则,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对付凌一,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而另一方面,则是在为自己四海镖局肃清障碍。

    按照以往历届南洲镖局盛会的成绩来看,要说实力最强的,非四海镖局莫属,尤其本次还是主场作战,海无量早早就把第一宝座视为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然而海无量万万没有想到,大会从第二轮开始,突然就彻底脱离了他的掌控,乃至一路演变到如今这个尴尬的局势,眼看着最后一轮比赛将至,不下猛药明显已经不行了,结果程浩楠三人刚好就凑了上来。

    在海无量眼里,龙舟镖局这仨人固然是跳梁小丑,但也不失为一把现成的快刀,不仅能够斩死林逸,连带着,也可以一并整垮异军突起的齐天镖局。

    而一旦没有齐天镖局这匹超级黑马掣肘,剩下的这些镖局,又有哪一家是他四海镖局的对手?

    至于这个龙舟镖局,到时候吞下齐天镖局的大笔积分,即便让它短时间内独占鳌头,成为新的超级黑马,那又怎么样?

    海无量压根就不担心这个,真到了那一步,只需要将巫暴良的邪修身份一曝光,龙舟镖局立马不攻自破,别说什么新的镖局霸主,面对一众镖局的围攻,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镖局可是南洲公认的正道势力,谁家正道势力是把一个邪修当做王牌的,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所以无论怎么样,海无量自觉都是立于不败之地,至于程浩楠三人,真的就只是被他卖了还在帮忙数钱的可怜虫罢了……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魔冷广场再度人头攒动,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围观的人群,比起前两天明显要多了一倍有余!谁都知道今日是本届大会的最后一轮决赛,到底谁能笑到最后,成为新一届的镖局霸主,谜底就在今日揭晓。

    这一次,照例是海无量出面,向所有人宣布本轮比赛规则。

    最后一轮决赛本就没多少可以革新变化的地方,几个评审裁判老早就商量好了的,就连在场这些围观看众,但凡对南洲镖局盛会了解深一点的,事先都能猜个五六分。

    不过,在场这么多镖局负责人之中,还是有人提出了疑惑,他们可不像其他人是来看热闹的,事先必须将比赛规则完全吃透,不允许有半点不清楚的地方,否则吃亏的就是整个镖局。

    “海总镖头,既然每家镖局都只有两次挑战权,两次被挑战权,那么被人挑战的时候,可不可以拒绝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