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604章 闹心的结果

    只不过小一不会,小师妹也不会,就算是玄尘老祖自己也不会,那些催眠术都是一些秘法,修炼的也都是一些魔门弟子,比如明日复明日教派,以前就曾经出现过一位催眠高手。

    “你叫什么名字?和你一起去乌龙浩特山脉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在哪里?”小一问道。

    “我叫孙静怡,和我一起去乌龙浩特山脉的人叫做林逸,他在东海市工程大学生物系医药专业学习。”孙静怡木然的答道。

    “生物系医药专业?”小一的嘴角一抽,怎么又是这个专业?看来事情有点儿不好办了,一会儿去抓人的时候,要低调一些才行了!于是又道:“你们为什么去乌龙浩特山脉?在乌龙浩特山脉找到的重宝是什么东西?”

    “我去乌龙浩特山脉,是因为我的父母留给我的遗物中,有一份儿地图,就是那个重宝的藏宝图。”孙静怡如实说道:“那个重宝就是床上那个可以修炼的石头。”

    小一听后,眉头紧锁,看样子孙静怡并没有骗人,看来,小六和小十二、小十三死的太不值得了,居然为了这么一件无用的宝物丢掉了性命!

    原本以为这个门派有什么好东西呢,没想到所谓的重宝就是这个?

    “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奇遇了?从乌龙浩特山脉,只弄来了这么一个东西?”小一不甘心的问道。

    “我们还遇到了大火狮和蜘蛛一族……”说着,孙静怡就将在乌龙浩特山脉遇到了大火狮和蜘蛛一族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也将那个可以开启天道的传送阵也说了出来,不过本来小一听得是又惊又喜的,但是突然之间听说那传送阵只能用三次,之前已经用了两次,而火狮一族和蜘蛛一族又消失了,那么小一就不可能不联想到一些让人闹心的事情了……

    那传送阵的最后一次使用权,是不是被火狮一族和蜘蛛一族给用掉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让他无语了,他们千辛万苦寻找的天道捷径,虽然找到了,但是不能用了,这简直就像是一个饥饿的人看到了一块面包一样,正高兴呢,却发现那面包只是个模型……

    对于孙静怡,他已经不想问什么了,甚至再找林逸来问问的心思都淡了,事情已经很清楚了,那个所谓的重宝,在小一眼中并不是什么重宝,而真正的重宝乃是天道传送阵法,只不过现在应该已经不能使用了!

    “你把那个山洞的地图画给我,现在就画!”小一再次弹出了一枚钢珠来,让孙静怡恢复了行动的能力,然后拿给她一支笔和一张纸,让她在上面将地图画出来。

    孙静怡记得不是那么详细,但是大致的方位还是能够画出来的,而小一等人对于乌龙浩特山脉的地图是了如指掌,孙静怡这么一画,虽然不是很标准,不过也是差不多能够确定山洞的大致位置了……

    ……………………

    东海市工程大学,林逸送走了祝家二兄弟之后,就来到了学校。

    他这次来,实际上是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的,他准备将古墓中找到的那本章力钜炼丹师心得笔记拿给白老大看看的。

    对于白老大无私的将他自己的资料拿出来给林逸,甚至让林逸用来和右盘虎交换好东西,这让林逸很是感激!如果说最初的那些只是普通资料,那么之后的这个,就算是白老大的独门秘籍了,毕竟是他的师父曾经留给他的。

    而林逸并不是那种一味索求不思回报的人,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既然白老大如此,他自然会投桃报李。

    其实,林逸想的最简单的报答方式就是帮助白老大恢复体内受伤的经脉,让他重新成为炼丹师,这对于林逸也好还是韩静静也好,都是最大的助臂!

    只是这牵扯的东西太多,白老大不免就会知道林逸的秘密,虽然林逸和白老大的师生关系很融洽,但是到了现在,白老大的身世和一些背后的隐秘林逸还不清楚!

    他当年究竟属于哪个势力,哪个门派,林逸必须要弄清楚才行,即使林逸觉得白老大不可能会害他,但是他的这一身本领实在是太吓人了,白老大的受伤显然和祝老2、皮志海的受伤不同!

    虽然白老大没有明说,但是林逸听得出来,他当年受伤时绝对有些隐情!他的伤,究竟是敌人造成的,还是其他方式造成的呢?林逸不是信不过白老大,而是怕白老大痊愈后,带来的连锁反应后果!

    如果白老大的仇家知道他恢复了,会怎么想?白老大曾经是何等层面的人?最少是上古层面了,所以林逸也怕给自己带来麻烦,至于给白老大看章力钜的炼丹师心得笔记,也算是退而求其次吧。

    现在正好是午休时间,林逸也没有去教室,直接去了白老大的办公室,敲了敲门,没想到白老大果然在。

    “请进!”办公室里传来了白老大的声音。

    林逸应声推门而入,笑着道:“白老师。”

    “咦?林逸?你怎么来了?”白老大有些奇怪,林逸一般很少会不请自来,除非是自己邀请他,不然的话,上学的时候都很难见到人影,这一阵子总是请假。

    “白老师,我有点儿事情想和你说。”林逸随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正色说道。

    “哦?什么事情?坐下来说。”白老大看林逸说的郑重,有些奇怪,不明白林逸到底有什么事情如此兴师动众。

    “事情是这样的,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隐瞒着您没有说。”林逸说来有些惭愧,白老大对他可以说是全心全意的关照,而林逸却是有所保留。

    “什么事情?”白老大听林逸这么说,更是纳闷:“是关于你自己是炼丹师的事情么?”

    “算是,也不是。”林逸苦笑了一下,索性实话实说:“其实,我曾经去过章力钜的墓中。”

    “章力钜的墓……什么?你去过了?”白老大听后顿时一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