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455章 都是死士

    “这午马镖局有病吧?第一轮就输在咱们手上,现在又跟疯狗一样咬着不放,而且还主动挑战,把咱们当成软柿子了不成?”齐文翰不由怒道。

    他对这抽风了的午马镖局,实在是有些心里发憷,第一句守镖战虽然是胜了,但却付出了整整三条人命,只能说是惨胜,如果再打一次,他可真不敢保证能赢。

    实打实说,午马镖局绝对是那种实力比名气大的典型,上届排名虽为十一,但真要论起实力来,妥妥可以排进前十。

    “他们这么做,多半是为了一举扬名吧,咱们被当成垫脚石了。”林逸看了一眼镖局积分榜,午马镖局如今积分为一百六十分,在所有镖局中名列十三,相对于其实力来说,实在算不上出色,只能勉强够得上中规中矩。

    如果正常发展下去,午马镖局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勉强挤进前十,至于跻身五大镖局之类的,纯属异想天开。

    空有实力,积分却不理想,眼看着机会不多的情况下,与其按部就班下去,倒不如挑战一把万众瞩目的齐天镖局,这才是迅速提升影响力的捷径!

    “垫脚石?他敢!”齐文翰顿时更加怒不可遏,午马镖局在他眼中就跟伤疤一样,一想起第一轮惨胜的情形,他就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尤其对方竟然蹬鼻子上脸,把自己齐天镖局当成了垫脚石!

    “齐兄不必动怒,其实站在他们的立场来看。这么想未尝不可,一来咱们积分虽高,但在所有人眼里都只是一匹黑马,实力还没有得到真正的认可,二来第一轮的表现,可能让他们觉得咱们镖局的实力,其实也不过如此吧。”林逸不以为意的淡笑道。

    “哼!这帮狗眼看人低的混蛋!”齐文翰冷哼一声,一时间憋得说不出话来。谁让他第一轮督阵守镖战表现不佳,让对方觉得有机可乘呢。

    不过恼怒归恼怒,真正要面对这家午马镖局的时候,齐文翰心头多少还是有点发憷,这就像浑身长满尖刺的刺猬,让人无从下嘴,齐文翰本来也丝毫没有要去挑战它的意思。但现在是对方蹬鼻子上眼。反而主动黏上来了,连避都没法避。

    “事已至此,别的也不用多想了,这一战至关重要,只要打好了,足可对其他镖局形成威慑,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如果一不小心失足。那后果可就真的不堪设想了。”林逸面向众人郑重道。

    众人凛然点头,自家齐天镖局之前四轮比赛大出风头,但毕竟没有硬碰硬的强大战绩,私下不服的恐怕大有人在,只不过都还摸不清底细,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罢了。

    这一次,一旦被午马镖局打开缺口,那在其他镖局眼里,如日中天的齐天镖局可就不是什么不可一世的镖局霸主了。而是一块鲜美的肥肉,但凡稍微有点野心的镖局。都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出名的绝佳机会,必然要冲上来狠狠咬一口。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齐天镖局的弟兄们,用到你们的时候到了,还是和之前一样,上场的弟兄每人奖励五万灵玉,愿意出战的都站过来!”齐文翰大声激励道。

    “有!”众人齐声响应,当即毫不犹豫站出来列队,别的先不说,至少齐天镖局对他们这些麾下镖师的诚意,绝对不在任何一家豪门镖局之下,对于替镖局卖命这件事,他们都是同一个想法,值!

    林逸看着这一幕微微挑了挑眉,在场足足三十多个镖师,全部都愿意为镖局出战,这等士气别说其他镖局比不了,就是前两天的齐天镖局自己,也同样比不了,可见这两天增加的凝聚力,不是一点两点。

    “很好!”这一幕也着实出乎齐文翰意料,顿时大喜,转向林逸道:“凌兄,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包括我在内,你说谁上就谁上,你说该怎么打,那就怎么打!”

    “呵呵,齐兄你就算了吧,如果堂堂镖局少东家都要亲自上场,无论输赢都是会被人小瞧的。”林逸摇头失笑,随即目光在面前这些镖师身上一个个扫过,最终从中挑选出五个镖师。

    一个金丹大圆满,两个金丹后期巅峰,两个金丹后期,这就是林逸挑出来的出战阵容,这等实力可以算作是齐天镖局的一线梯队,但绝对算不上最强阵容。

    林逸这是刻意在保存实力,这才是第一场比赛,总不能跟个赌徒似的,一下子就毫无保留的压上去,毕竟这些镖师不像林逸自己,往往打完一场之后,体内真气基本就消耗得差不多了,一时半会根本恢复不过来,只能在场下歇着,而无法连续出战。

    “这……这样行吗?”齐文翰有些不放心的小声问了一句,在他的思维当中,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何况对方午马镖局,不是一块好啃骨头,稍有轻敌就容易阴沟翻船。

    “不管行不行,我都已经选出来了,总不能又临阵换人吧,这可是兵家大忌。”林逸面带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哦哦。”齐文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捂住了嘴巴表示歉意,之前都说了全权交给林逸安排的,他这时候再插嘴指挥就是自食其言,让大家到底听谁的啊?

    这时候,大会工作人员过来催促众人上场,那边午马镖局的五个参赛镖师,已经提前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擂台上面了。

    “卧槽,都是死士啊,真不愧是出了名疯子镖局,上上下下全都是不要命的疯子!”齐文翰看得眼皮一跳。

    对方出战阵容为一个金丹大圆满,一个金丹后期巅峰,三个金丹后期,论账面实力与自己这边相差无几,但是这五个人身上散发的气势,就好似脸上分明写着四个字,视死如归。

    一个死士,一个常人,哪怕双方实力一样,真要打起来那绝对是死士胜面大得多,这是必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