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766章 不能换!

    “这样,一把水系天阶神兵利器,加上一株灵药,我和你交换你手中的这个雾系天阶神兵利器,怎么样?这样算起来,你占了很大的便宜。”

    “唔……”林逸点了点头,倒是也méiyǒu再讨价还价,太上长老说的对,虽然看似是雪谷占了便宜,换回了一把适合他们属性的天阶神兵利器,但是归根结底,占便宜的还是林逸,同样是天阶神兵利器,加上一株灵药,林逸里外里,等于白赚了一株灵药。

    冯笑笑只是个幌子,林逸也不敢对雪谷逼的太紧,能有现在的结果,yǐ精让林逸十分的mǎnyì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兰芥玉玲草,你们这里有吧?”

    “有!”太上长老点了点头:“既然答应你了,我可以用其来和你交换,但是我想和你说的是,这兰芥玉玲草的价值虽然méiyǒu天阶神兵利器nàme大,但是也是个好东西,无论多重的伤势,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可以用来续命。”

    “哦?”林逸没想到,兰芥玉玲草居然还有这种神奇的功效,之前林老头只是说王心妍需要这种灵药,倒是méiyǒu说这种灵药的功效是shíme,这shíhòu听到,林逸忽然想,这种东西当初韩静静要是有的话,在受伤后zìjǐ吃一株,情况就不会nàme危急了,倒是个好东西!

    尤其是zìjǐ出门不在家的shíhòu,要是有仇家打过来,家中备着这种灵药的话,就可以拖延shí奸了……

    “可以续命多久?”林逸问道。

    “你来求兰芥玉玲草,却不zhīdào这种灵药的功效?”太上长老有些qíguài,不过还是回答道:“根据等级和伤势不同,shí奸也不同,从几天到几个月吧。”

    “哦……”林逸点了点头,不过这个和zìjǐguānxì不大了,这一株灵药回去之后,终究是要给王心妍服用的,就算可以续命。也méiyǒu用了。

    “现在就交换么?一株兰芥玉玲草加上水系天阶神兵利器。换取你的雾系天阶神兵利器?”太上长老问道。

    林逸正要开口答应,会客室的门口却是响起了一声狮子吼:“不能换!”

    紧接着,会客室就冲进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直接拦在了林逸的面前,大声说道:“不能换,坚决不能换!”

    “您……是……”林逸愕然的看着冲进来的这个中年女人,有些莫名其妙!这人到底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来人。自然是唐母了,太上长老也是愕然的看着唐母,心道,谁告诉她的?今天还是zìjǐ亲自接待的,都méiyǒutōngguò谷中的长老,不kěnéng有唐母的奸细啊。也不kěnéng有人给她通风报信啊!

    当然,méiyǒu人给唐母通风报信,唐母之前和楚梦瑶tōngguò电话,zhīdào林逸这几天kěnéng抵达雪谷,所以每天都会时不时的去雪谷的会客室转悠转悠,看看林逸来了méiyǒu。

    这不,唐母今天又来转悠了,正好听到太上长老要和林逸交换东西。所以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声巨吼阻止了林逸他们的交易。

    “哦,我是雪谷巡查监视者。专门巡视一些雪谷内发生的不公平的事儿……”唐母也是一愣,但是立刻反应过来林逸应该是不认识她的了,服用了忘情草药液之后,但凡和唐韵一起出现的人、发生的事情,林逸都会在记忆中遗忘,唐母除了tōngguò唐韵之外,就和林逸méiyǒu任何的交集了,所以林逸自然不认识她了,她就随口编出了一个身份来。

    “巡查监视者?”林逸一愣,心道这是个shíme职位?怎么和间谍似的?不过,对于雪谷的人事设定,林逸也méiyǒu去研究的必要,只是道:“呃……那您觉得,这个交易不公平么?”

    “当然不公平,简直是不公平之至!”唐母义愤填膺的说道。

    “呃……怎么不公平了……”林逸有些无语,好不róngyì和太上长老说好了交易条件,这又跑出来一个shíme巡查监视者,难道注定zìjǐ只能用天阶神兵利器换取单独的一株灵药么?

    “小伙子,你亏大啦!”唐母拿起了茶几上的雾系天阶神兵利器说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你只换取一株兰芥玉玲草加上一把水系天阶神兵利器,那吃大亏了!”

    “啊?”林逸愕然,他本来以为,唐母是觉得雪谷亏了,要终止交易,但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说zìjǐ亏了!这让林逸有些搞不懂了,这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和zìjǐ开玩笑呢?

    “一株破草药就能换了?真是太少了!”唐母摇了摇头说道:“据我所知,这个兰芥玉玲草,前一阵子刚刚成熟了一批,一共有四株呢,你只换取一株,那怎么行?我看,你要是交换的话,最起码是四株兰芥玉玲草,加上一把水系天阶神兵利器,才nénggòu交换!”

    “呃……”林逸有点儿懵了,转头看向了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听的这个生气啊,你以为兰芥玉玲草是地摊货呢?这东西好几十年才成熟一批,这一次只成熟了四株,虽然以前的还有存货,但是一下子给出了四株,她也不甘心啊!

    “太上长老,我说的对吧?是不是这样才勉强公平?”唐母也转头看向了太上长老,笑眯眯的问道。

    “勉强公平,自然是勉强公平……”太上长老气得都要头顶冒烟了,她真想一脚将唐母踹出去,但是她也只是幻想一下,根本就不敢将唐母怎么样!

    一旦唐母出了任何问题,那唐韵都有kěnéng放弃修炼,冰糖小妞儿都有kěnéng杀到雪谷来,所以雪谷上下不但不能对唐母怎么样,还要保护她!

    万一她要是zìjǐ一个不小心摔断了腿,那雪谷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雪谷是有口难辨啊!所以太上长老虽然无奈,也只能违心的说公平。

    林逸骇然了,他真是有点儿弄不懂唐母到底是个shíme角色了,怎么看起来,她只是个普通的地阶修炼者,而且还是实力不太稳固没shíme攻击实力的修炼者,但是太上长老怎么kěnéng听她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