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654章 闯大祸了!

    然而没等他说完,孟觉光劈头盖脸一巴掌就扇了过来,一边揍一边骂道:“你才是傻-逼啊!你特么自己要找死就去找死,干嘛跑我房间来啊!你这个蠢货知道这家伙什么背景么,连它你都想吃,你丫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写啊……”

    “呃……九表哥你有话好说,别、别打我啊!”孟同顿时蒙圈了,被孟觉光满屋子追着打,差点没被揍出内伤来。

    片刻之后,看着孟同被自己揍成猪头三的惨象,孟觉光这才稍微消了消气,看着趴在地上的卷卷熊幼崽,没好气地骂道:“得亏我回来得还算及时,要不然这小东西真要被你弄死了,你跟我都非得暴尸山野不可,一个都不得好死!”

    “这……没那么夸张吧?不就是一只卷卷熊幼崽而已吗?”孟同一副苦兮兮的模样看着孟觉光道。

    “还一只卷卷熊幼崽而已?”孟觉光顿时气炸了,怒道:“我早晚得被你这个蠢货连累死!你丫知道它的主人是谁吗?它的主人叫上官岚儿!”

    “上官岚儿?那是谁啊?”孟同还是一头雾水。

    孟觉光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道:“上官岚儿你不知道,那她的爷爷上官天华,你应该知道了吧!”

    “冲天阁阁主上官天华!”孟同瞬间吓尿了。

    不同于林逸这些普通草根新人,孟同因为跟孟觉光关系亲近的缘故。没少听孟觉光说这些上层人物的名字,而这冲天阁阁主上官天华。那可是整个北岛排名前三的顶级大佬啊。

    “这、这东西原来是上官天华孙女的灵宠?!”

    想通了这个关节,孟同立马觉得人生一片灰暗,自己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连冲天阁阁主亲孙女的灵宠都想吃,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啊!

    “你以为呢?你这个蠢货也不动脑子想想,如果这东西没有这种背景,如果不是守卫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它这点实力能够溜进灵玉堂来?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傻-逼啊!”孟觉光没好气地翻着白眼道。

    如果不是念在这家伙是自己亲戚的份上。孟觉光甚至都有心把孟同抓起来投案了,这种事情一旦被上官岚儿这个冲天阁阁主的掌上明珠知道,到时候死都不知道该怎么死啊!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孟同脸色惨白地结结巴巴道。

    “得亏这东西还没被你弄死,你刚才不说它是自己撞晕的么,那应该没受什么伤,咱们就把它扔出去,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孟觉光深吸一口气道。

    结果孟同把头埋得更低了。弱弱道:“它本来是没受什么伤,但是中途醒来想要逃跑,然后就被我踹了一脚……”

    “卧槽!”孟觉光顿时无语了,等检查了一番小家伙此刻的微弱气息之后,这下简直连把孟同宰掉的心都有了!

    这都什么猪队友啊!

    孟觉光不死心地往卷卷熊幼崽胸口摁了摁,结果这小家伙直接就开始口吐白沫。一惊之下火气顿时更大了:“你特么有病是不是啊!对付这么个小东西,用得着下这种死手么!”

    “这、这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没用多大力气,只是这么轻轻一踹,谁知道它一只灵兽会弱成这副逼样啊……”孟同一脸无辜地挠着头道。

    其实他刚才这一脚还是挺重的。生怕这小东西继续吵闹叫唤,将外面什么人给吸引过来。那样麻烦可就大了。结果这下倒好,这一脚下去,现在麻烦倒是更大了!

    看着卷卷熊幼崽胸口那个鲜明的脚掌印,饶是孟同自己也不由瘆得慌,眼珠子一转忙道:“要不还是把它扔出去吧,反正也没人知道是我踹的!”

    “你自己白痴!就以为别人跟你一样也都是白痴是吧!”

    孟觉光闻言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鄙视道:“人家发现这个脚印之后,难道就不会找人比对?我告诉你,以上官大小姐的个性,就算把灵玉堂上上下下翻个底朝天,也一定会把害死她灵宠的凶手给找出来,到时候就等着死吧!”

    “那我们可怎么办啊?”孟同被这话吓得欲哭无泪,不知所措道:“要不咱们偷偷把它丢出去?荒郊野岭应该没人能找到了吧?”

    本来直接按着原来的想法将这小东西吃掉,那倒还会是一个比较靠谱的办法,毕竟活不见熊死不见尸,人家就算想查也未必能查到孟同的头上。

    但是现在知道了这小东西的恐怖背景之后,孟同哪还敢生出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啊,别说吃掉,这时候就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心惊肉跳,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有多远扔多远,最好扔出去十万八千里,这辈子都别再见到!

    孟觉光满脸不可救药地看了他一眼:“扔到荒郊野岭?你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人家上官大小姐随便一句话就能发动数百上千个高手,就算将整个天阶岛北岛搜一遍那都是轻而易举,何况你怎么知道人家没有寻找灵宠的特殊办法?”

    “那怎么办啊?它胸口这脚印一时半会也弄不掉,咱们也没法嫁祸给别人啊?九表哥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啊!”孟同哭丧着脸道。

    他这次是真被吓尿了,如果能逃过这一劫,估计一辈子都会留下心理阴影,再也不敢吃灵兽了。

    “栽赃嫁祸?”孟觉光听了这话却是眼睛一亮,一拍大腿道:“这倒是一个办法!”

    “这、这能行吗?”孟同将信将疑道:“九表哥,我脚下这鞋可是迎新阁统一发的,人家随便拿鞋印比对一下,就知道是迎新阁新人干的啊,到时候把所有新人叫出来比对,不还是逃不过去么?”

    “说你蠢货真是一点都不糟践你!”孟觉光没好气地赏了孟同一记暴栗,分析道:“上官大小姐就算通过鞋印知道是迎新阁新人干的,但是新人那么多,跟你鞋码差不多的又不是没有,只要给她营造一个先入为主的假象,到时候谁还会怀疑到你头上来啊?真是蠢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