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783章 崭新的钟品亮

    所以钟品亮又找回了往日做老大的自信,一时间不由得感慨万千,想放声高歌: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是!”高小福看到钟品亮执意如此,也唯有点头答应下来,他想尽快离开这片诡异的墓地,虽然钟品亮消失了又出现了,但是他也不想在这里多呆片刻。

    两个人快速的回到了居住的别院,而高小福就去叫张乃炮了,钟品亮则是坐在床上,静静的思考着自己的人生。

    他已经接受了自己被半夺舍的事实,在他看来,这是好事儿啊,不但自我意识没有消失,而且身体里多了一个强大的元神记忆,自己距离牛逼不远了。

    想着自己以前修炼的粗浅的心法口诀,钟品亮有些恼火,纯阳天尊这个欺师灭祖的小王八犊子,居然给自己修炼这种破烂,亏得自己还没有踏足黄阶正式成为修炼者,不然转别的心法口诀就费劲儿了!

    “唉!”当钟品亮以狂龙祖师的眼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时,不由得大摇其头,自己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差了,要多差有多差,还少了一个肾!

    不过,少了一个肾脏,对于狂龙祖师生前修炼的心法口诀来说,影响不是很大,只是这副躯体有些差的离谱,而且现在已经错过了最好的修炼年纪,只能靠着一些天材地宝来改变和增强体质。

    张乃炮对于钟品亮自是忠心耿耿,虽然此刻是半夜。但是高小福一叫他,他就快速的赶往了钟品亮的别院。

    “亮哥,你找我?”张乃炮连忙问道。

    “哦,乃炮,你来了?”钟品亮欣慰的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小弟,还是很有情义的。

    “是啊,亮哥,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有什么要紧事情么?”张乃炮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带我去见纯阳那个小兔崽子吧。”钟品亮站起身来。对张乃炮说道。

    “什么?”张乃炮一愣,面色一白,慌忙上前捂住了钟品亮的嘴巴,吓得额头上冷汗直冒:“亮哥。您说什么啊,可不能乱说啊,师尊的名字,您怎么能随意说呢?”

    “炮子,那我问你,我和你的师父发生了冲突,你是站在我这边,还是站在你师父那边?”钟品亮故意面色一冷,负手问道。

    “我……亮哥,我这条命都是你的。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张乃炮连忙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你带我找纯阳那小子去吧。”钟品亮摆了摆手,说道。

    “这……好吧!”张乃炮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心道亮哥这是发了什么疯啊,居然要去找师尊?而且听他的口气好像还对师尊十分的不满,那到时候要是真发生冲突可怎生是好?就算自己出手也不是师尊的对手啊!

    莫非亮哥是因为师尊长期将他丢在后山别院不理不睬而心生怨气了?可是,自己也在帮他周旋啊。亮哥应该是个很隐忍的人,这么久了,连林逸都能忍,还忍不了师尊了?

    “炮子,你无须担心,你亮哥我自有道理!”钟品亮牛逼哄哄的说道。

    “是……”张乃炮无奈的带着钟品亮,来到了纯阳天尊的别院门口,因为张乃炮是纯阳天尊的得意弟子,所以门口那些巡逻的明日复明日教派的弟子对他也不阻拦,钟品亮和高小福是跟着他来的,自然也不会有人阻拦。

    “好了,炮子,叫门吧!”钟品亮淡然的看了一眼别院的门口,说道。

    虽然这别院钟品亮也能找到,但是没有张乃炮带路的话,他免不了要被明日复明日教派的巡逻弟子阻拦,那解释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亮哥,师尊正在休息啊,您看,您要是有什么怨气,就和炮子我说,我去给你转达,好不好?”张乃炮是真心不想钟品亮和纯阳天尊对上,因为两个人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啊!

    “叫门吧!”钟品亮摇了摇头坚持的说道。

    看到钟品亮坚持,张乃炮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伸手拍起了门来。

    纯阳天尊刚刚修炼后准备休息呢,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微微一愣,有些不耐的问道:“这么晚了,是谁敲门?有什么事情么?”

    “师尊,是我啊!”张乃炮小心的说道。

    “乃炮?有什么急事儿么?”纯阳天尊听到门外是张乃炮的声音,倒是没有了之前的怒气,只是淡淡的问道:“怎么这么晚了来找我?”

    “师尊,是……”张乃炮正要解释,却被钟品亮给打断了。

    “纯阳你个欺师灭祖的小兔崽子,还不速速出来见我?”钟品亮猛然喝道。

    张乃炮听后差点儿没一下子晕倒在地,心道,完了,真的完了,也不知道亮哥今天怎么了,居然敢和纯阳天尊叫板?

    纯阳天尊突然听到钟品亮的声音,顿时勃然大怒,一下子从别院里窜出来了,本想直接动手灭掉钟品亮,但是又想到他是张乃炮的老大,要是自己灭了他,张乃炮肯定不会舒服,所以他只能耐着性子怒道:“钟品亮,你喝多了吧?敢在我面前撒野?是不是不想活了?张乃炮,你大半夜的带他来,就是发酒疯的?”

    倒是也不怪纯阳天尊会这么想,钟品亮就算再混,也不可能跑到这里来叫骂,那不是找死么?所以纯阳天尊觉得钟品亮大概是喝多了。

    “纯阳,你才喝多了!还不速速来拜见为师?”钟品亮冷哼一声,怒道:“你小子当了掌门,是不是不将我这师父放在眼里了?”

    “师父?”纯阳天尊一愣,愕然的看着钟品亮,更是有些恼火!不由得怒道:“我师父狂龙祖师早就死了,你小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张乃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要不给我一个合适的解释,我不管钟品亮是不是你的大哥,都要付出代价!”

    “这……亮哥……”张乃炮一脸的为难,不知所措。

    只有钟品亮依然很淡定,看了纯阳天尊一眼,道:“行啊,小子,长能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