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2962章 磕头认错

    “等等,谁让你们走了?”天蝶却是语气一冷,拦住了黑衣长老和赵奇兵的去路。

    “天少门主,既然您都插手了,那我们走还不行么?您拦住我们,这是什么意思?”黑衣长老皱了皱眉头,难道天蚕变居然还要继续追究?

    “跪下,给他道歉!”天蝶一指林逸,冷冷的对黑衣长老说道。

    “你……”黑衣长老听了天蝶的话后,陡然涨红了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天蚕变居然让他给一个散修下跪!这是何等的侮辱?

    “没听见么?”天蝶皱了皱眉头,她一直在模仿天婵,天婵作为天蚕变这个身份在天丹门里的时候,向来都是一言九鼎,冷酷无比,这也是外界公认的形象,但是天蝶却不知道,天婵也有柔情的一面……

    “天少门主,你莫要欺人太甚!我们暗夜宫,插手天丹门试炼奖品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但是大家都是上古层面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居然让我给一个散修小辈下跪?我没听错吧?”黑衣长老气恼的说道:“我们暗夜宫,也不是好欺负的。”

    “跪下。”天蝶只有两个字。

    “赵奇兵,我们走,看他敢怎么样!”黑衣长老一甩袖子,就要拉着赵奇兵强行离开,在他看来,天蚕变就算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的高手,也不敢无缘无故的出手的!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让黑衣长老的心脏就是一紧,差点儿没脱落了,不过,下一刻,黑衣长老的心脏就要爆炸了,因为他惊骇的发现。他身边的赵奇兵,一条手臂居然没有了!

    黑衣长老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天蚕变是如何出手的,赵奇兵的手臂就脱落掉了。

    “如果不跪下,我不介意帮你们断腿跪下!”天蝶淡淡说道:“听说你们修炼的叫什么千腿?以断腿为修炼?不过我可能断的彻底一些,直接削断你们的双腿,然后这样……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修炼千腿呢?”

    说着,天蝶随手一指,一枚火球从手中催发而出,直接落在了赵奇兵地上的那截断臂之上,断臂立刻变成了灰烬!

    “我的手……”赵奇兵看着自己的手臂变成了灰烬。顿时吓得白眼一翻,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之前还幻想着要将断臂拿回来去医院接上呢。但是现在,断臂都成灰了,还接个屁?以后他就是个残疾独臂人了……

    想到这里,赵奇兵能不晕倒么?他虽然是以腿功擅长的,但是作为修炼者。他失去了一只手臂,那也是相当致命的伤势了。

    冷汗,从黑衣长老的额头上流了下来,外界传言果然没有错,天蚕变是个霸道狠辣的人,虽然看起来风度翩翩公子哥。但是那些找什么美女当炉鼎练功的传闻,八成不是假的了,从这手段就能看出。他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这……这是什么火焰?居然有如此高的温度?这是丹火?”黑衣长老骇然惊心的问道,不过却又有些疑惑:“不对啊,这不应该是丹火,丹火,怎么能这么厉害呢?”

    这时候。林逸也是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个白衣美少年,差一点儿就冲口而出——锻造之火!这白衣美少年。用的居然是锻造之火!锻造之火,居然可以直接充当武技催发么?居然拥有如此高的温度?连修炼者的躯体都能烧成灰烬?

    不过,虽然林逸疑惑,但是这时候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天蚕变的突然出现,让林逸很是纳闷,比昨天雨一的出现还纳闷!雨一有雨凝的关系,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天蚕变呢?要说天蚕变因为康照明的关系来推波助澜,林逸还相信,可是天蚕变来的目的居然是帮助自己,那就有点儿不现实了!

    难道,仅仅是天蚕变所说,他来只是路见不平,维护天丹门试炼的公平公正?这也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着眼前,好像似曾相识,又似乎根本没有见过面的天蚕变,林逸绞尽脑汁在想,自己和这个美少年,以前是不是见过面呢?但是,林逸却失望的发现,自己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即使很眼熟,但是,林逸真的不认识天蚕变!

    不过也难怪,本来天婵女扮男装,就有些不同了,虽然天碟和天婵的相貌有些相似,打扮成男人的样子可以说更是相似,但是毕竟是两个人,又转换了好几次,林逸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你想试试?”天碟冷眼问道。

    “不……不想……”黑衣长老哆哆嗦嗦的说道,面色都已经变得惨白了,赵奇兵是地阶初期,他虽然是地阶后期巅峰,但是在天蚕变面前,也不过是一个任由宰割的角色!

    关键问题是,天蚕变这次来,看似占理,但是关键问题是人家势强,就算其他上古门派知道天蚕变小题大做,也没有人敢乱说,这可是超级上古门派啊,谁愿意没事儿因为一个末流的暗夜宫,站出来说话?

    “那看你表现了。”天蝶说道。

    黑衣长老的脸由白转红,但是最终还是熬过了心理挣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对天蚕变道:“天少门主,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也是奉太上长老之命来的,小的错了……再也不敢干涉天丹门的事情了……”

    “不是我,是他。”天蝶指了指林逸,对于黑衣长老的行为,丝毫没有其他的表情。

    “林逸,林少侠,我错了,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您开口说句话吧……”黑衣长老也知道,林逸不开口,这事儿不算完,虽然他不知道天蚕变为什么非要问林逸的意见,但是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照做啊!

    林逸虽然不想这么轻易放过黑衣长老,但是现在为自己出头的毕竟是天丹门的少门主,林逸和他不熟,自然不可能做得太过,只是点了点头道:“既然错了,那就滚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