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476章 林逸输了

    齐文翰众人一个个神情紧张,紧紧盯着擂台上的每一点异动,哪怕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也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丝异象,生怕林逸在其中出点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一道狼狈身影猛然从擂台黑气中跌落而出,众人的担忧随之变成了事实,跌出来的这个人,正是林逸。

    “凌兄!你怎么样?”齐文翰连忙大叫着冲了过去,此刻林逸周身上下都缠绕着丝丝黑气,给人的感觉就似被黑气腐蚀过一般,而且各处都有被炸伤的焦黑痕迹,有些地方甚至血肉模糊,简直触目惊心。

    全场众人见状一片哗然,这一场让人看不见真容的对决,竟然以这个大出风头的凌一被人一身凄惨的轰下擂台而告终,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但却又在情理之中。

    齐文翰顿时急得手足无措,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围在林逸身旁团团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可不懂怎么治疗,甚至于连林逸现在受了什么伤,伤势到底有多严重都看不出来,只能在一旁瞪着眼睛看着,一边搓手一边干着急。

    不过好在林逸的伤势并没有众人想象中那么严重,虽然乍看起来凄惨狼狈,而且也确实伤势不轻,但却还没到真正大伤元气的地步,至少还可以坐起来自我疗伤。

    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用了许多真气护体的缘故,还有就是巫暴良并没有想下死手。

    对于林逸来说,只要还有体力疗伤。那就不是什么大事,尤其并没有伤筋动骨,恢复全盛只需要片刻工夫罢了。

    林逸自知问题不大,但他此刻的狼狈状态,落在其他众人眼里那何止是凄惨,简直就是一个濒死的废人了。

    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而且还冒着丝丝不详的黑气,这不是将死的征兆是什么?

    擂台之上黑气散去。巫暴良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众人眼中,相比起刚才,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明显更多了几分敬畏,这是强者应有的待遇。

    “我宣布,龙舟镖局胜,可以继续挑战下一个对手!”执行裁判当即宣布结果。

    如此一来,龙舟镖局直接从齐天镖局身上抢到一百分。而它的排名则随之前进一位。从第六变成第五,如愿跻身五大镖局行列,而被它挤出去的这一家镖局,却是呼声最高的镖局霸主,四海镖局。

    看着实时变动的积分榜排名,坐在评审裁判组正中的海无量,脸色再度黑成了锅底,阴沉得都已经滴出水来了。

    诚然。无论是这项镖局掌舵人挑战,还是巫暴良站出来对付凌一,这一切都是海无量亲自策划,而且也如愿达到了预期效果,但是自家四海镖局被龙舟镖局给挤出前五,这一点可绝对不在海无量的计划之内。

    一开始设计的时候,他的定位是自己四海镖局经过第五轮镖局争霸赛之后,可以达到排名第二,可惜天不遂人愿。玄鹰镖局的异军突起让他这个计划成为了泡影,非但没能成为第二。反而生生落到了第五,乃至于现在竟闹出了这样的乌龙!

    堂堂镖局霸主竟然被挤出了五大镖局之列。看着积分榜上这个尴尬的排名,海无量觉得自己的面子已经被摔得稀碎,再也没法出去见人了……

    不过事已至此,海无量就算后悔也不可能了,何况好戏才刚刚开始,只要按照他的后续计划发展下去,四海镖局最终还是很有翻身机会的。

    海无量只能跟个鸵鸟一样把脑袋埋起来,不住的自我安慰,现在只是暂时被人踩在脚下而已,些许尴尬在所难免,但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赢家。

    此刻,除了围着林逸团团转的齐文翰众人之外,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巫暴良的身上,他们只想知道一个问题,接下来准备挑战谁?

    榜上有名的十二家镖局,一个个人心惶惶,尤其是那些名字在列的金丹期高层,生怕巫暴良的嘴中下一个就蹦出自家镖局的名字,丢积分倒还是小事,关键是怕丢了性命啊!

    “我决定挑战的对手,还是齐天镖局。”巫暴良在擂台上斜眼冷笑道。

    此话一出,全场再度一片哗然,已经赢了一回还不知足,竟然还要连着继续挑战,这不是摆明了要把齐天镖局往死里整吗?

    之前众人都还觉得齐天镖局大出风头,尤其是这些镖局同行,脸上全都是掩饰不住的艳羡和嫉妒,不过现在听完巫暴良的话之后,这点艳羡和嫉妒顿时消散一空,看向齐天镖局的目光反而带了几分同情。

    在巫暴良和龙舟镖局面前,这齐天镖局压根就不是什么超级黑马,而纯粹就是一块肥得流油的肥肉啊。

    看这架势,不把这块肉全部吃到嘴里,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齐天镖局的磨难这才刚刚开始呢。

    不过,反正受折磨的是齐天镖局,和在场其他人都没什么关系,看着出自葳弧海域的这两家镖局互相死掐,他们也乐得看热闹,幸灾乐祸者大有人在。

    看着旁边其他几位评审裁判俱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尤其是海无量冷笑连连,齐明远不由心急如焚,现在凌一已经受了重伤,肯定不能继续上场,那么自己齐天镖局唯一剩下来的金丹期高层,就只有齐文翰了。

    可是,连凌一都不是这巫暴良的对手,何况是自己儿子齐文翰,这不是让他去上台送死么?

    “海总镖头,你绞尽脑汁整出这么一个毫无公正可言的挑战,平白被人非议不说,最后还要沦落到为人做嫁衣,而你四海镖局一点好处都得不到,不觉得太愚蠢了吗?”齐明远冷冷的看着海无量。

    泥人尚还有三分火气,何况是齐明远这个一方枭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不怕公然撕破脸了。

    “齐总镖头这话说的,我怎么听不太懂啊?”海无量顿时脸色一变,随即摆出一副官腔道:“本人提出这项镖局掌舵人挑战的初衷,就是为了检验各家镖局高层的成色,免得有人利用关系背景鱼目混珠,坏了我们整个南洲镖局联盟的声誉,一心就只为公义,难道这也有错?”(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