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283章 有大靠山!

    “那你们先忙,我去卖粘糕了。”小伙子高兴的推着车离开了。

    而东方霸道等这小伙子离开了,随手将粘糕扔到嘴里面一块,然后将袋子分给了其他人,他也有点儿饿了,咀嚼着粘糕,有些纳闷:“你们说,这血衣黄泉门的三位,来到这里就去吃饭了,他们什么个意思?难道来这荒村野地的,就为了吃顿饭?”

    也不怪他这么想,他们来到西星山村,第一个印象就是无比荒凉,他们很是难以想象,血衣黄泉门的三位老祖来到这么一个偏僻落后的地方干什么?

    难道是想来考察地形,想将血衣黄泉门搬迁到这附近?也只有上古门派才会选址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了吧?除此之外,东方霸道还真是想不出第二个可能性来。

    “谁知道呢,不过这里虽然偏僻,要是发展门派还是不错的,莫不是血衣黄泉门觉得,得罪的人太多了,想要将总部搬迁过来?”钱泊光会长接过了粘糕吃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头说道。

    “管他们做什么呢,我们直接去找他们算账好了!”钟品亮却是有些跃跃欲试了,他死了这么久,复活也有一阵子了,还没有出过明日复明日教派,这是第一次重出江湖,他自然有些迫不及待。

    “没错,钟先生说的是,我们也不是血衣黄泉门肚子里的蛔虫,管他们做什么干什么?我们直接去找他们算账好了。”纯阳天尊听了钟品亮的话后立刻说道。

    “说的也是,那我们走吧!”东方霸道点了点头。

    几人一起向村头王寡妇的食杂店走去,看到这破烂不堪的食杂店,几个人直皱眉头,血衣黄泉门的三位老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居然到这么低档的地方吃饭,有没有搞错啊?

    不过,几个人还是走进了食杂店,让他们惊喜万分的是,果然,在不远处的一个饭桌上,他们看到了血衣老祖、黄泉老祖和阴森老祖三位血衣黄泉门的老祖,只不过,在他们的对面,还坐着一个人,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

    当然,他们也没有在意,管他是干什么的呢,无关人等,敢多管闲事,那就杀鸡儆猴。

    “几位老板,来买东西还是来吃饭的?”王寡妇看到又来了一大波衣着光鲜的人物,还以为和之前的黄泉老祖他们是一伙的呢,心道,今天真是喜上枝头,可发大财了!

    黑马会的钱泊光会长一马当先,他并没有理会王寡妇,在他眼中,王寡妇和蚂蚁是差不多的存在,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杀鸡儆猴,他要击毙阴森老祖,逼迫剩下的两位老祖就范!

    其实,从个人角度讲,要说血衣黄泉门的仇恨,和黑马会的钱泊光会长并不是最大的,死的那个太上长老,钱泊光其实十分看不上眼,那人自持是老一辈的先踏足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高手,就将钱泊光这个会长不放在眼中,哪怕是钱泊光晋升至了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那老东西也是爱理不理!

    说实话,以前实力比他差的时候,钱泊光也就忍了,毕竟虽然自己是会长,但是在修炼界乃是实力为尊的,所以对方对自己的命令不理睬也就算了,可现在他也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高手了,对方还是这么个态度,就有点儿问题了。

    是以,这人死了也就死了,从钱泊光的角度看,死了省的生气了。

    但是,从黑马会的角度却不行,这人怎么说都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高手,是黑马会的栋梁支柱,死了,对于黑马会的整体实力有着十分大的影响!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击杀这个台上长老的人是血衣黄泉门的人!按理说,血衣黄泉门和黑马会,都是上古门派中,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门派,两者性质相似,但是业务又没有什么冲突,所以一直是惺惺相惜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被血衣黄泉门先破了规矩,钱泊光能不恼火么?

    所以这个仇恨大了,他今天,必须要亲手击毙阴森老祖才能让黑马会找回面子,不然他这个会长是白当了。

    “哎?几位,你们这是”王寡妇看着进门的几人,都是脸色阴沉,顿时心中一凛,这些人,莫非不是吃饭的,是来砸场子的?可是自己一个山村小店,也没得罪过什么人,砸自己的场子干嘛?

    “你躲远点儿,我们是来找人算账的,没你什么事儿。”东方霸道冷冷的看了王寡妇一眼,霸道的说道。

    “啊?找人?”王寡妇一惊,这屋里面,除了林老头就是那三个和他们穿着差不多的人了,难道,是来找那三个人的?这三个人还真是惹祸精啊,可别将林医生给牵连了,要是林医生有什么事儿,这十里八村的病号找谁看病去?

    不过,着急归着急,这些人明显是来者不善,王寡妇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咳嗽了两声,以示预警,让林老头也赶紧撤离,这些人愿意咋的就咋的,把小店砸了她也认倒霉了。

    “血衣,黄泉,阴森,你们没想到吧?躲了这么远,还是被我们找到了?”纯阳天尊冷哼了一声,看向了这小店中唯一的一桌客人:“躲,是没有用的,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给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的,纯阴天尊,是死于你们的手上吧?”

    “我们血衣黄泉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我们一向的规矩,如果那些死去的人都抱有你这种想法,那我们也不会做这一行了。”血衣老祖淡淡的说道。

    “哈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黑马会的钱泊光顿时乐了:“我说血衣,你没搞清楚状况吧?我们黑马会也是做这一行的,但是我们却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钱能赚,什么钱不能赚,你们很牛逼啊?我们黑马会的太上长老,你也敢击杀?你们是不是自以为你们血衣黄泉门很牛逼啊?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这么做的?莫非你们还有什么大靠山不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