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354章 别有隐情

    那么,剩下的原因,林逸还真想不到。

    “暂时不清楚,我们往前走走看看吧,在这里呆着也不是办法。”林逸说着,就抬步向那个大牌子的方向走去。

    “哦,好。”郁大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林逸特别的信任,所以林逸走,他都没有多想,就跟了上去。

    倒是郁小可,看到林逸这么冒失的往前走,顿时有些急了:“林逸,你要干什么?你自己送死,别拉上我们啊!这里面只有一条通路,我飞燕门的人,都不敢说哪一条是正确的,你可别乱走!”

    古墓里面的一些机关暗道虽然也是很凶险的,但是大多数都是有迹可循的,都有一定的规律,而眼前这个泡离一族自己修建的东西,根本没有什么规律,五个通道完全一样,没有暗示,也没有标识,这样一来,郁小可压根也无法判断哪一条是正确的。

    “那证明你水平太低!”林逸淡淡的说道:“我之前都说了,你这三脚猫功夫就别出来逞能,要不是你哥,我也不会带你来这危险的地方!”

    “恩?”郁小可微微一愣,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林逸的话,让她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这幽暗的地方,和当初的古墓十分的类似,郁小可有种错觉,走在前面说话的人不是林逸,而是男盗!

    郁小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总之那一刹那,林逸的声音,林逸的说话方式,让郁小可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男盗来。

    不过,郁小可想再冷静下来想个究竟的时候,林逸居然已经选择了一条通道走了进去,让郁小可没有了思考的时间。看着自己的哥哥已经跟着进了去,郁小可没办法,咬了咬牙,只能硬着头皮也跟了上去……

    其实,郁大柯还真想多了,古儿子此时已经带着古家人,正在向偏远山区逃亡,他们虽然心里想要报仇,但是却也知道,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报仇!

    只不过,走了半路,古儿子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他的电话,是卫星电话,倒是不用担心信号问题。

    犹豫了一下,古儿子还是接起了电话,他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喂,您好,我是古自线……”

    “小古啊。是我……”对面,响起了玄尘老祖的声音。原来,玄尘老祖,居然就是古家的主人!

    “主……主人。您好……”古儿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挂断电话,可是他不敢。

    “我的那两个人,去你们那里了吧?你们好好接待一下。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还会去你们那里!”玄尘老祖说道。

    “这……”古儿子一听康照明他们回来的时候还要去他这里,顿时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他都逃亡了,还去住个什么啊?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玄尘老祖何等的精明?听到古儿子支支吾吾,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这……”古儿子本身就是个怂包,被玄尘老祖这么厉声一吓唬,顿时差点儿没尿裤子,多年的积威之下,他也顾不得别的了,竹筒倒豆子般的将发生的事情说给了玄尘老祖,然后道:“主人,您得为我们古家报仇啊,我们古家鞍前马后这么多年,现在我父亲被人打死了,您可不能不管啊!您看,能不能派人来……”

    话说到这个地步,古儿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他想的是,如果玄尘老祖能够帮忙报仇,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什么?”玄尘老祖一听,开着大切诺基的人,还和姓郁的人在一起,那不是林逸么?!听到这里,玄尘老祖忍不住气得想要骂娘了,日你妈的,我要是能干死林逸早就干死了,还用得着让泡离一族的人动手?想到这里,玄尘老祖气道:“报不了仇,你们跑路吧,没事儿我挂了!”

    说完,玄尘老祖直接挂断了电话,也不理睬古儿子了,在他眼中,这就是一枚弃子了,管他们死活呢?

    “喂?主人?喂喂?摩西摩西?”古儿子拿着电话,一脸的绝望之色……

    ……………………

    托尔图受了重伤,但是他怎么说都是天阶后期巅峰实力大圆满的高手,受伤还不至于失去行动能力,虽然心情很差,但是他还是强忍着进入了古堡,来到了父亲托尔日月的面前!

    “托尔图,你这是怎么了?受了伤?”托尔日月看到托尔图的样子,猛然一惊,连忙问道。

    “父亲,我废了……和您一样了……”托尔图之前已经检查过自己的经脉了,他知道,自己也和父亲一样了,成为了一个废人。

    “什么?!怎么回事儿?到底怎么搞的?”托尔日月一惊,霍然站起身来,问道。

    “是那个叫林逸的人……没想到他一个天阶中期高手,居然能躲过我的一击不说,还能够反击,将我打成重伤……”托尔图十分的郁闷,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什么?那个林逸这么厉害?”托尔日月听后脸色十分的阴沉,有些恼怒的看向了一旁的康照明和小一。

    康照明倒是不担心托尔图的死活,他担心的是林逸现在有没有死,于是他一脸叹息的道:“我早就说过,这个人可以越级对敌,实力十分了得,你们呢?就派了一个人去击杀他?那怪得了谁呢?

    “这……”托尔日月听了康照明的话后猛然一滞,说不出话来,是啊,人家事先也说了,这个人可以越级对敌,让你们小心!不是没告诉你,是你自己根本没有在意!

    “托尔图,到底怎么回事儿?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托尔日月进门后,沉声问道,他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差,他的伤势没有好,反而托尔图又废了,这真是流年不利!

    “父亲,这事儿……我们真不应该参与啊!”托尔图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您知道,康照明要击杀的人是谁么?”

    “是谁?”托尔日月一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