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495章 你早知道?

    “招数一样就一定是邪修?那邪修普普通通打出一拳,你是不是就不能打拳了,否则你也是邪修?”林逸冷笑道。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虽然正邪不两立,武技也不可能通用,但林逸这个说法总也不能算错吧……

    “强词夺理!一个是普通拳脚,一个是正儿八经的武技,这是一码事吗?”海无量顿时气炸,脸上杀意狰狞:“程浩楠都已经跑了,你还不跑,真以为我们南洲镖局联盟已经堕落到和邪修为伍了不成?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呵呵,我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莫非你知道?”林逸的表情完全是有恃无恐,似乎压根就没把他海无量的指控放在眼里,这时候竟然还有心情揶揄调笑。

    海无量顿时怒了,如果不是顾忌身份,他此刻都有心亲自出手替天行道,本来以他的深厚城府,不至于被林逸一两句话刺激就失去分寸,主要是他和四海镖局如今这尴尬的处境,全部都是林逸一手造成的,他能不恨吗?

    现在难得有这个现成的机会,可以杀林逸泄愤,当然是求之不得!

    不过,海无量终究还是没有冲动,因为他还不知道齐明远是什么反应,如果袖手旁观倒还好,但如果为了庇护林逸也跟着一起出手怎么办?

    到时候就是一通乱战,场面必然彻底失控,那样对他海无量一点好处都没有,如今话语权已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他可不想冒这种毫无必要的风险。

    何况杀了林逸,齐明远一口咬定他是杀人灭口,就麻烦了!

    “哼,说再多都是没用,本总评委不屑和你狡辩!”海无量当即转向所有人朗声道:“林逸和巫暴良用了同样的武技,就足以证明他和巫暴良、程浩楠一样。都是邪修,这一点大家都有目共睹,无可争议!”

    生怕久则生变,夜长梦多,海无量这是准备赶紧盖棺定论了,毕竟林逸和巫暴良、程浩楠不一样,猜测占三分,污蔑占七分,必须趁热打铁当机立断。

    “慢着!”这时候齐文翰忽然站了出来,朗声道:“凌一乃是北岛三大阁内门弟子。身上还有北岛三大阁的任务令牌,这次不远万里来到南洲,就是为了击杀邪修巫暴良,试问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是邪修?!”

    话音落下,所有人俱皆哗然一片,不由议论纷纷。

    “原来是北岛三大阁的弟子,那就不可能是邪修了。”不少人当即点头道。

    “不错,北岛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咱们南洲。但是凝聚力极高,而且北岛三大阁高层也是高手如云,连玄升期甚至开山期巨头都有,一直都是以名门正派自居。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收留一个邪修当弟子?”对北岛了解多一点的人更是对此深以为然。

    “对对,北岛那种地方不比咱们这边,咱们这里还经常有邪修什么的出没,人家北岛那可是被三大阁治理得井井有条。别说他们内部弟子,就连周围的修炼者部落也没有邪修生存的土壤啊。”众人纷纷附和。

    听着众人这些议论,海无量不禁脸色一变。这么发展下去要失控啊!

    林逸是北岛三大阁弟子,这一点连他都不知道,毕竟林逸对于自己的来历,只有刚到葳弧海域的时候对齐文翰等少数几人说起过,之后就再也没提了,这种事情即便海无量让人去查,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来。

    “话可不能这么说,即便凌一是北岛三大阁的弟子,那也不能证明他就一定不是邪修!”海无量连忙否决道。

    “哦?那依你海无量的意思,咱们南洲镖局联盟不会和邪修蛇鼠一窝,难道堂堂北岛三大阁竟然反而会容纳邪修吗?要不咱们这就写封信寄去北岛,把你海总镖头的质疑向北岛高层说明一下?”旁边齐明远斜着眼睛揶揄道。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海无量不由缩了缩脖子,别看他在南洲海域这边耀武扬威,看起来好像是一方霸主的架势,但真正跟北岛三大阁这种一岛霸主比起来,那根本屁都不是,人家随便派出个像样的高层,分分钟就把他给摁死了……

    “口口声声说即便是北岛三大阁弟子,也不能证明就不是邪修,你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齐明远神色不善道。

    “哼,据本总评委调查,那个巫暴良也曾经是北岛弟子,他既然都是邪修,又怎么能证明凌一就一定不是呢?”海无量一声冷哼,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本总评委对北岛三大阁一向敬仰,但是像三大阁这么庞大的势力,被混进去一两个败类而无法察觉也很正常,巫暴良就是一个明证!”

    众人不由又是一愣,今儿这事情可越来越有意思了,原来连这巫暴良竟然也是北岛三大阁弟子,倒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且慢,海无量你说你调查过?”齐明远忽然眼神一凝:“这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巫暴良的底细,却不想着趁早制止,反而坐视巫暴良上场打擂台?你倒是说说看,这么做的居心何在啊?”

    一时间,全场众人看向海无量的目光再度变得玩味起来,这种事情但凡脑子转得快一点的都能知道背后有什么居心,不过海无量身为大会总评委,口口声声公平公正,结果还做出这种事情那就太过虚伪了。

    以南洲海域一贯的舆论风评,他们会去崇拜敢作敢为的一方枭雄,但如果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那可是比真小人还要更加备受唾弃的。

    “我……”海无量顿时汗如雨下,刚才一门心思就想着拉凌一下水,却忘了这么明显的破绽,连忙急中生智辩解道:“我之前调查只发现巫暴良是北岛三大阁弟子,还无法确定他是邪修,为免冤枉好人,在没有掌握足够证据之前,我身为大会总评委当然不能够随便猜疑别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