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419章 应子鱼的悲伤

    很快的,应子鱼的短信就回了过来:林逸哥哥,你来了么?太好了!今天下午是自习课,我和小曦现在就出去找你!

    林逸看着回过来的短信息不由得苦笑不已,这应子鱼还真是着急,连学都不上了……不过,应子鱼对自己那点儿情愫林逸还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不能给予和承诺她什么。

    大小姐、笑笑、王心妍、小舒、郁小可等几个人,都是因为她们已然和自己的命运、未来、使命联系在了一起,已经不可分割,但是林逸却不想应子鱼和陈曦卷进去,她们还太小,根本不懂得修炼者的世界是怎样的残酷。

    如果有一天自己安逸了,这些事情都解决了,她们还想跟着自己,林逸会带着她们一起,但是现在,却不行。

    没过多久,就看到应子鱼和陈曦手牵着手的快步从学校里跑了出来,两个人的表情都写满了兴奋和喜悦,但是林逸不知道,一会儿和她说了她哥哥应志甲的事情之后,她还会不会这么开心呢?

    想到这里,林逸微微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实话实说,现在穿山甲的消息已经有了,他就不想再隐瞒应子鱼了。

    “林逸哥哥,你来啦,这段时间怎么没有看我和小曦妹妹啊,是不是不想要我们了?”应子鱼跑过来,就扑到了林逸的怀里,让林逸有些无奈的将她抱起。

    倒是陈曦,有些扭捏,没有应子鱼那么大胆,只是站在一边,羞涩的看着林逸。

    “行了子鱼,都大姑娘了,男女授受不亲不懂么?你这样,以后怎么交男朋友?”林逸将应子鱼给放了下来,对她道。

    “我和小曦都是林逸哥哥的妹妹。交什么男朋友呀?”应子鱼却是疑惑的看着林逸。

    看着应子鱼的样子,林逸更加证实了心中的猜测,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自己也没怎么来看她们,她们的想法不但没有变淡,反而却更加的强烈了!

    以前,应子鱼只是拿陈曦做幌子。而现在,却毫不掩饰她自己的感情了,这让林逸怀疑,应子鱼和陈曦之间是不是又达成了什么协议?

    事实上还真是如此!应子鱼一直拿陈曦和林逸开玩笑,只不过有一天晚上做梦,说梦话说漏嘴了。将自己的想法也给说了出来!

    本来陈曦就怀疑她,现在好了,陈曦将她的梦话用手机给录了下来,让应子鱼无从狡辩!

    但是应子鱼根本不是陈曦那种害羞的人,既然敞开了心事,那她就继续开始给陈曦洗脑,忽悠陈曦。说两个人以后一起跟着林逸,不然有楚梦瑶那么多人在竞争,她们一点儿都不占优势!

    而且陈曦还不是主动的性格,这以后不得吃亏,十天半个月都看不见林逸一次呀?陈曦想想,自己还真是这样的性格,有应子鱼帮衬着倒是好些,于是就答应了。

    但是林逸不知道。所以才有此一问。

    “妹妹……和男朋友有什么关系……”林逸愣了愣。

    “林逸哥哥,你没听说过一首歌么?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应子鱼却是大胆的哼唱道。

    “噗……”林逸现在终于明白应子鱼是什么意思了,不由得有些苦恼!说实话,林逸不希望应子鱼和陈曦现在就将她们的感情说开,那样林逸不太好应对。

    因为林逸要做的危险事情实在是太多,还是保持着之前那种朦胧的兄妹关系,比较好些。所以林逸故作没听懂的样子道:“你这和唱歌有什么关系?”

    “哎呀!”应子鱼见林逸不明白,顿时有些急了:“妹妹,那种妹妹,不是亲妹妹。干妹妹……就是‘干’妹妹……”

    “什么干妹妹不干妹妹的……”林逸假意没有听出两个“干”字的发音区别。

    “"qingren"!小三!明白啦?”应子鱼急了。

    “……”林逸有点儿后悔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要是之前就岔开这个话题,也没有这么多麻烦了,但是现在,应子鱼都说到这里了,那林逸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林逸哥哥,你别听子鱼胡说,她就喜欢这样开玩笑的……”陈曦看出了林逸的尴尬,连忙解释道,不过心里却有些失落……林大哥不喜欢自己么?

    “你们还小,长大了再说吧。”林逸终究没有直接拒绝,因为应子鱼一会儿还要面对更大的打击,是以林逸这个话题上面,也没有深说。

    “你看,小曦,我就说林逸哥哥不能不要我们吧?我们两个人青春无敌,优势太多了!”应子鱼得意的点头说道。

    “哦……”陈曦低下头去,有些难为情。

    “子鱼,先不说这个事情了,我找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情的,不过你听后,要坚强……”林逸表情一肃说道。

    “啊?”应子鱼先是一愣,没想到林逸会突然这么说,过了一会儿,才小心道:“是……我哥哥的事情么?”

    “恩……”林逸点了点头,看来,应子鱼虽然表面上很快乐,但是却一直惦记着她哥哥的事情:“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应子鱼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林逸哥哥……其实自从你来找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猜到了……我哥哥让你帮他照看我,就算你们是战友,也不可能不留下一封信件或者口头的录音,不可能单单凭借一张照片的……以前我哥哥虽然执行任务,但是偶尔还是会和我联系的,这一次,这么久了都没有消息……”

    应子鱼说着,眼泪就滑落了下来,林逸有些心痛,伸手将她抱在了怀中,轻轻的拍着她柔软的背部,道:“子鱼,你也别伤心,其实事实不是你想的那么糟糕,你哥哥应志甲并没有牺牲……”

    “啊?!”应子鱼立刻抬起了头来,眼睛瞪的大大的,还挂着泪痕:“林逸哥哥,那你说我哥哥他……”

    “他没有牺牲,但是现在,却和植物人差不多……”林逸的解释也只能如此解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