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696章 李政明投靠

    以彼此之间悬殊的实力差距,一旦林逸打定主意要杀他,他根本连逃出洞府呼救的机会都不会有!

    可恶,怎么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啊!李政明目光闪烁,嘴角鲜血流淌不止,显得极为凄惨狼狈。

    作为一个没什么背景的草根新人,他在加入迎新阁之后便迅速投靠孟觉光,这是一个无奈之下的必然选择。他虽然不看好孟觉光的人品,但至少在青云阁新人面前,这是最粗而且最现实的一条大腿,没有之一。

    为了达到久压在心底的目的,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有大量的修炼资源。作为一名青云阁新人,除了投靠孟觉光这位强势的管事师兄之外,别无他选。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果断投靠孟觉光之后,李政明确实尝到了不少甜头,无论是山下二号洞府,还是之后被分到七号矿区,都是让其他青云阁新人无比艳羡的待遇。

    然而,让他乃至所有青云阁新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这看起来很美的一切,每每在遇到林逸之后,事情总会朝着一个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或者准确地说,不科学。

    而现在,李政明总算明白了这个不科学的根源,作为一名进入迎新阁才不过区区一个月的新人,林逸如今却已是筑基初期巅峰高手,跟孟觉光这种资深管事都已经是平起平坐的存在,这玩意要是还能科学那才真见鬼了!

    世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做小弟有做小弟的好处,但同样也有做小弟的难处。作为孟同之外率先投靠孟觉光的忠实爪牙,每次出现危机之时,李政明自然而然就会成为首选级炮灰,这是推都推不掉的。

    而既然作为炮灰,那么就要有炮灰的觉悟。前面一次两次蒙混过去那是侥幸,但是总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的。就如眼下,李政明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如果再不做出抉择,搞不好就要死在这里!

    这一次,真是被孟觉光和孟同那帮蠢货给坑死了!

    林逸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李政明,面无表情道:“既然敢出手偷袭我,那么想必你也应该有所觉悟了吧?看得出来你跟孟觉光那帮蠢货不是一路人。但很可惜,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

    听这话的时候,李政明心中顿时一抖,因为他明显感受到对方身上的那股杀机变得更加强烈了,心中一个念头让他整个人都毛骨悚然:林逸这是来真的,他是真打算杀了自己!

    眼看着林逸即将动手,李政明砰地一声率先跪了下来,忙道:“林逸老大饶命!我这都是迫不得已,是孟觉光他们逼着我来试探你的啊!”

    看着这一幕。林逸不由有些意外地挑了挑双眉。

    李政明在他之前感觉中可不是这种软骨头的家伙,如果换做孟同这么做他反而比较容易接受,毕竟那家伙摆明了是欺软怕硬的主,但是这个李政明。之前看着可不太像。

    “我知道你是他们派来试探我的,至于是不是被逼无奈,这并不是能够让我饶你一命的理由,你明白么?”林逸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眼神之中依旧杀意闪烁。

    “我懂!林逸老大放心,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半个字!”李政明忙不迭应声点头。

    林逸现在要杀他的理由,说白了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他知道得太多了!不仅知道林逸已经筑基成功,甚至还知道了林逸已经是筑基初期巅峰,这对于一心想要低调行事的林逸来说,显然是一个极大的隐患!

    更何况,他李政明还是孟觉光的手下,而一旦这个情报落到孟觉光手里,那不仅会让林逸扮猪吃虎的计划落空,反而还会惹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毕竟,一个才进入迎新阁不到一个月的草根新人,却连跳两级成为筑基初期巅峰高手,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引起的轰动绝对非同凡响,到时候局面可不是林逸自己能够掌控的了。

    林逸冷笑一声,看着对方语气莫测道:“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这……”李政明心中顿时一沉,林逸这意思,是真的打定主意要杀了自己灭口啊!

    眼看着林逸身上的杀机越来越强烈,也许下一刻就会出手,他区区一个天阶大圆满,在林逸这种筑基初期巅峰高手面前,根本连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都不可能有。

    林逸一旦出手,迎接他的下场必然就只有一个,身死道消。

    我不甘心!苦苦挨了十几年,千辛万苦进入迎新阁,好不容易才稍微找到一点复仇的曙光,怎么能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在这里,死在一个跟自己本来毫不相干的人手上!

    砰砰砰!李政明猛然对着林逸连磕三个响头,磕得满头鲜血,惨不忍睹。

    林逸看得眼皮一跳,这两天都什么日子,怎么随便碰到个人都给自己磕头啊!之前乔宏才是这样,现在李政明又来这一套!

    “林逸老大,我知道你信不过我,但是我还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我真的不能死在这里,无论如何,请你相信我一回!之前投靠孟觉光,真的是被逼无奈,我真不想为虎作伥的啊!”李政明一头鲜血地诚恳道。

    “必须要做的事情?”林逸虚眼打量了李政明一番,言辞恳切,这话听起来倒不像是假的。

    而从他跟李政明之前寥寥几次接触来看,这家伙也确实有些古怪,甚至在被派来坑自己的时候还故意给了不少暗示,这说明至少在他本心之中,没有真心要坑自己的意思。他这么做,只是因为投靠在孟觉光麾下,身不由己罢了。

    但是,林逸可不是轻易相信人的人,就算李政明有再多的苦衷和无奈,但他这次听从孟觉光之命来偷袭自己却是事实。对于敌人,林逸可从来没有真心相信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