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574章 新人王马当枪

    “这么说难道林师弟已……已经……”苦逼师兄脸色惨白,不敢继续说下去了,而其他几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眼中俱是掩不住的惊骇彷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管他什么狗屁开山期,林逸老大绝对不会死在一个邪修手上!”乔宏才眼圈发红的低声怒吼道。

    “我也相信林师弟绝对不会死在这个西山老宗的手上,事实上,虽然西山老宗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但是林师弟并没有当场死在西山老宗的手中,至少就大会现场的情形来看,他是成功脱身了。”卢边仁向众人点头道。

    “脱身了?”众人闻言一愣,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有些埋怨的看着卢边仁道:“卢师兄你下次有话一口气说完好不好,害我们这一阵提心吊胆,心脏吃不消啊!”

    “呵呵,好吧。”卢边仁歉意的笑了笑,随即继续道:“虽然当时是脱身了,不过林师弟的处境仍然算不上好,面对西山老宗这种开山期邪修巨头的追杀,老实说结果依然是凶多吉少,如果他真能够顺利脱身的话,这时候应该早已经回来了,可是现在却依然杳无音讯,唉……”

    “以林逸老大的实力和手段,我相信他绝对还没死,现在不回来只是躲在某个地方避风头而已,肯定的!”乔宏才却是振振有词道。

    “不错,林逸老大吉人自有天相,那个西山老宗既然当时杀不了他,之后再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萧然点头赞同道。

    “我也这么觉得,从卢师兄你刚才说的这些就看得出来,林逸老大在南洲海域一带应该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他真要是死在西山老宗的手上,这事情肯定会传得沸沸扬扬,而绝不会是像现在这样杳无音讯。所以说现在没有消息,对我们而言不能算坏消息,反而是好消息!”李政明独辟蹊径道。

    “对对,几位师弟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踏实许多了,林师弟肯定没事的!”苦逼师兄连连点头,顿了片刻转向卢边仁道:“对了卢师兄,现在任务期限已过,咱们先想个法子去把林师弟和黄师妹的任务消了吧,免得等他日后回来麻烦。”

    “嗯。也好,我跟内门管事大师兄贾目凡有过数面之缘,明天就去找他说说,以林师弟的地位应该问题不大。”卢边仁点头道,林逸怎么说也是上官天华当众点名的弟子,虽然现在杳无音讯,但以贾目凡八面玲珑的处事风格,应该不会在这种小事上为难作梗。

    众人正在说话间,忽然院子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众人顿时脸色一变,看向大门口齐声怒喝道:“谁?!”

    “哟呵,没想到这里倒还挺热闹啊,你们几个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密谋什么呀。不妨说来我听听?”来人瞥了众人一眼,当即鼻孔朝天的不屑嘲讽道。

    此人生来脸色金黄,一双眼睛习惯性的眯成一道细缝,眼角偶有凶光流转。周身上下有意无意的总是释放出一丝骇人杀气,让人轻易不敢与其对视,所过之处尽皆侧目。心性稍差者甚至会被其当场吓退,更别说正面与其对峙了。

    看清了来人的相貌之后,院中一众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尤其苦逼师兄和萧然二人,看着这人更是阴沉似水,双目喷火。

    无他,这人名为马当枪,之前乃是他们手下的青云阁新人弟子,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了。

    “马当枪,你来这里干什么!”苦逼师兄当即冷着脸道,他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老实人,但是做了一年的迎新阁三阁主,多少也养出了一点上位者的气势,何况面对这个马当枪他心中那可是怒火汹涌,让他这个老实人都如此怒火冲天的人可不多见。

    “我来这里干什么?哼,我还没问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呢,从今天开始,这整个院子可都是我的!”马当枪冷笑不已。

    身为一个刚刚“毕业”的青云阁新人,他这么大大咧咧的闯入内门重地,倒并不是因为他昏了头,而是真的底气十足,有恃无恐。

    和林逸一样,这个马当枪乃是这一届的新人王,甚至比之林逸当初还要更胜一筹,如今名字已经传遍三大阁,深得青云阁高层看重,俨然已经被当成了青云阁未来的希望!

    林逸当初做到的种种奇迹,这家伙一件不落全部都做了一遍,不仅做到,而且还比林逸做得更好,前几日他也是同林逸一样直接报名参加三大阁内门大比,结果以区区新人身份在内门大比中所向披靡,一路横扫,最终成为当之无愧的新一届新人王!

    “你说什么?这个院子是你的?放你娘的狗臭屁!”乔宏才顿时大怒,毫不客气的指着马当枪鼻子骂道。

    最近一年他和李政明一直都在青云阁外门修炼,没怎么去迎新阁闲逛,同这马当枪交集不多,虽然听苦逼师兄和萧然这些人说起过,但是从来没有真正放在心上。

    在他心中林逸那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随便来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就想超越林逸老大,简直就是脑子有病,如今竟然还敢肆无忌惮的来抢林逸居所,尤其还是当着自己众人的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我,再敢指一下,杀了你!”马当枪神色阴冷的看着乔宏才,全身上下杀机凌厉,似乎真的随时就会暴起杀人,三大阁弟子之间不得相互残杀的禁例,在他眼里似乎根本连个屁都不是。

    “什么?杀了我?好啊,择日不如撞日,早听说你这新人嚣张跋扈,没想到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不如现在就来杀杀看?”乔宏才顿时不怒反笑,非但没有把手指放下,反而挑衅意味更浓了,他可是个实实在在的暴脾气,管你什么狗屁新人王,无论是谁敢惹到自己头上来他都只有一个回应,干你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