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575章 断指

    苦逼师兄和萧然二人见状顿时一惊,他们对这马当枪的怒火比起乔宏才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乔宏才同这马当枪之间还没什么交集,然而他们二人,一个是迎新阁三阁主,一个是新人管事大师兄,几乎整整一年时间都在和马当枪打交道。◇↓◇↓点◇↓小◇↓说,.

    对于马当枪这个新一届新人王的可怕,在场其他人也许还没什么概念,但是他们二人可是清清楚楚!

    本来,苦逼师兄被林逸推上迎新阁三阁主之位,那可是代表着前途无量的位置,多少背景深厚的修炼二代都可望而不可得,加上手底下还有萧然这个强力帮手,说一句高枕无忧那是毫不为过。

    然而事实上,他们二人这一年来过得实在说不上舒心,反而是没少受气,其他新人都还好说,关键在于马当枪这个刺头,他们根本压制不住,甚至还要反过来被这一个新人欺压,情形一如当初被林逸整死的孟觉光!

    这种事情说起来毕竟面上无光,所以每次同卢边仁、乔宏才还有李政明这些人碰头的时候,无论是苦逼师兄还是萧然,都没有刻意提马当枪的事情,在他们想来反正熬到马当枪进入青云阁也就没事了,却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今天这一幕!

    马当枪这人绝对不是普通新人,论实力比起当初的林逸都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乔宏才不清楚他的底细,冒然动手可是要吃大亏的,苦逼师兄和萧然连忙想要提醒乔宏才,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这可是你说的,既然你自己一心要找死,那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一程!”马当枪冷笑睥睨着看了乔宏才一眼。

    说罢也不见他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就见他脚下忽然裂开一道地缝,地缝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延伸到乔宏才下方,乔宏才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觉脚下蓦然一空,整个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就陷了下去,只留下胸口以上露在外面,至于下半身竟是被困得动弹不得,就连挣扎一下都是奢望。

    卢边仁众人见状顿时齐刷刷大吃一惊,一个个掩不住的震惊之色,乔宏才虽然加入青云阁外门时间尚短,但他的实力放眼所有青云阁外门弟子那绝对不能算弱了,可是在这个马当枪面前却连一招都挡不住,甚至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太可怕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马当枪身形一闪,下一刻就已出现在乔宏才的头顶,仅剩下一步之遥,居高临下的睥睨俯视着乔宏才,就算到了这一刻,乔宏才依旧硬气的保持着刚才姿势,死死用手指着他的鼻子。

    “啧啧,听说你也是那个林逸的小弟。怎么实力这么弱呢?太让我失望了,有其仆必有其主,看样子林逸这个所谓的新人王也不过如此嘛,当初上官天华还对他刮目相看。看来真的是看走眼了,哈哈哈哈!”马当枪肆无忌惮的狂笑道。

    他是新一届新人王,而林逸则是上一届新人王,彼此才相差了一年。而且还都是青云阁新人,自然方方面面都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而在他马当枪的心中。素未谋面的林逸早已被他踩了无数遍,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专门将林逸创下的这些所谓记录全部破一遍,如果不是没机会跟林逸正面交手,他估计早就对林逸发起挑战了,而现在虽然找不到林逸本人,却有乔宏才这个林逸麾下小弟主动送上门来找虐,他马当枪当然不会客气!

    “放你娘的狗屁!能够得到上官阁主当面夸赞的人至今只有两个,一个是公羊杰,另一个就是我林逸老大,就你这种货色根本不够格,竟然也敢说上官阁主看走眼?哼哼,自欺欺人!”乔宏才虽然身陷囹圄动弹不得,但想让他就这么认怂,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你说什么?!”原本还在得意张狂的马当枪,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沉,他自认方方面面都远在林逸之上,然而至今为止坊间却仍然不乏力挺林逸的论调,原因就在于上官天华!

    当初得到上官天华的认可,所以林逸理所当然的就被认为是公羊杰第二,而他马当枪哪怕各方面都凌驾于林逸之上,哪怕他在内门大比上一路横扫无敌,但依然没能得到上官天华的认可,这是不折不扣的硬伤,是他唯一不如林逸的地方,也是他最忌讳别人提起的话题。

    如今乔宏才当面说这事儿,那不亚于当众揭他伤疤,被他踩在脚底竟然还敢如此嚣张,真当他马当枪不敢杀人不成?

    “我说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怎么?这就被我说中痛处了?哈哈哈哈!”乔宏才大笑不已,似乎根本就没把这马当枪放在眼里,哪怕他现在受制于人,那也是想笑就笑,想骂就骂。

    旁边卢边仁和苦逼师兄等人,见状暗暗为乔宏才的硬气叫好的同时,也不禁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如今乔宏才的性命就捏在马当枪手中,一旦马当枪发飙,他们几个根本连救都来不及救,后果不堪设想。

    诚然,三大阁对于弟子之间的争斗有着严格规定,除非是当众约战,否则绝对不允许互相残杀,违者必将受到重惩,马当枪如果真的一怒之下杀了乔宏才,他自己必然也要付出惨重代价,不过他如今乃是被青云阁高层一致看重的天才人物,所付出的代价即便不小,但也绝不会惨重到无法接受的地步。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是么?”马当枪脸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眼神一冷忽然一脚踩在乔宏才的手上,这只手从开始他进门开始就一直指着他,敢挑战他底线的人,一个都别想有好下场。

    咔嚓!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乔宏才脸色陡然一白,嘴巴猛然倒抽一口冷气,冷汗如雨,然而从头到尾却愣是一声不吭。

    旁边卢边仁众人顿时脸色一变,当即忍不住就要对马当枪出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