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07章 元婴中期!

    “聒噪。@,”林逸看这小喽啰狐假虎威的架势撇了撇嘴,伸出左手微微一扇,一道无形劲气顿时将这喽啰给扇飞了出去,随即惊叫着跌落在围观人群之中,被后方不明真相的群众你一脚我一脚,生生踩成了人肉垫子,那叫一个狼狈凄惨。

    “哼,老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你敢当着我的面动我手下,看样子是准备好跟我动手了是吗?本大爷见过狂的,但是像你这么目中无人的蠢货还是第一次见!”马当枪见状更是脸色一沉,林逸这一手在他眼里没什么大不了,但既然敢扇飞他的手下喽啰,在他看来就等同于正面宣战了。

    “呵呵,过奖,这种评价还是送给阁下自己吧。”林逸不以为意的淡淡摇头,依旧云淡风轻的面带微笑道:“新人王是吧?哦,新人王你好,不过你就算是新人王,那也没必要这么装逼吧?连我这个别人口中的装逼头子都自叹弗如。”

    “装逼?”马当枪下意识看了自己那个还在人群脚下哀嚎的喽啰一眼,暗道这他么到底是谁更装逼啊,果然不愧是装逼头子,随即冷笑道:“听人说你是上一届的新人王?”

    “哦,老黄历了,我已经不当新人王好多年,听人说这个总有种装嫩的感觉,会被人笑话的。”林逸面带玩味的微微一笑。

    门外围观人群闻言一阵哄笑,眼看着双方火药味越来越足,正常人都知道两代新人王今天必有一战,外围甚至都已有好事者开盘口了,虽然大多数人都觉得马当枪这个元婴期新人王胜算更高,但就双方气度来说,明显还是林逸更胜一筹。

    “你……”听着众人的哄笑声,马当枪不禁有一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知道自己耍嘴皮子恐怕占不了便宜。只得恼羞成怒道:“只会耍嘴皮子是没用的,那是废物所为,你我都是新人王,既然今天碰巧遇上了,你敢和我约战吗?”

    马当枪此刻脑中就是一个念头,只有实力才是王道,当这家伙被自己踩在脚底的时候,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说你是疯子还真一点没错,我吃饱了撑着跟你约战?见到人就想咬,你不会是狂犬病吧。有病赶紧治,别耽误。”林逸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二话不说突然释放出周身气势,元婴初期巅峰的强大气场瞬间镇住了周围所有人。

    林逸虽然一向有隐藏实力的习惯,但元婴初期巅峰顶多只能算是他的账面实力,即便被人知道也无伤大雅,干脆亮出来震慑一下这种跳梁小丑,毕竟他才刚刚回到北岛,懒得同马当枪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儿发生无谓冲突。干脆吓走了事。

    对于林逸来说,和这一众兄弟聚会才是正经的要事,另外破烂王那边也得赶紧抽时间去一趟,看看铸器池现在情况如何。哪有工夫跟马当枪这种货色扯淡……

    别看马当枪吆五喝六,在常人眼里是高高在上的超级新人王,但在林逸眼里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孩儿,他在南洲见过了各种顶级存在。别说开山期,就连辟地期、裂海期之上的超级凶兽都见识过,跟这些庞然大物一比。三大阁新人王算个毛线?

    眼见林逸陡然毫无保留的释放气场,挤在门外的围观众人顿时震惊了,就连站在他旁边的卢边仁众人也都一个个难以置信,他们一直以为林逸实力只有金丹期,所以才会如此担心马当枪找麻烦,却没想到这么一段时间没见,林逸竟已是元婴初期巅峰的高手!

    围观众人之所以看好马当枪,无非就是因为他是元婴期高手,对林逸这个上一届新人王有着绝对的实力压制罢了,哪怕都知道林逸能够越级对敌,那也不会相信他一个金丹期可以挑战元婴期。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林逸不仅不是之前以为的金丹期,而竟然是元婴初期巅峰,反过来将马当枪给踩在了脚底,看来这位所谓超级新人王真的是踢到铁板了,要知道他才不过是元婴初期而已啊!

    这一幕不仅让众人脸色大变,就连马当枪本人也愣住了,原本看向林逸的眼神还带着高高在上的轻蔑之色,这一下顿时消失不见,神色莫测的咧了咧嘴角道:“元婴初期巅峰?好厉害啊,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就天下无敌,这样就能把我给吓退了?”

    听着马当枪这古怪的语气,众人不由得齐齐一愣,这家伙难道是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心理落差,所以准备打肿脸充胖子了是吗?

    不过等看到马当枪下一步动作时,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忍不住再次面露震惊之色,印象中马当枪这个超级新人王一向张扬,却没想到这家伙之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他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元婴初期高手,竟是元婴中期!

    众人这一下顿时兴致更浓了,前后两届新人王对峙这么噱头十足的事情,如今更是过山车一样风云突变,本以为林逸突然亮出元婴初期巅峰的实力就已是一锤定音,却没想到马当枪这个新任新人王居然实力更强!

    今天这个热闹真是看对了,照这形势发展下去,双方接下来必然会大打出手,到时候必将成为整个北岛关注的焦点,这下子可不缺跟人吹牛打屁的谈资了。

    “哈哈哈哈!”马当枪大笑不已,众人这番惊艳的表情正好满足了一把他的虚荣心,表情随之恢复到一开始的居高临下,瞥眼看着林逸道:“怎么样?没想到吧?”

    “哦,那又怎么样呢?”林逸却是从始至终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仍旧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马当枪,目光之中满满都是揶揄。

    “怎么样?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马当枪看白痴一样看着林逸道:“我是元婴中期高手,如果你识相一点跪下磕头呢,看在大家一场同门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不死,但要是不识相呢,那可就怪不得我不留情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