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12章 暗中下手

    结果却没想到因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变故,林逸那边依旧没什么异常,他孟同反倒成了最大的倒霉鬼,遇上这种事要是还不郁闷那才真见鬼了!

    然而才刚骂了一句,孟同那一点不满立马就被徐灵冲严厉的眼神给逼退了,他虽然事先不知道徐灵冲的安排,但若说这时候亲身经历过都还没反应过来,那也真是蠢到家了。

    见孟同终于意识到问题关键,徐灵冲这才松了一口气,吩咐执法堂高手暗中针对林逸,这种事是绝对不能见光的,如果众目睽睽之下孟同将这点猫腻抖露出来,那可真就麻烦大了!

    好在这家伙蠢归蠢,但总算还没愚蠢到什么事都往外抖的地步,其他人听了他刚才这句叫骂顶多也就觉得莫名其妙,不至于因此猜出台上的原委。

    但是,苦逼师兄和萧然、乔宏才这几人却是听出了话外之音,孟同刚才这句话,绝对大有内涵。

    虽然不清楚刚才到底在孟同身上生什么,但他们再次看向台上的时候,几人的眼神不由明显充满了担忧。

    要知道,这些执法堂长老可都是徐灵冲的熟人,就算他们故意针对,最大的目标也必然是林逸,而不会是孟同。孟同,搞不好就是被殃及池鱼才受伤下场!

    而如今身为筑基初期高手的孟同已经被排挤下来,在他们认知之中同样是筑基初期实力的林逸,压力必然更大,处境必然更加艰难!

    虽然说在任何一个环节,能够多争取一点积分就必须要去尽力争取,但是相比之下,人身安全才更加重要!

    千万不要为了一点点积分。而在上面冒死硬撑,这样划不来啊!

    但是,他们几个身为林逸的同党,这时候就算猜到林逸的艰难处境。此时也根本帮不上什么。甚至连出声提醒都不行,因为这样会扰乱林逸的注意力。很容易出大问题。

    他们唯一的能做,就是在下面默默地祈祷,祈祷林逸不要出事,否则的话。他们搞不好就得准备替林逸收尸了。

    而此刻,苦逼师兄几人担心林逸的同时,台上这几个执法堂高手则是在尴尬地面面相觑,尼玛没搞伤林逸不说,反倒让孟同做了冤死鬼,这事做得实在有点糗!

    好在当第四炷香点起的时候,场中已经只剩下林逸和康照明、钟品亮二人。所幸的是他二人的位置距离林逸较远,不至于重蹈孟同的覆辙。

    四倍威压!

    林逸身上的压力顿时又加重一层,精神更加疲累之余,体内真气运转也变得更加凝滞阻塞。导致无法像之前那样完全阻挡外界真气对肉身的强力压迫,如此一来,也就更加加重了精神上的负担,在其他人身上屡见不鲜的恶性循环效应终于出现。

    这一下,就算有玉佩空间能够迅速补充真气,林逸也明显开始感觉到吃力了。

    这小子总算要撑不住了!几个执法堂长老紧盯着林逸的表现,这时候才终于松了口气,而饶是如此,林逸这个世俗界新人的表现也已足够让他们印象深刻。

    放眼整个三大阁,能够在筑基初期就能抵挡四倍威压的人,也是屈指可数,更遑论林逸之前已经在场中坚持了满满三炷香的时间。

    勉力坚持了一阵之后,眼看着第四炷香即将燃完,林逸知道自己的状况已经不适宜继续再硬撑下去,所以打算将四炷香的时限积分拿到手之后,就退出离场。

    只要及时选择退出,就算是这些执法堂高手也拿他没有办法,而四炷香的时限积分加上青云阁第一的名次积分,这个积分已经相当可观,没必要冒险奢求更多。

    然而,就在第四炷香马上燃完的最后一刻,也就在以为目的达成,最容易松懈的一刻,脑海之中突然响起了玉佩的示警声!

    压迫在林逸身上威压猛然又提高了一大截,从四倍威压,瞬间变成了六倍,甚至还在往上增加!

    如此突然的剧变,就算有玉佩的提前示警,林逸也是措手不及,喉咙一甜差点就要喷血,不过最终还是勉强忍住,心底随之生出一股寒意:这些人,果然不仅是针对自己这么简单,而根本就是想借机弄死自己!

    看着林逸明显进入崩溃边缘的表现,一众执法堂高手个个冷笑不已,徐大少可是专门叮嘱过要好好招待这个林逸的,就算不直接把他弄死,至少也要弄成重伤才行,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他完好无损地走出去!

    这时候再想要退,晚了!

    看来这一回真要付出一点受伤的代价了!林逸心中暗道,就算对方这么整他,他依然有足够把握撑到离场,只不过是要受点伤而已,对于能够轻易自疗的他来说,这并非什么惨痛的代价。

    而就在林逸强撑着起身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了鬼东西的声音:“小子,需要老夫帮忙不?”

    林逸愣了愣,听完鬼东西的话之后,嘴角微微一勾,而后便又老神在在地坐了回去。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场下众人顿时一片哗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林逸已经不行了,接下来能够强撑着退场就已经算他牛逼,这时候竟然还敢坐回去,难道为了这么点可笑的积分,真的不要命了不成?

    “这个林逸倒是有几分实力,可惜没什么脑子。性命和积分,孰轻孰重都分不清楚,看来就算能活着走下来,以后也不会有前途,其他新人可要引以为戒才行。”阁主胡云风见状淡淡地评价了几句。

    “阁主大人说得是,这个林逸一向自以为是,不过前两天靠着筑基丹侥幸筑基成功而已,就目中无人,以为自己是新人中的佼佼者了!他这时候硬撑着留在上面,估计是不想输给同样是筑基初期高手的康师弟和钟师弟吧,也不想想他自己是什么底蕴,培养出这种不自量力的新人真是我们青云阁的悲哀啊,白白浪费了大好的筑基丹。”孟觉光在一旁配合地故作惋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