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14章 中心的态度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生气,倒也未必就是因为马当枪在林逸身上吃了大亏的缘故,甚至于马当枪是死是活对他来说根本都没什么影响,毕竟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已。

    他这次这么大发雷霆,其实原因还是出在林逸身上,时隔一年半不见,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远远凌驾于林逸之上,却没想到林逸的实力进步似乎比自己都还要夸张得多!

    听马当枪的描述就知道以这家伙元婴中期的实力,压根就连林逸的实力底细都探不清楚,说明他废物透顶的同时,也更加说明了林逸实力的深不可测!

    这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对于最近意气风发的徐灵冲简直就是一盆当头冷水,他要是这样都还不发邪火才怪了,马当枪这是霉运当头成了他的出气筒。

    “冲哥息怒,冲哥息怒,小的知错了,您消消气……”马当枪生怕徐灵冲盛怒之下把自己给怎么样,顾不上伤势连忙从担架上翻身下来,咬牙半趴在徐灵冲面前砰砰磕头谢罪。

    这个时候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万四千个大耳刮子,如果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当初就算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坚决不敢脑子抽风的去找林逸约战啊!

    来这里之前还一心想着徐灵冲会给他报仇,却哪里想得到徐大少710竟会是这种反应?

    在此之前,徐灵冲可一向都是牛逼哄哄,每次开会都一派指点江山的豪迈气概,马当枪甚至还天真的以为在这北岛三大阁,就没有徐大少搞不定的事情,毕竟徐大少不仅本身实力雄厚,背后可还有神秘人在那撑腰呢!

    殊不知,徐灵冲之所以能够这么牛逼哄哄,那完全就是因为林逸不在的缘故。要不然他肯定会有所收敛,一年半前那种种血的教训可都还历历在目呢。

    徐灵冲怒火冲天,指着马当枪的鼻子骂了大半天,这怒气才总算稍微消了一点,冷哼一声道:“你滚吧。”

    “啊?冲……冲哥饶命啊……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小的对天发誓,我对冲哥您可一直都是尽心尽力,从没有半点不敬啊……”马当枪差点连尿都吓出来了,当即抱着徐灵冲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道。

    按照他们组织的规矩,徐灵冲是他唯一的顶头上司。对他有着说一不二的生杀大权,一旦徐灵冲让他滚,那在组织看来就是背叛,那可是必死无疑的,到时候恐怕连死都是奢想,生不如死才是他的唯一下场。

    “你瞎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让你回去养伤,还不赶紧滚?”徐灵冲皱了皱眉道。

    “哦哦,是是,多谢冲哥开恩。多谢冲哥开恩。”马当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叩头拜谢闪人,生怕徐灵冲看着自己生烦半途改变主意,那可真就哭都找不着坟头了。

    看着马当枪连滚带爬的消失在门外。徐灵冲转头和其他几人相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觉得现在该怎么办?”

    他指的自然是林逸,这对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压在身上的一块巨石,别看他们如今实力也都今非昔比。但要是让他们就这么去面对林逸,还真没什么底气,包括徐灵冲自己在内。一个个心里都忍不住发虚。

    “徐少,以咱们几个的实力虽说不至于怕了林逸那个家伙,但是他既然可以这么轻易的干掉马当枪,就说明确实不可小觑,单凭咱们自己对上他未必有什么胜算,要不然还是请示一下上头的意思再说?”康照明斟酌了一下道。

    “孟哥你怎么看?”徐灵冲转头看向孟同,其他人的看法他未必放在心上,但是孟同不一样,他现在对孟同的信任早已超过了所有人。

    “照明说的有道理,在摸清楚林逸的实力底细之前,我们确实不好轻举妄动。”孟同身上的气质倒沉稳了许多,顿了顿道:“而且之前上头让咱们打探林逸的消息,这次也算是完成任务了,顺便请示一下也不错。”

    “好,那就这么办。”徐灵冲当即拍板决定道,虽然刚才把马当枪臭骂一顿消解了不少怒气,但要说就这么放着林逸不管不问,也咽不下这口气,倒不如借着这个由头请示一下,看看神秘人能不能帮忙。

    将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以暗码形式写了一遍,徐灵冲随即从地下密室之中放出一只灵兽,看其模样像是一只吸血蝙蝠,体型极小却速度极快,这是神秘人交给他专门联络所用,元婴期的高手也很难在中途拦截,安全性极高。

    北岛某处,吸血蝙蝠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悄无声息闪入一个地下密室,突然被一道若有似无的真气裹住身形,其背上的那一张暗码字条随即就落入黑衣神秘人之手。

    将上面内容看了一遍,黑衣神秘人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似乎对此事早已知晓,沉吟了片刻之后,起身走向另外一间更加核心的密室,此刻密室之中坐着一个女子,而其面前赫然竟是一台连世俗界都极为罕见的超级计算机,似乎正在运算些什么。

    “栾小姐,这是徐灵冲刚刚传来的消息,请您过目。”神秘人恭恭敬敬的将字条递到女子手上。

    “哦?他想对付林逸?”被称为栾小姐的这个女子嘴角微微一弯。

    “以他们和林逸之间的种种过节,生出这种想法并不奇怪,不过这一次是马当枪自作主张,看样子是被林逸的实力给吓到了。”神秘人语气淡淡道。

    “只不过在南洲待了一年半时间,实力却从金丹期变成了元婴期,连面对元婴中期高手都能信手拈来一招制敌,看样子这个林逸在南洲得了不少奇遇,果然是不可小觑。”栾小姐语气莫测道。

    “那栾小姐的意思是?”神秘人请示道。

    “先监视着吧,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林逸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留他一命不死,没准儿以后还会成为我们的一张底牌,到时候说不定就能派上大用场,可一旦他要是现在死了,那伙人没准会发疯,李博士那边就有大麻烦了。”栾小姐淡淡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