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25章 有客人来

    他们要借此机会向天行道示好,所以魏申锦非但没被怀疑,反而更受重要,如今赫然已是雪剑派内门执事。△,

    别看这个位置不高,但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跳板,就像北岛这边康照明一样,当初做了一阵的迎新阁执事之后,现在已然是冲天阁外门执事了,权柄殊为不小,虽然是徐灵冲给他硬加的职位,但终究前途无量。

    魏申锦这个也是一样,内门执事的地位说不上多高,但却掌握着内门采购之权,哪怕只是一小部分,那也绝对不是一笔小生意,毫无疑问,魏申锦手上的这些丹药生意都给了天丹阁,反正天丹阁如今已小有口碑,无论品质还是价格都很公道,其他人就算知道也说不了什么。

    也正因此,天丹阁的生意才能够维持在日进六万,这不是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天婵、雪梨、魏申锦,包括天行道在内所有人的功劳。

    林逸本打算尽快去一趟中岛,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一切安好,这下倒是不怎么担心了,当务之急不再是去中岛,而是要赶紧给天婵她们补充丹药,当即转头对洪钟道:“洪老,这阵子我准备专心炼制一批丹药出来,到时候就麻烦你用洪氏商会的渠道先帮我带过去了。”

    “没问题,一句话的事儿。”洪钟爽快道,这么做虽然有点公器私用的嫌疑,但他身为实权副会长本来就有这个权力,何况林逸还是洪氏商会的名誉副会长,只是借用一下物资渠道而已,谁也说不了什么。

    和洪钟闲扯了几句之后,林逸并没有在洪氏商会过多逗留,毕竟刚回北岛,除了跟自己人聚会之外,其他还有不少人必须要亲自去拜访一下。比如说上官天华。

    严格来说,林逸和上官天华这位冲天阁阁主之间并没有多少交集,除了当初内门大比上那一次饶有深意的点名之外,剩下也就是因为上官岚儿的关系,所以感情上天然会比其他那些高层大佬近一些。

    当然,即便抛开这些不谈,林逸本身对上官天华也是非常敬佩的,这位北岛顶级大佬让人仰视的绝不仅仅是实力,更关键是他的气度,举手投足都给以一种大气磅礴之感。不管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面对这等人物都会不自觉间心悦诚服。

    桀骜如执法堂堂主公羊杰,无论面对谁都是一副孤傲不羁的睥睨架势,却唯独对上官天华另眼相看,恐怕也就缘由于此。

    绝大数人生来平凡,却有极少数人天生光芒万丈,林逸相信上官天华必然是后者,别看这位大佬现如今修身养性,但在他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话题不断的传奇人物。

    这日一大早。上官岚儿正跟着上官天华练字,练字可静心,亦可养性,这是上官天华布置给她的功课。哪怕不修炼都行,但是每天早上必须练一个时辰的字,这一点雷打不动。

    上官岚儿对此倒也不怎么抗拒,虽然同样枯燥无味。但练字总比一味的打坐修炼要好一点,而且她在这方面天赋似乎还不错,即便一向不怎么夸人的上官天华。也对此常有称赞之词。

    “小岚儿,你先停一下吧。”上官天华忽然开口道。

    “爷爷怎么了?”上官岚儿奇怪道,难道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练字也可以不练了?

    “你去煮茶吧,过会儿有客人来访。”上官天华微微一笑,他这个孙女除了书法天赋出众之外,就连茶道天赋也是他生平仅见,可以说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修炼这一点比较让人无奈。

    “哦,五青还是杏女?”上官岚儿问道,以上官天华的身份拿出来的灵茶,那自然都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上等灵茶,不过真要讲究起来,这两者还是有高低之分的,其中五青稍微低档一些,一般用来招待三大阁长老之流,而至于杏女,则至少得是三大阁阁主这个层次的人物才行。

    “拿点露尖吧。”上官天华一边写字一边说道。

    “呀?这次来的是何方神圣啊?”上官岚儿顿时惊了,露尖这可是爷爷最宝贝的灵茶,花了好多心思才搜罗到区区几两而已,平常就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喝,只有偶尔来了亲朋至交,聊到高兴的时候才会很吝啬的拿出来一点点,哪怕多抖一丁点都会心疼,今天竟然舍得把露尖都拿出来了,这吹的到底是什么风?

    “这个人小岚儿你认识的啊。”上官天华故意卖关子道。

    “我认识?”上官岚儿歪着脑袋想了想,揣测道:“难道是洪爷爷?不对啊,爷爷你之前一直都只给他喝杏女的啊,难道是外岛来的大人物?”

    在上官岚儿眼里,要说有资格让自己爷爷舍得拿出露尖这种心头肉的,整个北岛也就只有洪钟这个多年的老朋友算得上半个,其他就算是另外两阁阁主都没有这个福分,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外岛的大人物了。

    上官天华呵呵一笑,却没有解释,上官岚儿只能带着疑惑去煮茶了,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外面忽然有人触动阵法禁制,等到上官岚儿满腹疑惑的打开门一看,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

    “小师弟,怎么会是你?”上官岚儿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一惊一乍道。

    “啊?”林逸反被她这古怪反应吓了一跳,一头雾水道:“怎么了?我来拜访一下上官阁主,这很奇怪吗?”

    “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但是爷爷很奇怪。”上官岚儿的表情越发古怪了。

    “什么意思?”林逸不由一愣。

    “唔,我也不知道。”上官岚儿眨了眨眼睛,她忽然想到爷爷可能不是为林逸准备的露尖,但是林逸既然碰巧赶上了,那她肯定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不做二不休先把露尖拿给林逸喝了,至于之后再来什么外岛的大人物,到时候再说呗。

    上官岚儿连忙将一头雾水的林逸拉到了书房,对上官天华道:“爷爷,小师弟来看你了,我去给你们端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