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26章 一幅字

    一边说着一边给林逸使眼色,上官岚儿随即神神秘秘的走了,剩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林逸和熟门熟路挂到他身上来的小卷卷熊面面相觑。

    “弟子林逸,拜见上官阁主。”林逸恭恭敬敬的对上官天华执弟子礼,虽然他是青云阁弟子,而对方却是冲天阁阁主,但北岛三大阁本为一体,无论是谁见到上官天华都得执弟子礼。

    “去了一趟南洲,长进不少啊,不错。”上官天华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随即道:“过来看看我这幅字,你觉得怎么样?”

    “是。”林逸对上官天华这副熟稔的态度有些诧异,甚至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这一次在南洲也算是见了大世面的,倒不会因此失态。

    上官天华再是逆天的北岛大佬,那也总不比凌驾于裂海期之上的五毒蛟龙和巨型电鳗更强吧,何况他对自己又没有敌意,反而很有几分欣赏,林逸是因为心怀敬意才这么拘谨,而不是因为畏惧。

    走到书桌旁边,林逸只看了第一眼顿时就被吸引住了,上官天华此时所写的正是之前那帖上古碑文,内容本就极度玄奥高深,加上这上面每一个字每一道笔画都蕴含着上官天华的意境,一股远古苍凉的意味扑面而来,令人不自觉心神失守。

    常人观之还只是不明觉厉,但是到了像林逸这种到了一定境界,而且领悟力极强的人眼里,这幅字就是一种极为精妙的传承。如果能够长时间观摩参悟,说不定都能从中悟出一些极为精妙的功法武技。

    “久闻上官阁主您书法独步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大开眼界。”林逸由衷叹服道。

    “呵呵,难得你也会恭维人。”上官天华莞尔一笑。

    “不,这是真心话。”林逸摇头道,他虽然对上官天华心存敬意,但以他的性子绝不会去恭维别人。就算再亲再敬的长辈都没这个待遇,这是心性使然。

    “好吧,冲着你这句真心话,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得有所表示才成,这样吧,这书房内的字你随便挑一幅带走。”上官天华笑道。

    林逸顿时眼睛一亮,字如其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能够参悟上官天华的字就意味着有机会向其偷师,当然前提是天分得足够高,能够参悟出其中意境精髓才行。

    林逸如今虽然已有五行杀气这等逆天底牌在手,但是艺多不压身,何况他这五行杀气来自于五毒蛟龙,用来对敌杀人还可以,可若是想要借此提升心境就不可能了,一个人类去学兽类的心境。那简直就是作死,反而若是能够从上官天华身上学到点什么,在这方面必然受益无穷。

    心境和实力同样重要,尤其到了元婴期以上的层次,修炼方式逐渐由外而内,对于心境提升尤为看重,而上官天华很显然是这方面的大能。

    “长者赐不敢辞,弟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既然对方都主动提出来了,林逸可不会跟对方假客气。当即指着书桌上才临摹了一半的上古碑文道:“那就这一幅吧。”

    “你倒是有眼光……”上官天华不由失笑,摇了摇头道:“这幅可不行。是要送给别人的,而且还没完成呢。算了你走之前让小岚儿给你挑一幅吧,她也是这方面的行家。”

    “是,多谢上官阁主。”林逸点点头,心道这一回还真是来对了,上官天华的字在外面灵玉再多都买不到,他能够主动提出给自己一幅,说明是真拿自己不当外人看待了。

    林逸想得没错,因为上官岚儿的关系,更因为他前所未有的超强天赋,上官天华确实动过爱才之心,曾经一度想将他收为亲传弟子,不过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而是照着公羊杰的模式放养,这才是最适合林逸这种人的培养方式。

    没有师徒之名,也没有师徒之实,但林逸在上官天华眼里,地位并不比亲传弟子差到哪里去,这一次主动送字其实就是变相提点,至于林逸到底能从他的字中受益多少,那就是林逸自己的事情了。

    两人说话间,上官岚儿已经将灵茶准备妥当,上官天华当即带着林逸来至他专门设计的茶室,两人相对而坐,而上官岚儿和小卷卷熊则各自占了旁边的席位。

    “嗯好茶!”林逸只凑近鼻子闻了闻,还没来得及抿上一口,整个人全身上下的毛孔顿时全部张开,就感觉经受了大自然洗礼一般,酣畅淋漓。

    林逸不是没喝过好茶,事实上自从手头不缺灵玉之后,他的玉佩空间之中一直常备各种上等灵茶,主要是用来招待朋友,其中多数价格不菲,甚至连上万灵玉一两的都有,然而跟他此刻杯中的灵茶相比起来,自己那些所谓上等灵茶简直就是稻草杆啊!

    世俗界常说什么琼浆玉液,喝一口延年益寿,林逸从来都是听过就算,毕竟这是人们杜撰出来的神话,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信,世上竟然还真有这等夺天地之造化的好东西!

    “这叫露尖,可是爷爷的心肝宝贝呢,在别地喝不到的哦。”上官岚儿看着林逸陶醉的样子噗嗤一笑。

    上官天华没有说话笑了笑,露尖对于林逸来说是极为难得的享受,对于他自己其实也是一样,每次喝茶都能使灵台变得无比清明,状态虽然不如顿悟那般洞察秋毫,但也多少有点这个意思了。

    林逸轻轻抿了一口,闭眼品味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此茶精髓实乃生平仅见,其中深味就算品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够体会完全,果然是难得一见的好茶。”

    “哦?你对茶道也有涉猎?”上官天华闻言眼睛一亮道。

    “说不上涉猎,我不会煮茶,也不会品茶,顶多也就是狼吞虎咽,暴殄天物罢了。”林逸自嘲一笑,对于茶道其实他以前学过,但那是世俗界的茶,跟这天阶岛的灵茶完全不是一码事,不能一道论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