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17章 阵法坏了

    这时,孟觉光突然说了一句话,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阁主大人,既然威压大阵失控了,那么本次考核是不是需要重新计分?”

    此话一出,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威压大阵失控,那么也就是说刚才的考验不准,理论上确实需要重新考核才对!

    而孟觉光说这话的目的也很明显,趁机替胡云风解围卖人情的同时,矛头又能直指林逸,因为重新考核的话,吃亏最大的就是他这个满分获得者!

    不过林逸却是回以微微一笑,丝毫没有要出言反对的意思,毕竟他获得这个积分靠的可不是靠运气,就算再来几遍,该拿满分还是会拿满分,结果跟现在不会有任何区别。

    胡云风闻言沉吟了片刻,转头看向徐灵冲道:“徐少怎么看?您是他们的前辈师兄,而且旁观者清,您的看法肯定更加中肯!”

    众新人不由暗暗一阵鄙视,这位阁主大人不仅是一只缩头乌龟,而且还拍得一手好马屁,能够坐上这位置果然有几分能耐,只可惜都不是什么正经能耐。

    徐灵冲却是看向了台上几位执法堂高手,如果他们不能帮他借机对付林逸的话,就算再重新来多少遍都是毫无意义,当即问道:“几位,你们怎么看?”

    几个执法堂高手相视苦笑一声,才来这么一遍就已经惨成这副德行,再来一遍?那岂不得把小命都搭进去啊。

    更何况,刚才公羊杰可是直说了,执法堂不欢迎闲杂人等,他们如果帮迎新阁重新考核,那岂不是公然违背公羊杰的意思?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为首一人只得出面道:“徐少,还有胡云风阁主,其实大阵失控只是刚才一瞬间的事情,之前都是正常,所以没必要重新考核。”

    徐灵冲闻言愣了愣。看了一眼几人另有隐情的眼神,当即对胡云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胡云风见状便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吧。我们先回迎新阁。另外康师弟辛苦一下,待会把每个新人的积分在榜文上公示出来,到时候再各自比对吧。”

    吩咐完毕之后,众新人便在各自管事师兄的带领下,忙不迭离开了执法堂这个让他们无比压抑的地方,回去调整休养,准备三天之后的第二个考核环节。

    林逸跟苦逼师兄几人一起离开的时候,跟上官岚儿对了一个眼神,并暗暗做了一个感激的手势,毕竟这个小师姐今天会来这里。摆明了就是为了来给他撑腰,感谢一下也是应该。

    只不过,上官岚儿明面上还得演戏装作讨厌他的样子,所以只能通过手势暗中示意了。

    “哼!”上官岚儿故意回以一声冷哼,心底却是替林逸暗喜。心情大好。

    今天徐灵冲这个让她极度讨厌的家伙不仅没能害到林逸,反而被林逸拿了一个奇迹般的满分,简直是大快人心啊!

    迎新阁新人离去之后,上官岚儿也跟着一道离开,唯独徐灵冲则是以关心他这几位执法堂朋友的名义,单独留了下来,目的自然是为了询问内情。

    “你们几个到底怎么搞的?把本少的话都当成耳旁风了是吧。不要告诉我你们连区区一个林逸都搞不定!”徐灵冲看着一身狼狈的这几个执法堂高手,气就不打一处来。

    今儿他可是跟上官岚儿打了包票要对付林逸的,结果倒好,林逸毫发无损不说,还风风光光拿了一个满分,这让他徐大少的面子往哪摆?

    上官岚儿本就不太搭理他。今天丢了这个面子,日后更加不会给他好脸色了!

    殊不知,其实只要他打个招呼说要对付林逸,上官岚儿就算再讨厌他,到时候也必定会颠颠地跟过来。要知道人家可是要罩着林逸的小师姐呢!

    几个执法堂高手无奈地相视一眼,这位徐大少虽然背景深厚不能招惹,但毕竟面对他的时候不像刚才面对公羊杰那样战战兢兢,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为首一人沉声回道:“徐少,我们几个刚才确实已经尽力了,要不然也不至于弄到大阵失控,而且刚才的情形你也都亲眼看到,如果不是公羊堂主及时帮我们解围,这时候我们几个都已经是死尸了!”

    “那林逸怎么还能毫发无损?你们都全部尽力,竟然还让他拿了一个满分?”徐灵冲一脸纳闷道。

    他其实也不相信这些人会将他的话当成耳旁风,毕竟都是结交已久的老熟人,这些人如今能够在让所有人敬畏的执法堂当差,还是靠了他爷爷徐元正的关系,没道理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新人这么敷衍得罪他。

    这个问题,不仅徐灵冲纳闷,就连这些执法堂高手自己也都在纳闷,如果说十二倍威压之后大阵已经脱离他们掌控的话,那么在那之前呢?明明一切都在他们掌控之中的啊!

    如果说林逸区区一个筑基初期的新人,就能从容扛住十二倍强度的威压,那未免也太假了!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过程中必然出现了什么问题,只不过他们当时没有察觉到而已!

    几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其中一人想了想道:“徐少,还有哥几个,刚才在第四炷香的时候,那个林逸曾经就想要站起来退场,从他那时候种种表现来看,明显应该已经支撑不住了,但是中途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坐了回去!这件事你们不觉得很蹊跷么?”

    “对哦!”几人顿时一拍脑袋,当时他们还以为林逸是不知死活贪图积分呢,现在想起来,确实非常诡异。

    “所以我认为,很可能在那时候,大阵就已经出现问题不受我们控制了,也许在那之后他身上根本一点威压都没有,所以才能表现得这么轻松。而我们却根本没有察觉,依旧在不断提升威压强度,这才导致了大阵彻底失控,让我们几个全部受到反噬。”这人总结分析道。

    其他几人听了,不由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