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733章 再次前往坊市

    一旦失去了最起码的公平,那么所谓的新人考核也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因为这样就算费尽周折,也无法让真正有培养潜力的新人脱颖而出,三大阁投入这么多修炼资源,那可真就打水漂了。

    不过,这些伤势尚未恢复的人需要留在迎新阁正堂接受监督,像林逸这些已经被赵宏博当面检查过的新人,却是不受这个限制,可以提早回到各自洞府,进行日常修炼。

    出于替本次环节某些受伤比较严重的新人考虑,新人考核第三个环节将在十天之后开始。

    正常来说,十天的时间,就算是伤势再重的新人也应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如果十天之后还没有恢复,那么这新人显然也不会有什么前途,就算因此影响到下一个考核环节的发挥又怎么样?

    反正都是废物,而废物从来都是没有人权的。

    对于林逸这种当场就已经完全恢复的新人来说,这十天可就是非常难得休整机会了。

    因为按照榜文公布的考核规则,之后的考核环节可不像之前这两个环节这样当天就能结束,而是为期相当漫长的持久战,不仅消耗体力,更加消耗精力,所以如果这时候不趁机养精蓄锐,到时很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

    而除了休整之外,这十天时间,有上进心的新人还可以专门针对接下来的考核环节做出相应准备,虽然也是临时抱佛脚,但抱了总比不抱好。

    不过,在其他人踌躇满志准备下一轮的时候,林逸却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该修炼修炼,该挖矿挖矿,作息跟之前完全一致。

    其他人见了他这副悠哉的样子。除了艳羡之外,却是不敢再说什么嘲讽的话了,毕竟人家两个神级满分在手,超人一等的强大实力已经展露无遗,自然有他悠哉的本钱。

    这时候如果还跟之前那样嘲讽的话,那只能说明他们自己傻逼了。

    而这十天之中,林逸还从李政明这里得到了一个情报,孟觉光这帮人打算在接下来的考核环节之中,想各种办法来摸清他的实力底细,尤其是他隐藏极深的这门防御武技!

    防御武技?一开始得到这封情报的时候。林逸整个人都愣住了,直至看了李政明解释了这帮人做出这个推测的原委,这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

    明明是灵机一动的神来一笔,结果却被人认为是刻意隐藏了一门强大的防御武技,这事情发展得实在有些曲折诡异,着实让林逸本人都汗颜了一把。

    不过这样也好,孟觉光这帮人自以为推测出缘由之后,就不会再去纠结他为什么能够扛过十三成筑基初期巅峰威力的攻击了。这样至少不会让林逸的真实实力曝光,倒算是好事一件。

    至于所谓的防御武技?这帮人既然喜欢这么猜,那就让他们猜去呗,猜得越不着边际越好。也许到时候都不用林逸动手,他们自己就猜蒙圈了,还能省掉不少手脚呢!

    除此之外,林逸接下来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白天去灵玉堂挖矿,偷藏个两三块废玉之后,晚上回来继续修炼。巩固筑基初期巅峰的实力。

    不过,在进入下一个考核环节之前,等在林逸面前的却还有一个重头戏,一月一次的内街开放日终于到了!

    自从上次在洪氏商会见到星墨石之后,林逸可是一直都在心心念念,并为此做着各种准备。毕竟鬼东西曾经可是放眼整个天阶岛都数得上号的强人,连他都要高看一眼的东西,绝对不是凡物,林逸对此自是志在必得。

    不过,想起上次在洪氏商会遇到的那个,同样对星墨石颇有兴趣的冲天阁内门弟子,林逸心中就不由有些忐忑。

    虽然说星墨石一千灵玉的标价足以让绝大数人望而却步,而且因为其貌不扬,很少有人会关注到它,更不大会有人花这么多灵玉买一块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破石头,但是,世上总归还是有识货之人,就如那个冲天阁内门弟子。

    从当时的表现来看,这个冲天阁内门弟子身上,应该不够一千灵玉,而且虽然是冲天阁出身,除了像徐灵冲这种背景极度深厚的大少,一千灵玉对于绝大数冲天阁内门弟子来说,始终都是一笔巨款,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

    但是,如果真要有心去做,如果真是志在必得的话,一千灵玉却也未必就凑不齐,至少林逸就从苦逼师兄这里听到过三大阁一些内门弟子私下在做高利借贷的传闻。

    如果通过这个途径,虽然代价巨大,甚至可以说绝对惨重,但想要凑齐一千灵玉却也并非难事!

    林逸不知道那个冲天阁内门弟子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志在必得,更不知道那人会为了星墨石下多大的决心,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如果那人真的咬牙筹借了一千灵玉,而如果那人有着自由出入内街的资格,而不像自己这样必须等到内街开放日的话,那可真就要与星墨石失之交臂了!

    更何况,如今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除了那人之外,会不会出现其他识货的竞争者呢?也许,那块星墨石早已旁落别家呢?

    一时间,林逸竟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不过随即便反应过来,失笑一声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管能不能争到手,反正只要尽力而为就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算准日子之后,在内街开放日的当天凌晨,林逸便戴上千丝面具,披星戴月地出门了。

    他这是打算赶在内街开放的第一时间,就去洪氏商会将星墨石抢到手,而如果到那之后发现没有,星墨石已经被别人提前买走了,那也只能说命该如此,自己并不是那块星墨石的有缘人。

    到达坊市之后,天色还只是微蒙蒙亮,而内街却是规定正卯才会开放,也就是世俗界的早上六点整,眼下看样子才不到五点,远没到内街开放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