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54章 西岛试炼

    “想必在座各位都听说了,我们西岛最重要的试炼马上就要开启,良机难得,所以我打算让这次试炼的优胜者,成为小女的未来夫婿。”宁尚菱不急不缓的一句话,却如凭空一声炸雷令全场人都怔住了,一个个眼睛发亮,久久没有人开口说话。

    “西岛试炼?那是个什么鬼?”林逸却是听得一愣,对此不由有些莫名其妙,在座其他人都对西岛的事情有所了解,唯独他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前些日子虽说一直和宁雪菲她们在一起,可众人一直都在围着自动铸器机关转,根本就没提到过这一茬。

    如今回想起来,宁雪菲恐怕是刻意没有说这些,在林逸几个面前,始终都表现得无忧无虑的样子,而她的演技也确实不错,愣是没让林逸几人察觉到她心中的那份沉重。

    看着众人无比期待的表情,林逸不明所以的耸了耸肩,难道说这个西岛试炼非常有名不成,连这些不是西岛本地的外来者都如此兴奋?

    以往在世俗界的时候,林逸倒是对试炼一点都不陌生,时不时就要参加这个试炼那个试炼的,不过自从到了天阶岛之后就很少了,除了最开始的新人试炼之外,这一年多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什么试炼了,却没想到突然又冒了出来,而且是以这种毫无准备的意外方式。

    “林逸哥哥,三年一度的西岛试炼,这是在整个天阶五大岛都很有名气的哦。”旁边韩静静见林逸一头雾水的样子,当即凑到他耳边小声解释道。

    “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林逸好奇的问了一句,试炼不奇怪,可如果是名震五大天阶岛的试炼,那就有点意思了,何况这次还涉及宁雪菲的终身大事。

    “具体有什么特别我也不清楚……”韩静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她在西岛这两年基本没离开过岛主行宫,准确的说是很少离开研究室,对于外界了解并不多,也从来不会参加什么试炼!

    何况这三年一度的试炼,她之前也没机会遇到,对她来说也是第一次,之前不过是从宁雪菲口中偶尔听过一两句罢了。

    “这个我知道!”旁边上官岚儿倒是比韩静静清楚得多,凑过来解释道:“这个西岛试炼爷爷曾经专门说起过,被他称作是五大天阶岛最有价值的试炼之一呢,很难得的。”

    “哦?”林逸顿时一愣,上官天华的见识和眼界绝对是天阶岛顶级,连他都对西岛试炼如此看重,可见必然有其独到之处。

    “试炼规则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的,西岛试炼最难得的就在于它的试炼地点。”上官岚儿歪着脑袋回忆了一下,才向两人继续说道:“传说西岛附近有一片冒险海域,乃是上古时候遗留下来的战场遗迹,由于被海雾、禁制等重重包围,平常根本进不去,甚至连找都找不到,只有每过三年一次特定的契机才能够开启。”

    “上古战场?”林逸心中一动,冥冥之中感觉有一股古老惨烈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不自觉有些胆颤,同时又忍不住有些跃跃欲试!据说上古时候天才辈出强者林立,那么这片埋葬了无数上古英灵的战场遗迹,想必也非常不简单吧。

    “嗯嗯,听我爷爷说是一个很危险很危险的地方,不过里面确实也有着数不尽的天材地宝!若是运气好,就连获得上古强者的传承也不是没可能!基本上只要能活着完成试炼的弟子,都会有脱胎换骨的进步,所以西岛试炼才会这么声名远扬,其实咱们北岛也有类似的试炼,只是要求的等级要高一些!”上官岚儿说道。

    “原来如此,竟然有机会获得上古强者传承?听起来好像确实是个了不得的试炼。”林逸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个上古战场遗迹对于整个西岛来说都是战略级存在,以往每次开启,基本上都只对西岛本土的核心弟子开放,外人很少有机会参与进来呢,不过听宁阿姨这话的意思,这一次恐怕是有些不一样了……”上官岚儿道。

    “嗯,难怪一个个都这么兴奋。”林逸扫了全场一圈,将众人兴奋雀跃的表情看在眼里,上古战场遗迹这么关键的资源如今因为宁雪菲的缘故,宁尚菱这是准备破天荒的对外开放了。

    不愧是一岛之主,人家比武招亲顶多就是设一个擂台,而到了宁尚菱手里,出手就是一个上古战场遗迹,这种气魄和手笔实在是非同小可。

    不过,想要照她自己所说选出最具潜力最具实力的年轻一辈,还真就需要这么一个绝佳的战场,否则只是单纯打擂台的话,顶多也就看出现在的实力,而根本看不出未来的潜力,那样选出来的人当然也配不上堂堂西岛公主。

    林逸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宁雪菲身上,这个一向单纯乐观的女孩子,此刻脸色却带着一丝异样的惨白。

    自从在极北之岛认识宁雪菲开始,林逸这还是头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种表情,无助、彷徨、楚楚可怜,看得让人心疼。

    所谓的西岛试炼,对于宁雪菲来说毫无疑问就是一次比武招亲,这种事情放在绝大数女孩子身上都不会乐意,宁雪菲想要抗拒,但却身不由己。

    她是西岛公主,与生俱来有着无上地位和权力,与此同时,却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婚姻只是最不起眼的其中一项罢了,这一点在女权盛行的西岛也不例外。

    林逸忽然想起前几日接风宴时,面对那个突然闯进来陷害自己的女子,宁雪菲曾毫不避讳当众说出的那些话,当时只是觉得有些莫名,然而现在想来恐怕就是一个暗示,应该说简直就是一个明示啊林逸为什么不选择我?

    而且刚才宁尚菱带着她来敬酒时,宁雪菲的眼神也明显在表达同一个意思,想到这里林逸不觉心中一动,感觉那一丝心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