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56章 六个字的信

    以他和康照明两人的实力,光是对付一个林逸就够呛了,更别说到时候还要对付其他实力强大的竞争者,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早作准备才行。

    徐灵冲和康照明这边在密谋策划,其他各路人马同时也都在摩拳擦掌,为接下来的西岛试炼做着各种准备,唯独林逸却和平常一样,回到房间之后就是打坐修炼。

    不过,林逸这次只打坐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结束了,无他,脑海中不自觉就会浮现出宁雪菲那有些幽怨又有些希冀的表情,这种时候他实在是无心修炼。

    虽说之前在宴会时就已暗暗下了决心,准备要参加这次西岛试炼,只是到了此刻林逸仍然有些犹豫,毕竟这事儿来得实在太突然了,而他和宁雪菲的关系又不是水到渠成,远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次万一真的成功,那其他这些红颜知己怎么办?对她们公平吗,她们知道后心里会怎么想?

    可是,林逸又不可能狠下心来对宁雪菲不管不顾,一想起这妮子在宴会上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有些心痛。

    正在犹豫为难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林逸闻声抬头看去,来人竟是上官岚儿和韩静静,她们俩不在岛主行宫内好好歇着,深更半夜的跑出来干嘛?

    “你们俩怎么来了,这么晚不睡觉吗?”林逸奇怪的看着两女,然后又补了一句:“菲菲呢,她怎么不来?”

    解铃还须系铃人。林逸觉得想要解决眼下这种为难的局面,只有当面和宁雪菲说清楚才行,至少先要彻底弄明白对方的心意,之前那些所谓的暗示,万一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误会呢?

    事关宁雪菲的终身大事,这事儿容不得半点马虎,林逸觉得就算要帮对方解决这个困局,主导之人也必须是宁雪菲自己。只有她亲口说出意愿来,林逸才能心无旁骛的去替她实现,否则一切都是靠猜,心里总是没底啊。

    “她来不了了。”上官岚儿无奈的耸了耸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林逸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她倒是学得炉火纯青。

    “来不了?”林逸顿时一愣,随即不由紧张道:“为什么?难道出什么事了?”

    “林逸哥哥你不用紧张。菲菲她没事。她不能跟我们出来是因为西岛的规矩,但凡是年满十八岁的贵族女子,就必须要在闺中等待选择夫婿,不能再出来乱跑了,菲菲她是西岛公主,西岛上下这么多眼睛都在盯着呢。”韩静静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在确定夫婿之前,她就相当于失去人身自由了?”林逸不禁觉得宁雪菲有些悲哀。身为西岛公主是她的幸运,同时却也是她的大不幸。

    来到西岛的日子虽然才没几天,林逸倒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西岛虽说是女权主义盛行,但是越到高层,女权主义彰显得反而越不明显,种种处事行为反而越像男权社会,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拿婚姻来说,正常女权社会应该是女方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让男人待字闺中倒还差不多,可事实上。西岛普通阶层确实是如此,可是到了贵族这样的层次。女子却反过来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林逸推测西岛之所以刻意这么做,最主要的目的恐怕还是要和外界接轨,毕竟贵族女子很可能会与外岛大势力联姻,如果连她们也绝对奉行女权主义的话,那不仅不能给西岛带来好处,说不定反而会带来天大的灾祸。

    “是啊,不过只是不能出岛主行宫的话,对于菲菲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她本来就是个和静静差不多的小宅女,这会儿就在研究室待着呢。”上官岚儿说道,世俗界的词汇在她这里简直信手拈来,说得比林逸都还顺溜。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心里恐怕不怎么好受吧,毕竟自己的终身大事只能听天由命。”林逸叹了口气,不禁变得有些沉默起来。

    “林逸哥哥,你这从要是不能被选中,那菲菲可要伤心一辈子了,你一定不能失败呀!”韩静静目光灼灼的看着林逸道。

    “是呀是呀,菲菲打死都不愿意嫁给那些利欲熏心之辈的,小师弟你这一次只能胜不能败,我们都看好你!”上官岚儿鼓气道。

    “呃,这只是我们一厢情愿吧,菲菲未必就这么想……”林逸只得苦笑道,他不知道宁雪菲到底是什么心意,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谁说的!”韩静静说着忽然拿出一封信来,递给林逸道:“林逸哥哥,这是菲菲特地让我交给你的。”

    林逸见状微微一愣,接过信纸打开一看,发现上面并没有什么内容,只有一行清秀的字迹,准确的说只有六个字:见,或再也不见。

    乍一看简直就是意识流的散文诗,让人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不过这可难不住林逸,他曾经是世俗界的学霸啊,从小就被林老头灌输各种知识,有段时间还专门拿个破上网本学习诗词古文,美其名曰提高杀手的自我修养……

    略一沉吟,林逸就已明白宁雪菲想要表达的意思,看似含蓄,但其实已经说得非常直白了。

    要么一直能够相见,要么就从此永远也见不到,日后天各一方,彼此再无任何交集。

    怎样才能够一直相见,答案自然不言而喻,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一旦宁雪菲嫁作他人妇,那么刚才的生日宴便是最后的诀别。

    拿着手上这张薄薄的信纸,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林逸顿时怔住不动了,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宁雪菲骨子里竟是这么一个刚强的女子,要么长相厮守,要么天各一方,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回转通融的余地。

    短短六个字,看似一个选择,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林逸根本不可能放任她不管,宁雪菲用这种近乎决绝的宣告,明白无误的向林逸表达了她的心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