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657章 一个人静静

    “好啦,静静,咱们任务完成了,让小师弟一个人静静吧。”上官岚儿看着林逸沉静的表情微微一笑,她相信林逸不会让自己失望,更不会让宁雪菲失望,绝对不会。

    “啊?岚儿你让我留下来陪他?”韩静静却愣愣的看了看上官岚儿,又看了看林逸,脸上忽然多了一丝羞涩的红晕。

    “噗!”上官岚儿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之后顿时就笑喷了,就连林逸也都被逗乐了,韩静静这妮子智商没的说,那绝对是实实在在的怪物,不过只限于各种研究,其他时候却时不时就会犯傻,就如眼下。

    被林逸和上官岚儿笑了半天,韩静静这才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瞬间连脖子根都红透了,脑袋使劲的往下低,如果地上有条缝,这妮子说不定还真能一头钻进去。

    最终,韩静静还是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上官岚儿拖走了,房间内再度只剩下林逸独自一人,手中捏着宁雪菲的信纸,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再无半分犹豫。

    以宁雪菲一岛公主的身份,能够写出这样的信,林逸如果这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意那也真该被天打雷劈了,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失望。

    消除了心中的犹豫之后,林逸整个人顿时重新变得清爽了起来,他知道这次西岛试炼聚集了各路高手,过程肯定不会那么顺利,危机四伏那是必然的事情。

    不过自从在世俗界出道开始,林逸就从来都不知怕为何物,连南岛那种龙潭虎穴都毫发无损的闯过来了,难道还会怕这区区一次西岛试炼不成?

    抛开杂念,林逸正准备调整状态开始修炼。这时门外忽然来了一道熟悉的气息,林逸顿时一喜,齐文翰来了!

    “齐兄。我可是等你很久了。”林逸连忙上前开门,热情的招呼对方进来。这是他之前宴会上和齐文翰眼神约定的事情,老朋友难得在西岛这地方碰到,自然要好好聚一聚!

    “不好意思,我那边还没完全安顿下来,所以耽搁了,让凌兄你久等了。”齐文翰歉意一笑,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番之后,忽然上前一步给了林逸一个熊抱:“凌兄你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龙舟镖局那帮孙子还敢放言说你死在南岛了,哈哈,我就知道他们在放狗屁呢!”

    齐文翰早就知道林逸的真名,不过他叫凌兄叫顺口了,也就懒得改回来,凌一和林逸,反正叫起来也差不多。

    “呵呵,这事儿一言难尽,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林逸笑着将齐文翰领进了房间,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灵茶。这才问道:“话说齐兄你怎么会来这里?莫非齐天镖局和西岛这边关系不错?”

    “怎么可能呢,人家西岛可是雄霸天阶岛一方的庞然大物,我们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镖局。如果不是凌兄你,人家根本连听都不会听说,哪来的什么关系啊?”齐文翰自嘲一笑,眼角瞥到桌上的信,不由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怎么在意。

    林逸闻言笑了笑,齐文翰这话倒不是妄自菲薄,在他之前的齐天镖局也就在葳弧海域有些名气,此外就连其他南洲海域都未必人尽皆知。何况是相隔万里之遥,彼此毫无关联的西岛。

    “我这次是打着南洲镖局联盟的旗号。借着这次难得的机会,老爹让我出来见见世面。如果有机会的话,顺便结交一些有用的人脉,这就是成为南洲镖局霸主的好处,能够代表整个南洲海域,否则若只是我们齐天镖局的旗号,人家根本不会正眼相待,说不定连门都进不了呢。”齐文翰苦笑道。

    “一步一步来嘛,齐天镖局能够走出南洲海域,这本身就已是一个可喜的进步,至少说明比以往已经高了整整一个层次。”林逸笑了笑,分析道:“何况齐天镖局现在怎么说也是南洲镖局霸主,任何大势力想要在南洲海域分一杯羹,最终都绕不开你们,只要有利益就会有人脉,这是镖局更进一步的绝佳战略期。”

    “什么你们,是咱们好不好,别忘了凌兄你自己也有干股的!”齐文翰脸色一正道。

    “好好,是咱们。”林逸不由失笑,继续问道:“所以齐兄你这次万里迢迢来西岛,就是来赴生日宴和拓展人脉么?”

    “那倒不是,这些只是顺便的事情,我这次来其实是肩负重任的。”齐文翰摇头道。

    “肩负重任?”林逸一愣。

    “对啊,生日宴上的情形凌兄你也看到了吧,老爹这次特意派我过来,其实就是冲着这位西岛公主来的,十八岁成人礼肯定要挑选夫婿,他让我想办法争一争,虽然说机会不大,可万一要是成功,有西岛这个庞然大物做靠山后台,那我们齐天镖局就立于不败之地了。”齐文翰说道。

    听到这里,林逸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他猜到这次肯定有一大把竞争对手,万万没想到连齐文翰也是,这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了?”齐文翰这才注意到林逸的表情,突然一怔道:“难不成凌兄你也是?哦对了,凌兄你是北岛特使,听说北岛和西岛一向交好,有这种使命也很正常……”

    “我……”林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目光很不自然的扫到了桌子上的信,总不能说自己和宁雪菲早有一腿吧?

    顺着林逸的眼神,齐文翰的目光随之同样落到了信上,从刚才开始就注意到了,信纸并没有完全折叠,很容易看到上面清秀的女孩子字迹。

    一瞬之间,齐文翰忽然心中一动明白了什么,惊讶的看了看信纸,有些难以置信的转头看着林逸道:“凌兄你难道和宁雪菲……”

    林逸苦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哈哈,还真是这样啊,那我就不争了,反正也争不过你!”齐文翰听后顿时促狭的大笑。(未完待续)